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4章 撞破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齐海蓉问。.

    方寒道:“毒药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妩媚的白他一眼,拧开瓶盖喝了一小口,皱眉想了想:“没什么呀,就是矿泉水呗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不识货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又喝一小口,细细感觉一下,白他一眼道:“顶多比一般的水好一点儿呗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喝几天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呀!”齐海蓉哼道:“别拿我当小白鼠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这可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齐海蓉道:“那我就当一回小白鼠吧,刑导真的没问题了?”

    方寒懒得回答,直接换衣服,齐海蓉笑**看着他脱下外套,换上骑士装,笑道:“身材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外表看着削瘦,脱下衣服肌肉呈流线型,宛如一只豹子,透出美与劲,很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赶紧换衣服吧,不是要一起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齐海蓉道:“你先去,我马上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骑士装不在这里,袅袅出去了,方寒摇头失笑,齐海蓉妩媚动人,方寒心情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刑明坐在别墅的沙发上,看着六十英尺的电视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傅飞虹从屋里出来,手里拿着手机,笑道:“老刑,还真打听到了这位方先生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刑明懒洋洋的点头。

    傅飞虹道:“确实是高层行走的人物,是江承书记的**,医术绝对的厉害,治好了江书记的顽疾,所以才被收为**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确实是很厉害。”刑明点点头。

    医术高不高明他最有体会,现在的身体状态比没生病前还好,心情阳光晴朗,绝不是一般的医生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老刑,你真有救了!”傅飞虹眉眼带笑,一把抱住他。

    她身子娇小,刑明却高大魁梧,她这一抱根本抱不过来,刑明抱抱她:“他一治我就知道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坐到沙发上,笑**的道:“老刑你还真是命硬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刑明叹道:“不过也不能太乐观,先治治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的!”傅飞虹笑道:“你说方先生跟齐总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?”刑明笑道:“你又八卦了!”

    傅飞虹道:“我觉得他们两个绝对不简单!……大内的神医啊,可不是一般人请得动!”

    刑明道:“咱们管那么多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奇嘛。”傅飞虹笑道:“你说他们是不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刑明没好气的道:“除了那种关系还能有哪种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方寒确实是花花公子!”傅飞虹撇撇嘴:“本来印象还挺好的,为了女朋友来帮忙!”

    刑明道:“他能吸引那么多美女不是没有原因的,一定对她们都很好!”

    “再好有什么用!”傅飞虹哼一声:“花心就是最大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刑明笑道:“这么厉害的家伙怎能没有几个**?”

    “男人厉害一点儿就要找**?”傅飞虹斜睨他。

    刑明摆手笑道:“那要看人,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,我就不是那样的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有贼心没贼胆吧?”傅飞虹斜睨他。

    刑明摆手笑道:“我是贼心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!”傅飞虹满意的娇笑道:“这个家伙太讨厌了!”

    “才子**嘛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刑明笑道:“而且男女的事是你情我愿的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反正最不喜欢这种花心鬼!”傅飞虹撇撇嘴。

    刑明微笑道:“别给人家脸色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,他毕竟是恩人嘛。”傅飞虹点头:“咱们出去玩玩吧,别闷在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刑明也有了兴致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别墅,往山谷去,远远看到方寒与齐海蓉并肩站在山谷那边,方寒撮唇长啸一声,随后遥远天边传来一声马嘶。

    “好马!”刑明赞叹。

    他拍过不少的马上戏,对马也略知一二,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好马,高亢清越,宛如龙吟。

    远处出现一匹黑马,宛如披着黑色缎子,在阳光下闪闪放光,一眨眼功夫到了方寒跟前停住。

    它亲热的拿马头蹭着方寒的手,打着响鼻,马尾甩来甩去。

    方寒先把齐海蓉托上马背,他跟着上了马,黑马化为一道箭射了出去,一眨眼消失在视野之外。

    刑明赞叹:“好马!”

    “果然有猫腻!”傅飞虹哼道。

    刑明摇头叹息:“真是好马!好马!”

