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9章 醉酒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喜欢写作,李棠喜欢演戏,都找到自己喜欢的,没什么比这更好的。.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看他:“李棠跟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是一般的朋友?”罗亚男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摇摇头:“她就喜欢瞎折腾,没办法,只能陪着她折腾了,陪她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端起酒杯轻啜一口,樱桃般的嘴唇在灯光下更加****。

    她放下酒杯,静静看他:“你没想过李棠会离开你吧?”

    “离开我?”方寒摇头笑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可能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你还不了解李棠,她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,怎能与别的女人一块分享男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分析了李棠的心态,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,我最了解她,她显然一直有离开你的心思,可迟迟拿不定主意,就差你帮她下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不语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你以为你厉害就能吃定女人了?一般的女人还好,像李棠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好自为之吧!……本来这些话我是不想说的,只在一旁看热闹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抿嘴笑道:“我是不是挺坏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方寒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叹了口气:“我还是没坏到家,总是在临门一脚时妇人之仁,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他明白她的意思,替李棠做决定,就是等自己再犯错误,李棠就能狠下心来离开自己了。

    自己再犯什么样的错误能让李棠狠下心?当然就是再跟别的女人有纠葛,又花心了。

    他摇头苦笑,要是被李棠知道自己跟齐海蓉的事,她说不定真要离开自己了,想享齐人之福还真是不易,起码凭自己的手段是不行。

    别人会甜言**语,会哄女人,能把她们哄得团团转,即使三妻四妾也跟着他,自己却没那本事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铺满屋顶的水晶吊灯,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自己挺无能的?”罗亚男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有句话说得好,不是**无能,是**太狡猾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:“我太贪心也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男人都这毛病。”罗亚男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好像挺了解男人的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男人很简单的,一眼就能看穿,不是权就是钱,或者是色,全是被**支配的动物!”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点头,罗亚男这话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嘛,也一样,很好色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瞪她一眼:“女人太聪明了可不好,嫁不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嫁人呢。”罗亚男道:“跟你们这些臭男人一块生活,纯粹是一种折磨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看什么看,我可不是百合!”

    方寒松了口气,笑道:“吓我一跳!”

    罗亚男端起酒杯:“喝呀!”

    方寒也端起杯,两人轻轻碰杯,然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罗亚男又要了一瓶葡萄酒,喝得很痛快,一会儿喝完了两瓶,她**瓜子脸上飞上两团红云,娇艳迷人,在灯光下明眸如水。

    罗亚男放下酒杯叹了口气:“好久没这么放松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就那么没威胁感?所以在我跟前能彻底放松下来?”

    罗亚男嫣然一笑:“我在你跟前没什么自尊可言,当然能放松了,我知道你一直记恨着我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是是,我一直恨着你!”

    罗亚男嫣然笑道:“你跟李棠在一起是为了报复我吧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摇头:“这真不是!……一码归一码,李棠是李棠你是你,我还不至于那么卑鄙!”

    罗亚男斜睨着他摇摇头叹道:“说你是君子吧,你好色,说你是小人吧,你还光明坦荡,唉……”

    她招招手,方寒忙道:“别喝了吧,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我就是想醉一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下次去我家的时候再醉一场,我那里有不少红酒,在这儿喝醉太浪费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有钱,消费习惯还在原本的水平,能省则省,毕竟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大风刮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请客,就得听我的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好吧,听你的!”

