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6章 引诱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不会报复?”

    “才不怕他们呢!”沈娜撇撇水润的唇。.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你呀……,明天去春雪居,找一下李春雷,然后认一认那些小痞子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呀?”沈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们还是压不住人,需要有人压住他们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——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要是你,你会怕一群娇滴滴的美少女?……尽管这帮少女很能打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怕!”沈娜点点头,蹙眉道:“他们真的会报复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!”方寒道:“只是没找准机会,或者等你们落单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娜娜,你还没学到缜密,凡事不虑胜,先虑败,要想到最坏的情形,找到应对的方法再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啦!”沈娜无奈的叹道:“这次确实太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你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手机拨给李春雷,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李春雷示意明白了,他会处理好的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瞪一眼沈娜:“你呀……,原本没想给你护身符,现在却不能不给了,拿着这个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玉观音递给她:“好好戴着,不准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这不是送给女朋友的吗,怎么给我啦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即使将来有男朋友,也不准摘下这个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神?”沈娜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以后你就明白了!”

    沈娜崇拜他,对他的话言听计从,当然相信,于是放到胸口上,一丝丝凉意从胸口扩散出来,说不出的舒服,头脑清明许多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韩雪一直在傍晚时带着韩玉芬过来,方寒替她旋针,韩玉芬脸色的焦黄越来越淡,一个星期后退去。

    她能清楚感受到身体的异样,有力气,能睡好,心情也好,皮肤与头发都恢复了光泽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方寒吩咐她一个星期来一次就行,不必每天都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这几天一直在实验虎符中的那个字符,却没有什么心得,好像只是一个奇怪的字符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绝没那么简单,最终他想到一个办法,把这个字符刻于一块玉佩上,戴在自己身上,然后观察它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也曾想过,在脑海里用龙元划出这个符,却没敢这么做,龙元的威力太强,万一有个异样,他真的会没命,所以不收轻易的尝试。

    这天清晨时分,方寒与沈晓欣周小钗正吃早饭,孙明月按了门铃进来,一身警服,苗条的身段儿,清秀的脸庞,透着一股英姿飒爽的独特气质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示意她坐下等一会儿,孙明月点点头坐到沙发上,周小钗皱眉,沈晓欣也无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们知道方寒的另一重身份,孙明月一来准没好事,又要请他出马了,只要请他出马都不是小案子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扫她们一眼,微笑道:“不要紧的,小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儿。”周小钗道:“甭让咱们担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有预感,真有危险,早就躲得远远的,不会往前凑!”

    周小钗与沈晓欣松一口气,这时想起来,他确实对危险有极强的预感,很难真正伤到他。

    方寒三两下吃完了饭,很快与孙明月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孙明月的路虎停在外面,两人上了车,方寒开车,孙明月坐在副驾驶位上,淡淡道:“温柔乡英雄冢,是不是不想动弹了?”

    方寒扫了她一眼:“你倒是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!”孙明月道:“换了谁都一样,你没必要跟我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这是激将法?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道:“我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出马,你自己能查得出来凶手?”

    “慢慢查呗!”孙明月道:“早晚能查得出来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嗔道:“笑什么笑!我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真信这话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相信!”孙明月道:“做坏事终要被捉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,好吧,这个凶手还在市内,咱们倒是不用太费神,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逮捕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么久,应该没什么证据了,怎么逮捕,而且逮起来怎么起诉,总不能屈打成招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说怎么办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试探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试探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出现在他跟前,你说他会有什么表现?”

    “会吃惊吧?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那也不能表明什么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他会不会接着动手?”

    孙明月皱眉,缓缓点头:“很有可能!”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枪手的狠辣,好像非要杀了自己,要不是大哥疯了一般的冲出去,那人绝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就当个诱饵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孙明月点头。

    她对方寒很信任,能放心把自己的安全交给他。

    方寒驾着路虎疾驰,半个小时后,停在了一处小超市前,方寒坐在车里指了指超市。

    “这里?”孙明月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下车进了超市,买了一瓶水,然后上了车,车上已经不见了方寒,她没有理会,坐到驾驶位上拧开水喝了几口,然后慢慢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她开车到了旁边一家旅馆,要了一个房间,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方寒也进了这家旅馆,要了另一间房,恰好与她的房间门对门,瞬间能抵达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她的房间,电视是打开着,方寒坐在椅子里,孙明月坐在床上,笑道:“真能来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怎能不来?……把窗帘拉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够谨慎的。”孙明月下床拉上窗帘,又盘腿坐到床上:“估计什么时候能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晚上。”方寒道:“天黑风高杀人夜嘛,咱们两个换一下房间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孙明月皱眉:“他不会发现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要逮着他拿着枪就行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慢慢点头,她知道方寒对危险有一种奇异的直觉,绝不会被暗算,自己也能睡个好觉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