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2章 间谍
    方寒面无表情的抱抱拳:“哟,李女侠,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李雨莎哼一声道:“叔你太过份了,同为女人我是看不下去了,一定要告诉婶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她现在要跟我分手,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真要分手?”李雨莎吃了一惊:“不会吧?……婶那么爱你,能跟你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她是铁了心要跟我分手!”

    李雨莎弯细的眉毛蹙起来,想了想道:“婶很好哄的,叔你只要好好哄一哄,她就会回心转意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这次不一样了,她是铁了心要分手,以后不想跟我见面了,断绝一切关系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李雨莎担忧的问。.

    她一下愧疚起来,要是两人真的分手,那自己就成罪人了,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告密呢,婶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,难道糊涂呀!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得想办法,你得帮我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李雨莎忙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过几天她就要去拍戏,你跟在她身边,每天要报告一下她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雨莎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保密,她要发现了一定会把你赶回来!……你要装作心向她那一方,对我痛恨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李雨莎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白她一眼:“严肃点儿,这可不容易,别露出马脚来!”

    “叔你就放心吧,小意思!”李雨莎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要是搞砸了,你就回春雪居吧!”

    李雨莎一下板起秀脸:“我会小心的!”

    方寒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李雨莎是个机灵的,练了功之后开窍,更是比一般人聪明,反应快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了一下联络的时间与方法,方寒摆摆手,让她自己练功了,她觉得挺兴奋,好像做间谍一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方寒骑车直接到了二十二号别墅,来到齐海蓉家,齐海蓉正在读书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方寒进来后,她摆摆手示意他坐下,她则上楼换衣服,过了足足一个小时才下楼。

    还好方寒早有准备,拿着书包呢,把卷子拿出来做,趁她梳妆打扮的功夫做了一份卷子。

    齐海蓉袅袅娉娉下楼,在方寒跟前旋转了一圈,笑吟吟的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扫了一眼又低下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穿的是半身黑裙,英伦式的白外衫,鬓发高挽,脸庞光洁如玉,气质雅典端庄,很迷人。

    齐海蓉蹙眉道:“你还没看就说好,真没诚心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看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穿了什么?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细细说了一遍,把她的扣子形状都说得清清楚楚,齐海蓉喜悦又满足,哼道:“你就是显摆!”

    她不得不佩服方寒的眼力与记忆力,确实是天才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约的几点?”

    “七点。”齐海蓉道:“在马术俱乐部,来得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尽早吧,让别人等可不礼貌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怨我耽搁了你的宝贵时间?”齐海蓉斜睨他,听出了言外之意,哼一声道:“你可以不等嘛!”

    方寒把卷子收起来,无奈的道:“你想多了,走吧!”

    齐海蓉哼一声,这才露出笑容,拿起包来走出别墅,上了宝马车,方寒开车径直驶向天方马术俱乐部。

    齐海蓉坐在副驾驶位上,笑吟吟的道:“方寒,语诗说别墅已经建好了!咱们今天就在你别墅里吧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已经建好了?”

    “能用了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语诗怕你不满意,她先要等一等,看有没有问题,装修的质量问题要等一阵子才能显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这丫头从没这么用心过,对你算是够好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齐海蓉歪头看看他:“这丫头不是看上你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摇摇头,仍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大有可能啊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摇头道:“放心吧,她一直看我不顺眼的,这次是要笼络人心呢,怕我离开马场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失笑道:“你这个大国手她当然要笼络住啊!……今晚也要借重你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,看着前面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刑导找我是辞演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示意她接着说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刑导他查出得了肝癌,不能再拍片了,他挺内疚的,要亲自跟我道歉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肝癌?”