    背着坐着两个人,它还能如此奇快的速度,当真惊人,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宝马,他看得心痒。

    傅飞虹嗔道:“他们两个也真大胆,光天化曰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闲事!”刑明摇头道:“走吧,咱们也找两匹马去。”

    很快有工作人员过来,取来两匹马,让他们试着骑乘,他们都会骑术,而且骑术不俗,骑着两匹好马进入山谷,踏进大草原驰骋。

    方寒与齐海蓉坐在一匹马上,齐海蓉秀发飘飞,不时掠过方寒脸庞,幽香随之飘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语诗看到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轻笑一声:“她看到又怎样!”

    “不怕她造反?”方寒道:“她对李棠可是亲如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随她吧。”齐海蓉道:“我算是想明白了,人呐太脆弱了,说没就没了,关键还是活得快乐,不必理会别人的眼光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洒脱多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以前是活得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大彻大悟了,恭喜恭喜。”方寒笑**的道。

    黑星速度如电,平稳如不动一般,只有劲风拂面,两人紧靠着,声音不必太大,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与气息。

    跑了半天后,方寒与齐海蓉回到山谷,赵语诗恰好在不远处看着,目瞪口呆的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没多说,径直回了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赵语诗直勾勾看着齐海蓉,迎上前去:“小姨?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语诗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……?”赵语诗指指方寒的背影,皱眉道:“你们两个不会是……?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了笑:“不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在一起了吧?”赵语诗迟疑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摆手: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,他可是我好姐妹的男朋友!”赵语诗忙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知道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往自己的屋子走,她也是这里的会员,没有格外的优待,就是比一般的房间更豪华一些,位置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赵语诗紧随她身后,嘴没闲着:“我看你们两个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好啦,就是一般的朋友。”齐海蓉摆手道:“瞧你紧张得,好像抢了你男朋友似的!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儿!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你们两个一定有问题!……小姨,你不会真跟他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啦?”齐海蓉道:“我觉得跟他好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小——姨——!”赵语诗嗔道:“你怎么能这么想呢!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我这么想不对?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且不说她是我好姐妹的男朋友,就是你们的身份也不对呀,他是学生,你可是大公司的老总,再说了,你们年纪也差得太大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就是差十岁嘛,有什么大的。”齐海蓉笑**的道。

    “十岁啊!”赵语诗道:“等他三十,你都四十了!”

    “在一起想那么多干什么!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现在在一起,将来未必不分开,只要现在快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真跟方寒在一起了?”赵语诗蹙眉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放心吧,我们就是玩玩,没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玩玩?”赵语诗难以置信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齐海蓉的房间,齐海蓉一边脱下骑士装,露出曼妙的身段儿,穿上了原本的衣裳。

    赵语诗直勾勾的瞪着她道:“小姨,你跟他玩玩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好啦,别不依不饶的,我们是偶尔在一起,算是好朋友吧,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**了吗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歪头看她,笑**的道:“挺大胆的嘛!”

    “上没上?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轻轻点头道:“上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**脸庞一下沉下来:“小姨!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喝醉了酒,没办法的事,好啦好啦,就当是**了,瞧你脸沉得像什么似的!”

    赵语诗大声道:“你伤害了我的好姐妹!”

    “别让她知道就是了。”齐海蓉摆手道:“他又不会跟我在一起,就是偶尔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!”赵语诗咬着牙恨恨道:“我真是看错他了!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李棠死死吃定了方寒,没想到这个家伙看着老实,却不干老实的事,太气人了!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你要告诉李棠?”

    “我难道能瞒着她吗!?”赵语诗咬牙道:“我一定要拆穿他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齐海蓉摆手道:“我劝你别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赵语诗瞪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我是为了你好,方寒这家伙对李棠还是很好的,一直克制自己,你难道真要拆散他们?”

    “他配不上李棠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配不配得上要看李棠怎么想,你说得不算!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李棠说,让她自己决定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叹道:“你呀,就是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“小姨,我太失望了!”赵语诗不善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**的道:“小姨也年纪一大把了,就不能谈个恋爱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抢别人的男朋友!”赵语诗哼道:“太不道德!”

    “反正他们没结婚!”齐海蓉笑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