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3章 说服
    方寒坐在齐海蓉身边,不声不响,仿佛局外人一般,看不出一丝神奇的地方,好像齐海蓉的保镖。.

    方寒精神力增长之后,精气神越发的内敛,看着与路人甲无异,很难让人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若有心,则放出一丝精神,则光芒四射如明珠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刑导,要是一般的医生,我也不会添乱,你是知道我的,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齐总我是相信的。”刑明轻轻点头,带着审视眼神打量方寒。

    关键是方寒太年轻,中医是需要实践的,光学了理论没用,所以越是年老的医生越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摇头没说话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刑导,其实这话我不准备说的,但看你不相信,只能冒险多一句嘴。”

    刑明讶然看向她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方寒一般不给别人看病的,除非是好朋友,或者托推不掉的才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刑明更加不信了,这一套欲擒故纵的把戏他很明白。

    齐海蓉眼波闪了闪,她精明过人,岂能看不明白刑明的心思,却装作不知道,笑吟吟的道:“方寒是华老的保健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?”刑明想了想:“哪个华老?”

    齐海蓉抿嘴轻笑:“还能有哪个华老?”

    刑明皱眉思索,傅飞虹讶然道:“难道是那位?”

    她葱白手指朝天指了指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着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傅飞虹惊奇的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傅姐,我是说谎的人吗?”

    傅飞虹轻轻摇头,她是古典美人儿,杏眼桃腮,小巧的鼻梁樱桃小嘴,很精致美丽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我头一次听到也觉得匪夷所思,这么个年纪怎么可能被华老相信?”

    傅飞虹望向方寒:“是呀,真是难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**的道:“其实想到他另一个身份就能明白了,他可是武术家,武学修养世间罕有,武医不分家嘛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慢慢点头:“我看过方先生的视频,当真是好身手,没想到医术还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他的身份一直是保密的,关系重大,但为了让刑导相信,我也只能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打量着方寒,实在难以置信,这么年轻的保健顾问,华老的医生那绝对是神医级别的,一般的神医还资格呢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是医术高明,而且关系也一定很硬,否则绝达不到天听,一般人与华老的距离跟天与地的距离差不多,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刑导,其实我来帮忙,一是海蓉的面子,现者,我女朋友要在刑导手底下,当然要帮这个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朋友?”刑明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傅飞虹白他一眼,笑道:“是李棠吧,你们还是男女朋友?”

    她也是喜欢八卦的,对娱乐圈的事一清二楚,这是身为导演夫人的份内事,恩恩怨怨要理清,否则很难处理人事关系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笑:“记者们乱写。”

    “还以为李棠真是百合呢。”傅飞虹抿嘴轻笑道:“没想到是障眼法,你们挺狡猾的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可不能小瞧,不过有点儿胡闹了,不知道他们以后怎么收场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是非多。”傅飞虹笑道:“这招挺厉害的,不过也就是有方寒的条件,要不然可难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同姓恋还是小众,是被大伙排斥的,女同姓恋还好一些,男的被排斥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她一下看透了方寒的厉害,关系很硬,当然李棠能顺风顺水,否则,再美的女人想上位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他为了女朋友可是发了狠,跟我侄女开了一家娱乐公司,亲自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。”刑明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天娱指定李棠为女主角,他当时还没有主意,看到天娱指定李棠,也没什么反感,他对李棠印象很好,灵气十足,可塑姓极强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刑导,怎么样,还信不过方寒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我是等死的人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刑明叹道:“都说癌症能治,可谁能真正治好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刑导这话不错,真正治好癌症的不是医生,而是自己,是自己的身体战胜了癌细胞。”

    刑明苦笑道:“我这幅身体呀,早年透支得太厉害,吃什么补药也没用了,现在想治也没办法,看过几个有名的医生,都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他们,方寒是方寒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方寒手上治了很多奇异的杂症,我姐夫你们知道吧,他满世界都跑遍了,西医中药甚至一些奇异的手段,都没办法,最终还是被方寒给治好了!”

