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1章 分手
    傍晚时分的望海花园格外的热闹,一辆辆车进来,小区里的住户们纷纷出来,或者带着小孩或者推着老人,忙了一天终于能够歇一歇,放松一下。.

    小区的设施齐备,有健身广场,有公园,还有购物超市,想散心根本不必出小区。

    方寒在夕阳下骑着单车回到别墅,刚一进门看到李棠正在厨房里忙活,过去抱住她。

    李棠胳膊肘撑了撑,嗔道:“别瞎捣乱,半个小时后吃饭。”

    她正拿刀切牛肉,纤纤玉手油乎乎的,方寒亲一下她美艳脸庞,上了楼,先洗过后手,接着看书做题,时间飞快过去。

    待方寒听到李棠招呼,下楼吃饭时,讶然看到罗亚男正在帮着端菜,穿着一身鹅黄长毛衣,皎皎无瑕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一下看向李棠,没什么异样,李棠经过历练也变得有城府了,喜怒不形于色,所以环境造就人。

    但她再怎么有城府,也瞒不过方寒的眼,两人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发觉了李棠的异样,抬头看一眼罗亚男,罗亚男恰好望过来,两人对了一下眼色。

    罗亚男与李棠从小一块长大,再加上她聪慧敏感,也能发现李棠的异常,平静下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发觉不妙,隐隐明白东窗事发了。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,反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三人坐到桌边开始吃饭,李棠打开一瓶红酒,笑眯眯劝罗亚男喝点儿酒,罗亚男没拒绝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吃饭,打量着李棠,李棠不看她,只与罗亚男说说笑笑,红酒不知不觉喝光了。

    李棠又开了一瓶,三人喝光了三瓶,酒足饭饱,李棠却没离开,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似笑非笑:“方寒,你跟罗亚男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暗道终于来了,挑了挑眉毛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别装糊涂了!”李棠淡淡道:“以为我不知道?……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?”

    她斜睨罗亚男:“是不是,罗亚男?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李棠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怎么对不起我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扫一眼方寒,摇头道:“是我那天喝醉了,难以自抑,就勾引了一下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她倒好,还没等逼供能就自己全招了,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是聪明的做法。

    他叹道:“行了李棠,别试探了,你从哪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要杀人灭口?!”李棠斜睨他,冷笑道:“方寒,我发现我太小瞧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摇头,没什么可说的,一切都苍白无力,越解释越让人生气,不如闭上嘴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李棠,这件事是我做岔了,多喝了几杯,不能怨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定力不强,不怨他怨谁?!”李棠冷冷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对他余情未了,早晚有这么一天,没想到这一天这么晚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咱们谁不了解谁?你对他的感情是个人都看得出来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叹道:“其实你看错了,我就是冲动了一下,并不是什么感情不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李棠白她一眼,扭头瞪向方寒,冷冷道:“你们男人都一个样,下半身动物,管不住自己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自己确实是控制不住自己的**,与别的男人没什么两样,龙元让欲火熊熊燃烧,比别人更强烈,更容易冲动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原因,最终表现出来的都一样——下半身动物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:“好啦,事情已经发生了,无可挽回,李棠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分手!”李棠淡淡道:“我已经说过,你要再有别的女人,咱们就分手,我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,她不甘示弱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僵持了良久,方寒叹了口气:“非要走这一步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逼的!”李棠冷冷道:“我再也忍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,这次是个意外,不能怨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意外,下次呢?”李棠冷笑道:“他是个花心又贪心的家伙,我受够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,你想清楚了,另后悔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后悔的!”李棠冷笑道:“我已经想了很久,谢谢你替我下定决心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盯着她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看向方寒道:“咱们分手吧,你知道劝不动我的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咱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这次是真的分手,我不会再见你,你别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你是当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真。”李棠用力点头冷冷道:“咱们今天过后就是路人,不是朋友,你想逍遥快活就逍遥快活吧,再也没人管你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朋友也做不成?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缓缓道:“我不想跟你再有瓜葛,权当咱们没见过,不认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依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我今天全拿走。”李棠起身。

    罗亚男忙拉住她:“李棠!”

    李棠挣开她的手,冷冷道:“罗亚男,你也自由了,你想跟他就跟他,再不必压抑自己!”

    她心如刀绞,转身上了楼匆匆受拾东西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脸色平静,罗亚男瞪着他:“你还能坐得住?不好好求她,把她留下?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她想怎么着谁能挡得住?由她吧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无情的!”罗亚男皱眉道:“你就这么容易放她走?说分手就分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闹分手都多少次了!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玩真的!”罗亚男哼道:“别说你没看出来,这次她是真的伤心透顶,真对你死心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她在气头上,说什么也听不进去,以后再说吧,你甭跟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跟我计较就感激不尽了!”罗亚男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坦白得太快,万一她是诈你的呢?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我还不了解她?看她的神情我就知道了,还是坦白一点好,否则她真要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真能追回她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李棠深爱自己,对自己生再大的气,只要好好哄一哄,她的气就散了,这是天姓改不了。

    罗亚男横他一眼:“你也另太自信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会好好对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心高气傲,你对她再好,有别的女人也是白搭!”罗亚男摇头道,她难以想象李棠会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你先走吗?”

    “等她一起吧。”罗亚男道:“我给她开车。”

    她不放心李棠现在的状态,怒气填膺,绝不宜开车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匆匆下楼,拿了一个大行礼箱,看也不看方寒,冷冷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忙跟上去,方寒送她们到门口,看着罗亚男把李棠推上宝马车,她坐到驾驶位,方寒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宝马绝尘而去,方寒回到屋里,别墅一下空荡荡的,没有了温馨气息,幽香犹在,人却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坐到沙发上沉思,回想方才的一幕,想摸透李棠的心思,她确实是生气绝望了,难道真要离开自己了?

    他心生惶恐,没有李棠自己该怎么办?自己能够容忍李棠被别的男人搂着抱着吗?

    他咬咬牙,拿起手机拨通了齐海蓉。

    齐海蓉慵懒姓感的声音传来,懒洋洋的:“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海蓉,刑明刑导演的底细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哟,替小情人担心了?”齐海蓉轻笑一声:“放心吧,刑导是个正直的人,不会给她穿小鞋,也不会潜规则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还有这么好的?”

    齐海蓉嗔哼一声:“你把娱乐圈想得太不堪了,确实有不少的黑暗,但也不全是黑暗,也有正人君子,刑导就是一个!”

    方寒松了一口气道:“难得难得!……这样的人物我一定要见一见的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还真是巧了,我明天要跟刑导一块儿吃饭,一起去吧,见识一下人家是怎么做人的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坐了一会儿,总觉得不得劲儿,李棠自从上一次分手后,大约一个星期过来两次,但别墅没有空荡的感觉,现在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到了楼上练功室,开始修炼龙息术,刚练了一遍,敲门声响,李雨莎穿着练功服进来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在李春雷那边住,在这边练功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她小心翼翼的进来。

    白色绸缎练功服让她多了几分英气,掩盖了一些妩媚,她随着修炼,身上的气质越来越强烈,圆圆的脸妩媚秀丽,算是真正的美人儿了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,她动作有点儿变形了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是你告的密吧?”

    李雨莎一颤,忙道:“告什么密呀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演技还是算了吧,说吧,你什么时候告的密?”

    李雨莎期期艾艾,摇头道: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骗我?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顿时用力摇头:“不敢不敢!……好吧我承认啦,是我告诉婶的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瞪着她。。

    李雨莎大声道:“反正我看不过眼,婶那么美,你还不知足,太过份啦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