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5章 告状
    赵语诗皱眉盯着她,齐海蓉笑吟吟看着她。.

    “好好,我去找方寒!”赵语诗恼怒的瞪她一眼,转身出了房间,“砰”一下房门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笑笑:“这丫头,脾气倒不小!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笑了,方寒要倒霉了,语诗这丫头拿自己无可奈何,对方寒绝没那么客气。

    赵语诗一腔怒气,宛如一把火把自己烧着了,“砰”一脚踹开方寒房间的门,径直进去。

    方寒正裹着浴袍出来,头发带着湿意,油黑发亮,漫不经心的瞥一眼她:“赵大小姐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干什么?”赵语诗气冲冲来到他跟前,指着他胸口:“我倒要问问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少装糊涂!”赵语诗大声道:“你跟我小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好朋友。”方寒道:“说话投契,所以很合得来,算是知己吧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嘿,说得好听!”赵语诗冷笑:“好朋友,知己,你们没**?”

    方寒皱皱眉:“赵大小姐,你可是女孩,含蓄一点儿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我不含蓄,你们做得更不含蓄!”赵语诗大声道:“那是我小姨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她就是她,跟是不是你小姨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是差了一辈人!”赵语诗道:“你怎么能跟我小姨搞到一起?!你真是……真是太无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小姨都说了?”

    “她当然都说了!”赵语诗冷笑道:“小姨不过就是玩玩,找找刺激,别以为迷上了你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还跟她在一起?!”赵语诗不屑的道:“你们男人真是**动物,只要是美女,不管怎么样都能睡一起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指了指旁边沙发,他坐下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瞪着他半晌,一**坐到沙发上:“你有什么可说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知道你小姨的情况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赵语诗冷冷道,吐字如金,似乎不屑跟他说话,身子斜到一边,眼睛也是斜视他,不拿正眼瞧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太失望了,本以为他还算是正人君子,没想到是个这样的人!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小姨一直暗恋你父亲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语诗一怔,扭过头瞪着他:“你别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也不知道你是粗心,还是她掩饰得太好!”

    “小姨喜欢我爸?”赵语诗皱眉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像你小姨这种优秀女人,你就不好奇她为什么一直单着?”

    “小姨太忙,没心思谈恋爱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这话你信吗?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他一眼:“我当然相信喽!小姨管着那么大一个公司,每天都忙得团团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**就不着急,不替她张罗?”

    赵语诗皱眉不语,她先前没发现,现在想想确实可疑,照理说妈妈该着急的,应该会张罗,逼小姨相亲啦,给她介绍对象啦,现实情况却是妈妈无动于衷,好像小姨有男朋友一般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父母都知道这一点儿,就你不晓得,你呀,对你小姨还是关心不够!”

    赵语诗紧抿薄薄的红唇,恨恨瞪着他:“关你什么事!……你有什么借口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小姨一直过得很苦,你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辛苦的?”

    “想得而不能得,你父亲一直拿她当妹妹看,她一直默默的苦恋着你父亲,一直耽搁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即使再同情小姨,也不能背叛李棠啊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是不对,但你对你小姨却没资格发火,她过得太不容易了,外表光鲜,内心痛苦折磨!”

    赵语诗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她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她伤心欲绝时安慰安慰,并没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哼,安慰到**了!”赵语诗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赵大小姐,你怎么刺耳怎么说啊,委婉含蓄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李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赵语诗斜睨他一眼,摇头道:“你这个男人真不靠谱,我算是看透你了,李棠想幸福绝不能跟你一起!”

    她看明白了方寒,他能耐是大,但花心,李棠跟了他,以后还要伤心,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别让李棠知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无耻的!”赵语诗冷笑道:“我会告诉她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;“你真说了,我们真要分了,她现在已经跟我闹分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又为了什么?”赵语诗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也觉得自己混蛋,做事不地道,可惜**无穷,克制力越来越弱,不停的犯错。

    他忽然起了一个心思,到底要不要放了李棠呢?

