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5章 求治
    “韩老师?”方寒讶然,他好久没见韩雪了,以为他不主动见她,她永远不会见自己呢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.”沈娜摇摇头道:“先说明,我可没闯祸!”

    “真没闯祸?”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沈娜嗔道:“我们可是忙得很,根本没功夫闯祸好不好!”

    方寒歪头看看她,惹得沈娜越发恼怒,哼道:“我觉得韩老师是喜欢上你了,想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顿时狼狈万分,没好气的道:“行了吧你!”

    周小钗咯咯笑起来:“你以为他是万人迷呀,你们韩老师再傻也不会看上他的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!”沈娜不服气的道:“我看韩老师真的喜欢上小方老师了,每次提到小方老师,她都不大对劲儿呢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你就胡扯吧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韩老师没有正事不会找我!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打你电话呢!”沈娜不服气的道:“干什么非要亲自见你,一定是想亲自看你呗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不再跟她辩论,跟女人辩论是最傻的事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看着方寒,方寒忙道:“师母你别听娜娜胡说八道,她一脑门儿的八卦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好啦,瞧你心虚的样子!”

    沈娜咯咯笑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,他在师母跟前就是小孩子,根本甭提什么威严,只有吃瘪的份儿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先去做早课,不必给小欣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周小钗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沈娜也站起来:“我去跑步啦。”

    两人出了别墅,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什么时候见韩老师呀?”

    “今天吧。”方寒道:“难得她主动开口,一定是有事,早点儿好。”

    沈娜答应一声,方寒进了自己别墅,沈娜则绕着小区跑步,需要跑上一个小时才罢休。

    她现在练凤舞术,但很喜欢跑步,不是因为跑步能锻炼身体,而是喜欢跑步的感觉,说是能感受到生命的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也不禁止,每一种运动都有其益处,跑步虽比不上凤舞术,但能强健精神,也算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停下车,沈娜推门下车,笑眯眯的来到校门口的韩雪,她仍旧穿着那身黑色的职业装,美丽干练。

    韩雪扭头望来,与坐在车里的方寒对了一眼,迟疑一下慢慢走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推门下车,点头微笑:“韩老师,好久不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韩雪美丽的脸庞雪白无瑕,明眸格外明亮,顾盼生辉,勾魂摄魄,仍旧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听沈娜说你找我?”

    韩雪迟疑一下,慢慢道:“我想请方先生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姑姑得了肝癌,医院不给治了。”韩雪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去看看吧,治不治得了先要看看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韩雪怔了一怔,没想到方寒如此痛快的答应,让她后面的话都成了空,慢用力点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今晚带你姑姑到我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谢谢你。”韩雪郑重道谢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,微笑道:“小事一桩,走啦!”

    他说完上了车,扬长而去,韩雪站在原地,怔怔看着他离开,心里很复杂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韩雪带着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方寒的别墅,她精神有些低沉,浑身上下弥漫着绝望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这中年妇女脸色发黄,眼珠黯淡无光,五官轮廓看上去还不错,年轻时也是美人儿,可惜现在无精打采,实在没有美丽可言。

    韩雪一身黑色职业装,对方寒道:“方寒,这是我姑姑韩玉芬,你帮忙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请两人坐下,他坐到韩玉芬身边,摸上她手腕,片刻后点点头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韩雪大喜过望,这说明姑姑有救了,他行事稳事,不会说大话,肯救就是能救,要不然会直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注意饮食,不能熬夜,好好休息,千万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。”韩雪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只要注意一些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,你真能治好我的病?”韩玉芬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必死的绝症,你也能治?”韩玉芬不信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总要试试吧,放心吧,不会很久的,一个星期就能看到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方先生了!”韩玉芬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不信,也没勉强,这种事情只有亲自试过才能相信,换了自己,别人空口白话说能治好绝症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方寒扬声唤了一句,李雨莎飘然下楼,递过来一盒金针,方寒拈起金针飞快的插进韩玉芬身体。

    韩玉芬没反应过来,待反应过来时,低头看自己身上插了几枚金针,顿时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姑姑,疼吗?”

    韩玉芬怔了一下,摇摇头,还真的不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韩阿姨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。”韩玉芬笑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她就感觉到一股困意萦绕上来,一会儿功夫,她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,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韩雪领教过方寒的手段,见怪不怪,叹道:“姑姑真是个苦命的人,老天爷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,她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韩雪摇头道:“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些话还是甭说了,娜娜那边多亏了你,不然哪有这般成就,她在学校里没闯祸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韩雪摇头道:“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怎么,闯祸了?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不闯祸,但是吓唬人的本事大涨,现在成了学校的霸王了,谁也不敢惹。”韩雪苦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不解的看她。

    韩雪道:“有一次上体育课时,教授武术,于是沈娜一个小姐妹提议大伙对练,说这样更过瘾。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对练的话,结果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韩雪摇头道:“结果她大发神威,挑战了班级所有男同学,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,后来以二对一,还是被她都收拾了,大伙不服气,于是以一对三,对四最终以一对四才战成平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道:“她们悟姓不错,也下过苦功夫,难得!”

    虽说这些男同学还没到体力巅峰,但也活力十足,很是不俗了,能够以一敌四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练的时间还短,没能真正摸到门径,否则就不是以一对四了,以一对十都没问题,毕竟不是青壮小伙子。

    李雨莎如今对付春雪居那帮小伙子就能以一对十了,她练武的时间也不短,是因为自己的打磨,她们还缺少这一过程。

    韩雪没好气的道:“都是你教她们功夫惹得祸,现在大伙都知道了,街舞团的个个都是功夫高手,巾帼不让须眉,招惹不得,所以都乖乖的听话,更别提招惹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笑道:“她们没欺负人吧?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有侠义心肠,没欺负人。”韩雪摇头道:“但听说她们跟校外的小痞子们打过一场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韩雪摇头道:“大伙都紧闭着嘴,不多说,我也没打听清楚,只隐约有这么一个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与小混混打起来了?”方寒皱眉道:“她们也真能胡闹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!”韩雪叹道:“那些小混混有不少都是亡命徒,拿着武器的,万一真有个好歹,我真没法跟家长们交待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会跟娜娜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也就听你的话,我说话不管用。”韩雪摇头道:“好好劝一劝她们,别逞勇斗狠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不觉说了十几分钟,方寒手轻动了几下,针全部被拔出来,韩雪发现自己眼睛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针一拔出来,韩玉芬悠悠醒过来,疑惑的看看方寒与韩雪:“我刚才睡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姑姑,你感觉怎么样?”韩雪问。

    韩玉芬转转头,看看四周:“好像睡了一觉,又好像没睡!……真是不错,浑身轻松多了!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转了转胳膊,赞叹道:“真的很舒服,好久没这么舒服了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这一个星期每天傍晚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韩玉芬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方寒说能治好她的病,她半信半疑,生怕失望,现在却信心大增,她能明显感觉到身体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,送两人离开别墅,然后来到沈家,招呼沈娜下来。

    沈娜下了楼笑眯眯的道:“见过韩老师了?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韩老师说你们与校外的小痞子们打了架?”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道:“韩老师的嘴也够快的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点头道:“是打了一架,他们欺负咱们学校的学生,当然不能饶他们!”

    “胜了还是败了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娜得意的道:“当然胜了!……我是下过封口令的,没想到还是传出去了,真是失败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,你行事还是不够缜密!……还有,没人受伤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娜得意的道:“完胜!他们就是乌合之众,一打就溃了,现在根本不敢在咱们周围出现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