    “嗯,才查出来的。”齐海蓉摇摇头道:“真是好人不长命,当导演的尤其折寿,承受了太多压力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肝癌是有征兆的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他身体很结实,有点儿疼一直没在意,也不去医院,结果一下查出这个来!……他是上个月接的这个剧本,马上就要开工了,他却不能上了,要亲自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想我出手治他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齐海蓉点点头道:“你能治好吧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:“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一怔,忙道:“你真能治好肝癌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前两天刚给娜娜老师的姑姑治好了,她得的也是肝癌!……不过这不能保证,每个人的病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齐海蓉眉开眼笑道:“这回刑导跟我都有救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投拍的片子?”

    “这次可是大制作,投了五百多万。”齐海蓉道:“刑导真不行,这些钱真要打水漂了,跟几个演员的约都签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滨海大道很顺畅,一路疾行很快到了天方马术俱乐部,齐海蓉与他到了那座别墅前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眼前这座崭新的别墅,笑了笑,赵语诗还真是做事的料,雷厉风行,干净利落,这么快就建成了这座别墅。

    赵语诗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身后,淡淡道:“方寒,进去看看吧,有什么不满意的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冲她笑笑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仍装着职业装,纯净无瑕,精明干练:“你只要中意就好!”

    方寒举步进了别墅,看着低调朴实的装修,满意的点点头,冲赵语诗笑道:“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还不了解你!”赵语诗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道:“我挺满意的,不用改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赵语诗道:“你今天就住这里?……最好是再晾一晾!”

    她用的都是仓库里的家俱,不是新家俱,没什么味道,而且装修用的材料也是无味无毒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今天先在这儿请客,呆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点头道:“请谁呀?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刑明刑导演,你也见见他吧,往后免不了要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刑导呀,好啊。”赵语诗立刻答应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刑明高大魁梧,戴着眼戴,要是戴上墨镜走在车站里一定会被警察盯住,他长得实在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但这般外表下却有一颗正直坦荡的心,品德在圈内有口皆碑,而且才华顶尖,部部大卖,有不少得奖之作。

    齐海蓉为了邀请他执导也花费了不少代价,报酬极高,而且预付了过去,结果刑明查出有肝癌,而且已经扩散,回天无力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出国治疗,要亲自向齐海蓉道歉,还了报酬。

    他与妻子傅飞虹来到天方马术俱乐部时,马上被一个漂亮的工作人员引到方寒的别墅,齐海蓉三人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这位名导,确实貌不惊人,比自己更丑一些,但身边有一位极漂亮的演员妻子。

    傅飞虹也是鼎鼎大名的演员,三十多岁,很年轻漂亮,与刑明差了十五岁,两人站在一起就像美女与野兽。

    五人寒暄了一番坐定,刑明不能喝酒,只喝了一杯清水,拍着膝盖叹息道:“齐总,真是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轻一抬玉手笑道:“刑导,这些话就不必说了,谁也不想的,属于不可抗力,钱再多也比不人重要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谢谢齐总的理解。”刑明感激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正处于柔弱期,再强大的男人,骤然知道自己得了绝癌,命不久矣,也会变得软弱,齐海蓉这几句话温暖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齐海蓉微笑道:“刑导,这身边这位你可能不认识,他叫方寒。”

    刑明笑道:“我认得,久闻大名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齐海蓉讶然。

    刑明笑看着方寒:“我也喜欢看一些娱乐杂志,方先生的事迹多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他还真是名人,大伙的印象中,他可能是花花公子。”

    刑明摇头:“我想方先生一定是个有本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沾上的女人个个厉害,绝不是那些胸大无脑之辈,反而都是极聪明的,难得的美貌智慧兼备。

    这些出色的女人能喜欢上他,绝不是偶然,他若是貌若潘安还能理解,他偏偏是相貌平平无奇的,更显示出他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方寒其实是一个神医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但名声不显,一般人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?”刑明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自从检查出绝癌后,接触过不少的名医,都说能治好自己的病,他却一点儿不相信。

    肝癌不是别的癌症,是最难治的,那些名医们语气笃定,他实在信不过,身在圈子里的大拿,他最明白那些名医的名气是怎么来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