    服务员又送来一瓶葡萄酒,罗亚男又把两人酒杯斟满,然后轻轻一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,这么个喝法被师母看到了一定要骂牛嚼牡丹。

    两人又解决了一瓶红酒后,罗亚男说行了,喝得足了不再点酒,很清醒的过去结帐。

    方寒没抢着结帐,她现在有钱了,给她一个回报的机会,否则她一定会心里不安,这个罗亚男就是太敏感。

    她酒量不错,一瓶半红酒看似不多,却也不少,红酒的后劲大,两人又喝得很慢。

    结了帐后,两人出了天水阁。

    知道要喝酒就没开车,骑着单车过来的,罗亚男不想坐车,不想回去,想散一散步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滨海大道走了一段,下到海滩上,漫步在沙滩上,这个时候已经不冷了,夜晚的海风吹在脸上凉森森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罗亚男伸展着四肢,转了几个圈,扬声道:“这个情景我曾经梦到过,与爱的人一起漫步在沙滩上,只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作家就是浪漫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罗亚男颓然的放下胳膊,缓缓坐到沙滩上:“可惜物是人非,过去的追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她身边:“好大的感慨,这算什么物是人非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是我男朋友了。”罗亚男瞥他一眼,看向大海,一轮明月挂在天空,映得海面银光粼粼:“这不是人非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还是你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能一样嘛!”罗亚男白他一眼叹道:“其实你知道,我一直很后悔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能感觉到她的懊恼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当时是受不了了,就像掉进水里快要窒息了,想抓住东西救自己,原本以为是抓住一根木头,却是一根稻草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看过你的书,了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以为我是替自己分辩。”罗亚男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扭头凝视他,明眸盈盈如水,**的瓜子脸在月光下越发美得不可方物,****而红润,散发着**的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扭过头,精神力完全鼓动起来,死死克制着冲动。

    罗亚男转过头,幽幽叹息一声:“我很羡慕李棠,她虽然也跟我一样的经历,却更坚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两个半斤八两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忽然意兴阑珊,站起来拍拍衣服的沙子,转身往回走,方寒陪着她,两人上了马路。

    她忽然身子一软,方寒忙扶住,路灯的映照下,她脸颊绯红,眼波迷离,一看就知道是醉了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看来被风一吹,酒劲上来了,她终于顶不住了:“罗亚男,能走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!”罗亚男嗔道,推开往前走,步态从容丝毫看不出醉意来,但走的却是一条斜线。

    方寒忙上前一把搂住她,无奈的道:“看来只能叫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能走回去!”罗亚男哼道,身子扭动,小手往外推他,坚决不用他扶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啦,我载你回去吧,这么晚了,你也回不了宿舍了,去我那里对付一晚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亚男没再挣扎。

    方寒不放心她在后头,将她放到前面车梁上,像是载着小孩一样,双臂圈着她,很快回到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在单车上被风一吹,她醉得更厉害,但神智清醒,走路不摇不晃,看得方寒暗叹,这罗亚男也真够狠的,意志坚定。

    他放好洗澡水,让罗亚男洗澡,他则到另一个卫生间洗澡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他发现罗亚男一直没动静,感觉不妙,忙去敲门,先轻轻的敲,里面没有动静,加大力度后还是没声音。

    他唤了两声还是没动静,顾不得其他,用力一拧一扯,门锁一下散了,他拉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罗亚男正躺在水里一动不动,睡过去了,水面下**的身体一览无遗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,目光移开,怒气上涌,这么睡过去太危险了,一个不小心滑进去会把自己淹死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起来,一手扯了睡袍,进了卧室后把睡袍铺**,把她放到睡袍上,再用睡袍把她裹起来。

    两下之后她身上的水干了,然后再拿掉睡袍,拿被给她盖上,面对她**玲珑的身体,他死死克制着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龙元大增之后他的**跟着猛涨,精神力虽然也涨了,却有点儿跟不上**的涨幅,几乎克制不住。

    罗亚男的身材与李棠的魔鬼身材不同,苗条纤细,**不够怒茁,仿佛两个玉碗倒扣,腰细,**不像李棠的半圆球状,而像沙丘一样带着柔顺的弧度,一样的**。

    他出了卧室后回到自己**,脑海里一直呈现她的美体,**熊熊,随时能攻破他的阻拦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开始练起了龙息术,一遍之后马上停住,龙息术好像火上浇油,**之火更猛烈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