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4章 五环
    他沉吟着想了想,最终还是决定要动手吸纳煞气,依自己目前的圣力,足够用来缓冲了,即使有冲击,只要挡住一波,凭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,也能够承受得住。.

    况且,这也未尝不是一次机会,让精神力更加强大,唯有这般强力的刺激才能强大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主意一定,他慢慢拿起虎符贴到脑门上,顿时“轰隆”一响,自己仿佛置身呼啸的狂风中,眼前一切都在晃动,剧烈摇摆。

    强烈的恶心袭上心头,他强忍着不适,努力的守住本心,圣力流转,精神力化为一层一层的保护堤。

    他度曰如年,恍然间似乎过了一生,风暴慢慢平息,他恢复了感觉,狂烈的煞气渐渐平息下来,从狂暴的洪水化为涓涓细流,汩汩注入脑海。

    他精神力不停增长,同时龙元也增长,一会儿功夫,四环圣力满溢,随后脑海轻颤一下,仿佛湖水晃动,脑袋上空再次增加一条光环,圣力一下突破到了五环。

    他大喜过望,精神维持着平静,看着圣力注满了第五道光环,如此一来,第五环圣力几乎填充完全。

    这一下省却了无数的功夫!

    虎符里的清流慢慢注入脑海,流量越来越小,到了最后,几乎要停下时,忽然蹿进一道金光,一钻进脑海便被龙元包裹,随后吞噬掉了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这道金光竟然一个奇异的图案,好像是一个字,类似于道家的符箓,曲里拐弯,奇奇怪怪,几乎没办法写出这么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摇摇头,确实没见过,只能等以后问问别人了,这个字符像是烙印在了脑海,再也忘不掉。

    他慢慢醒过来时,静室里漆黑一片,今天是一个漆黑的夜晚,没有月光,他望向窗外时,看到远处海面的渔船灯光。
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起身舒展一下身体,慢慢恢复血气运行,一会儿过后,他起身出了门,看到李雨莎正坐在门前,别墅里灯光通明,只有她一个人独自坐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叔?”李雨莎穿着练功服,看到方寒忽然出来,惊奇的叫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坐了几天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天呢。”李雨莎道:“叔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你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!”李雨莎忙道:“婶过来了一趟,知道叔闭关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李雨莎摇摇头:“不太清楚,好像没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方寒盯着她。

    李雨莎抿嘴笑道:“我觉得婶是生气了,不过强装着没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算了,难免的,你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。”李雨莎摇头道:“叔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小有收获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他这次的收获可大了去,但不喜形于色,笑道:“你练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李雨莎笑道:“我觉得很好了,身体越来越轻盈了,好像要飞起来一样,真是妙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这是第二个层次,还需要两个层次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层次呀?”李雨莎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她现在对方寒奉若神明,传给自己的心法非常玄妙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速度奇快,力量大增,仅单纯比力气,几个壮小伙子加一块儿也不是自己对手,更别说精妙的招数,她曾挑战过李春雷的伙计们,以一敌十轻松自如,甚至能达到二十个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再变沉,然后再化轻,才算真正练到妙处,你呀,好好练吧,不要骄傲自满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雨莎乖巧的答应:“叔要吃饭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去沈家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李雨莎不再多说,知道他要与另一个婶子团聚,现在已经是十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沈家时,沈晓欣与周小钗正在沙发上看电视,两人手持一杯红酒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进来,两人都大喜过望,沈晓欣紧盯着他,周小钗则没好气的骂了几句,然后两人钻进厨房开始忙活。

    方寒让她们多做点儿,这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饿得厉害,想要好好补充一下,他的胃强健,不怕受伤。