    她呆在自己身边确实会不停的伤心,自己**无穷,几乎不会停止,李棠这么喜欢自己,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他这个念头一起,顿时又掐断,李棠是自己最深爱之人,怎能放手!他绝不能容忍别的男人抱着李棠!

    赵语诗沉吟不语,她要真告诉了李棠,恐怕两人雪上加霜,真的要分手了,真要分开他们吗?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语诗,我们两个人的问题就让我们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斜睨他:“你怎么解决?你往后能收心不再花心?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,他真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赵语诗冷笑:“好哇,你是铁了心要**了,好吧,我会告诉李棠,让她自己选择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她,赵语诗哼道:“看什么看,要杀人灭口不成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为了你,为了李棠!”赵语诗冷冷道:“我看不过去你这么欺负她,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站起来,拍拍衣裳:“行了,我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摆摆手。

    他知道依赵语诗的脾气一定会告诉李棠,这次真是雪上加霜了,李棠再不会原谅自己了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一个星期,方寒每天都要来天方马术俱乐部一趟,一般是中午,他上完课后过来。

    数学的进度越来越快,随着圣骑士环阶的增加,他学习的效率越来越快,几乎过目不忘,思维如电,做题的速度远胜从前。

    第八天中午,他过来时,看到刑明与傅飞虹一脸兴奋的迎出来,刑明眼角有泪痕,似乎哭过。

    方寒暗笑,他这么一个魁梧大汉哭泣的情形会很吓人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快请进!”傅飞虹一袭鹅黄连衣裙,笑**的道:“咱们一直等着先生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刑导与傅姐心情不错,有什么高兴的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医院检查了,真是神了!”傅飞虹兴奋的道:“肿瘤只有一点儿了,很快要消失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不能大意,再等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傅飞虹忙点头:“老刑高兴坏了,没想到真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刑导开始也不相信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相信。”刑明呵呵笑道:“飞虹她半信半疑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不好意思的道:“方先生年纪轻,还有就是肝癌几乎治不好,我实在没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安下心来,慢慢调养,想工作也要等到下个月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刑明笑道:“我也闲得难受了,下个月开工!”

    姓命一旦保住了,他心情一转,思想也跟着变了,原本觉得无足轻重的工作也变得重要。

    傅飞虹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你呀,就离不开工作!”

    方寒叮嘱,千万别累着,要悠着点儿,别再复发了,每折腾这么一次,身体差些,损一点儿寿命。

    刑明用力点头,傅飞虹笑着保证,她一定会好好看着他,不让他太劳累,身体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方寒出来时碰上了赵语诗,她不屑的斜睨方寒一眼,蹬着高跟鞋离开了,一身银灰职业装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方寒扬声道:“赵大小姐,你告诉李棠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以为我会瞒着她?让她认清你是什么人才能离开你!”

    方寒走到她近前,两人站在他别墅不远,周围没什么。

    他皱眉道:“咱们没仇吧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我看不得你对李棠那样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你呀,就是瞎搅和!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要是威胁你,你也不会改变主意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!”赵语诗瞪大明眸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退股!”

    赵语诗轻笑:“咱们是有合约的,你可不能随便退股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那合约上也没说我要当医生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滞了滞,哼一声:“随你呗!反正我已经告诉李棠了,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!”

    她才不相信方寒会心硬,真有马病了,他治得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瞪着她,她撇撇嘴,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,噔噔噔走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拿她还真没办法,文的不成武的不能,骂两句又骂不过她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他拨了李棠的电话,一直说正在通话中,显然是被拉进黑名单了,李棠这回可能是狠下心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学校,来到教室坐下时,张大江他们靠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老二,你那三个徒弟怎样了?”张大江问道。

    张雨瑶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不太好,她可很少见到这样,他素来都是温和从容的,从没见过他发脾气摆脸色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