    “赵总?”傅飞虹问。

    齐海蓉轻轻点头:“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姐夫是怎么好的,是方寒不想太麻烦,否则他哪有清净曰子过,你们也要帮忙保密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与刑明动容。

    海天市的首富,全国有名的大富豪,赵天方的故事好们都听过,白手起家,可谓传奇人物,可惜身染怪疾,跑遍了世界也没办法,很让人扼腕,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老刑,看来有希望。”傅飞虹看向刑明。

    刑明缓缓点头,露出一丝热切:“那就有劳方先生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刑明把手腕递过去,方寒探过一丝内力,很快了然,慢慢点头,说了一番禁忌,可谓老生常谈。

    方寒叮嘱,这些东西看着平平无奇,却最关键,肝病关键还是养,与生活习惯很密切。

    他当场给刑明施了一次针,刑明浑身轻松,宛如脱胎换骨一般,浑身一下有劲了。

    刑明顿时起了信心,方寒确实与一般的医生不同,一般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长期调养的过程,没有特效办法,方寒一施针,马上不一样,效果如神。

    方寒施完针后,笑道:“刑导就住这里吧,这是我的别墅,你们先住着,推开一切俗务,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,或者去骑一骑马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。”傅飞虹忙道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刑明的精神状态一下不同了,心里很欢喜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平时也不在这里,你们尽管住,权当疗养了,语诗,你好好照顾刑导与傅姐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赵语诗娇笑道:“刑导,放心吧,有什么需要的就找我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介绍一下赵语诗的身份,刑明与傅飞虹笑着点头,早就知道天方马术俱乐部是赵天方开的,没想到是他女儿掌管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方寒也是这儿的股东,所以他说话跟我一样,刑导与傅姐可别客气,你们喜欢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没骑过。”刑明摇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很简单的,我找两个骑师教你们,你们可以骑马去草原上玩,往山谷里走是一片大草原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刑明笑道:“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,好像世界格外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调理过后,五官会敏锐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。”刑明笑道:“方先生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刑导放心吧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傅飞虹笑道:“不知老刑的病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方寒沉吟一下,道:“一个星期就能看到疗效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谢谢方先生了!”傅飞虹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耽搁得起,万一真不行也能去看别的医生,就怕一治就要治上很久,真要换医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告辞,齐海蓉跟着一块儿离开,赵语诗留下招待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自己的房子,齐海蓉跟着一块进来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她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语诗说你的马很好,我想骑骑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它只认我,你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一块儿骑不要紧吧?”齐海蓉道:“听说很强壮神骏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嗔道:“你这人还真不解风情!……我是要谢谢你的帮忙,所以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。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怎么了,又跟李棠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她精明敏锐,看出方寒心底的不愉快,对于一向平静如水的他而言是很罕见的,一定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能让方寒真正放在心上,能惹得他动心的只有李棠与沈晓欣了,沈晓欣温和沉静,不大可能惹他,只能是李棠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,他可不想把自己的私事弄得满天下都知道,两人之间的事还是两人解决为好。

    “行啦。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你能骗得了谁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没问题吧?看你精神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有些憔悴,看来刑明的事对她压力不小。

    齐海蓉白他一眼嗔道:“这次可是大制作,没想到差点儿翻船,你说能不**心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嫌的钱足够一辈子花了,何必这么上心?”

    她是典型的富婆,钱足够花了,但事业是人生的重心,他也能明白,她万一真什么也不干会很空虚无聊,但也没必要这么患得患失,损失一点儿赚回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容易!”齐海蓉哼道:“我也不想上火,可由不得自己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心吧,刑导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问题?”齐海蓉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递给齐海蓉一瓶水,示意她喝了。

    齐海蓉皱眉看看,疑惑的看他,方寒示意她别啰嗦,喝了就是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