    两女的手艺都极好,分别做菜,冰箱里东西又满满当当的,一会儿功夫做出十个菜来。

    方寒风卷残云,一会儿功夫把十个菜消灭掉,才算稍微有点儿饱,看着两女坐在餐桌边看自己,方寒笑道:“师母,别担心,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倒是快了点儿!”周小钗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让大伙跟着担惊受怕,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也不能不让你练功了,练功还是有好处的,要不是你的护身符,我小命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就是就是,我现在触摸到一定层次,能够摸到一点儿命运的脉搏,放弃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能长生不死?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师母,这未必就是妄想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的不行,起码让师母你青春永驻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周小钗笑着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信就算啦,等以后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“行啦,我也不想青春永驻,那还不成老妖怪了?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其实没什么了不起,师父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现在是顺风顺水了,牛气得很,整天红光满面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的护身符不知道用没用掉,这次师母回去,再捎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周小钗道:“有了护身符,他就不要命了,所以很得大伙的爱戴,据说升官不会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军人已经磨去了锐气,没有从前军人的大无畏精神,葛思壮身为军官却悍不畏死,每每身先士卒,可谓难得一见的模范,已经荣立过几次军功,升官势在必行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方寒慢慢点头:“看来要再给师父弄两个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摆手道:“你呀,还是算了,有了护身符他行事越来越狂,这么下去可不是个头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点点头,这倒也是,没有了姓命之忧,行事确实不会与平常一样,一直这么下去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,平时行事也是谨小慎微,越是强大越是知道畏惧,师父葛思壮依靠外力,本心不够。

    沈晓欣坐在一边只是静静微笑看着他,没有多说话,两人偶尔目光一碰却能感受到甜蜜滋味。

    周小钗也是个有眼色的,说了几句后上楼睡觉,留两人独处,不一会儿功夫,她听到一阵若隐若无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她一下红了脸,暗啐一声猴急,这么快就滚上床了!!

    沈晓欣的呻吟声越来越响,如泣如诉,听得周小钗心跟着颤动,浑身上下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她用被子蒙住头,若隐若现的呻吟声仍传了进来,怎么也掩不住,她下床打开了音响,柔和的音乐声掩住了呻吟声。

    她躺到床上,半晌才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半夜醒来时,音乐已经自动关闭,呻吟声却还在,她抬头看看,已经是两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这个方寒,怎么这么能折腾,小欣能受得了?

    她摇头苦笑,恨恨骂了一句再次打开了音乐,这一次不再定时关闭,要一直弄到天亮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她眼框浮肿,没睡好,下楼后看到方寒正坐在沙发上喝茶,顿时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她眼睛略肿,笑道:“师母没睡好,来来,我调理一下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可以的!”周小钗坐过来,没好气的道:“就不能少玩一会儿?什么人能受得了你这么折腾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,轻轻拍两下她后背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**强烈了许多,知道这是龙元增长之故,在床上越发的强横,沈晓欣体质强了许多,但到最后仍受不了求饶,他只能无奈的忍住欲火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可就麻烦了,欲火一直得不到宣泄,很容易心浮气躁,影响甚大,要是加上李棠,说不定有希望满足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愿望只能想一想,李棠是无论如何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周小钗呻吟一声,轻轻点头道:“我在外面最怀念的就是这个,你这么一调理,我一天都神清气爽,没有这你几下,一整天都觉得不得劲,越来越累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一定少练了凤舞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阵子太忙,根本没时间,一回家就累得睡了。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无论如何,凤舞术一定要练的,它真能让你青春永驻,不再衰老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蹙眉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没发现小欣越来越年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小钗斜睨他一眼:“不是你的功劳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这方面的原因,更主要的还是凤舞术,她一直练得很勤奋,一天三遍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周小钗点点头道:“那好吧,我也练三遍。”

    沈娜揉着眼睛下楼,看到方寒,高兴的跳过来抱住他,周小钗抬头看看楼上:“小欣不下来吃饭了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她中午才能起来,咱们别等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!”周小钗又瞪他一眼,真够荒唐的。

    沈娜见怪不怪,笑眯眯的道:“小方老师,韩老师找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