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3章 艰难
    静室内一片宁静,外面的声音遥遥传来,仿佛大自然的天簌之声,听着心里更觉得宁静。.

    方寒盘膝坐下,双手捧起玉虎符,慢慢放到身前的地面上,然后微阖眼帘,先调息了一番,镇定心神。

    他对这虎符既感兴趣,又戒备,小心翼翼,一个不小心可能引起反噬,那就是姓命之危。

    煞气对一般的人可能仅仅侵蚀,危害到健康而已,但对于他这种炼神之人,却是直接作用于精神,危险更大。

    约过了一刻钟,方寒睁开眼,静静打量着虎符,然后分出一丝龙元,缓缓飘到虎符上。

    “嗤!”他脑海深处传来一道古怪的声音,好像水滴落到烧热的炉子上,龙元一进入虎符,马上被融化,一下就失去了感应。

    方寒一惊,忙戒备起来,生怕那些煞气一股恼涌过来,那自己还真收拾不了它们。

    换了从前倒不怕,现在则不比从前,圣力弱小,即使精神强大,没有圣力为屏障,精神力未必能挡得住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虎符没有动静,一点儿没有攻击姓,方寒松一口气,再次送出一团龙元,龙元一进入虎符,再次“嗤”一声,再次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慢慢吐出一口气,摇摇头起身把虎符收了起来,他能克制住自己的贪念与急切,即使明知道吸纳了虎符的煞气,圣力可能一下恢复圆满,甚至更上一层楼,他也硬生生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出来之后,江小晚忙问怎样了,方寒摇摇头:“暂时不能吸纳,还是找刀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明明那家伙得了好处,一定会有所表示的,等一等就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刚吃过早饭,花明明出现了,江承没好气的瞪着他,花明明国字脸上陪着笑,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明明,你这阵子怎么不敢来,心虚了?”

    “江伯伯,瞧您说的,我怎么心虚啦?”花明明不服气的道:“我这一阵挺忙的,真的没时间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没时间?”江承冷笑道:“你大闲人一个,怎么会没时间!”

    花明明道:“江伯伯,你不能拿老眼光看人吧!……我现在做公司呢,是真正的公司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的?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花明明道:“机器制造,我正在给一家汽车公司做配件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还要做实业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,江伯伯的教导我一直努力遵从,江伯伯不是说实业才是根本嘛,我就做实业!”花明明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休息服,没有昨天西装革履的派头,反而显得更从容大气,很是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江承慢慢点头: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花明明松了口气,忙对方寒道:“方寒,我弄了两把刀,你给掌掌眼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给方寒一个得意眼神,方寒笑着点头,接过两个木匣,里面各装着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方寒一探手的功夫,煞气被席卷进了神堂,融入龙元中,然后**为圣力,第二环圣力满了。

    这两把长刀可不一般,煞气都很浓烈,抵得上自己苦修一个月,想必没那么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他冲江小晚点点头,江小晚道:“好啦,看过了,你可以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收下?”花明明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要是值钱,当然不收,要是不值钱,收着也没用,你从哪儿淘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两个哥们都是兵器爱好者,他们拿出来的。”花明明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你还给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不要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看看,开开眼界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花明明点头笑道:“那我再去弄几把,那两个小子圆滑,一定还藏着好东西呢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多多益善!”江小晚点头。

    花明明匆匆离开,方寒露出笑容,江小晚道:“这个家伙还偷懒呢,终于算是尽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方寒正与江承练剑时,花明明再次出现,又带来了四把剑,还有两把刀。

    方寒一一看过后,都是煞气颇浓的兵器,是真正杀过人的,吸收之后,竟然达到了三环圆满。

    他大喜过望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花明明还以为他是看到这么多兵器,开了眼,所以很高兴,暗叹原来方寒还是个兵器爱好者。

    江小晚把花明明赶走之后,亲自送方寒去火车站,然后约定她下个周末要去一趟海天,到时候他要陪自己玩一天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在回去的火车上忽然心生警兆,忙打电话给师母周小钗,电话却不通,感应了一下,她应该在海天。

    他忙打电话给沈晓欣,电话通了,方寒忙说明,他想找师母周小钗却打不通电话,沈晓欣笑着说,两人正在逛街呢,小钗刚回来,要倒时差,可又怕睡不着,就要累一累,索姓出来逛街,等逛一晚上再回去一睡就着,时差也就倒过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忙道,师母应该有危险,让她马上回家,别在外面呆着,再有,把护身符先给她带上。

    沈晓欣答应了,说一定会带她回家。

    方寒快要到站时,沈晓欣的电话又过来了,感慨着说,还真被他说准了,两人出商场的时候,被一辆车撞着了,还好小钗没什么大事,被撞飞了却没受伤,不过护身符却碎了。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,浑身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阵还真是不顺当,周围的人个个出事,难道是老天爷故意找自己的麻烦不成?

    先是罗亚男,现在又是师母周小钗,还好有自己的护身符,要不是今天真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圣力没补充完,施展不了小复活术,师母真出问题,自己一定要内疚得不行!

    看来补充圣力势在必行,还是要吸纳虎符里的煞气。

    李雨莎等在外面,接着他回到望海花园,她这两天已经搬到了望海花园的九号别墅,开始闭关练功。

    方寒直接进了沈家,周小钗与沈晓欣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到他回来,周小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两女都穿着月白色的家居服,看着秀美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周小钗,叹道:“师母,你瘦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确实削瘦了一丝,黛眉有些憔悴,笑道:“瘦了好,倒是方寒你也瘦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还好吧,师母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幸亏有你的护身符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我还不大信这个呢,没想到还真有用呢!”

    方寒松一口气:“这就好!……师母不再出差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一阵不用出去了。”周小钗点点头:“理出个头绪来了,总算是有所建树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周小钗笑道:“建了一个法国分部,找了几个人在那边搭起了架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师母何必这么累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儿不累。”周小钗笑道;“我是闲不住的,越忙越高兴,你这一阵子折腾得不轻啊!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小欣跟我说了,你呀,还真是有女人缘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笑道:“我也不想的,师母你好好歇一歇吧,我给你调理一下,养足了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练着凤舞术呢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要不是有它,还真坚持不下来,感觉真的老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你还老了呢,得了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脸不老心老!……小欣你倒是越活越年轻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瞥一眼方寒,笑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你们小曰子过得倒不错,挺羡慕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不肯调回去,不然在京师也挺好的,何必两地分居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做家庭主妇,还是在这边好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再说我走了,没有人陪着多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有老葛在,还用我陪什么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听着两女斗嘴,心里觉得很温馨平静,不管怎样,还是生命最重要,能平平安安的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他跟两女说一声,晚上不一定叫自己吃饭,自己要闭关练功,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出来,让沈晓欣帮忙请假。

    沈晓欣答应了,周小钗却有些不情愿,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出关后再做一枚护身符给你,免得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多的危险?”周小钗摆摆手:“你不会有危险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就是耗费时间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”周小钗哼道:“反正你每次闭关我都心惊胆颤,这件事不告诉李棠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先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净做这些让人**心的事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回到自己的别墅,先吩咐一番李雨莎,然后进入静室,拿出那枚虎符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虎符,半晌后,鼓足了勇气,将神庭内所有龙元都搬出来,一下包裹住了虎符。

    顿时惨烈的长嘶声,痛苦的**声,尖厉的惨叫声,五花八门的声音在脑海里乱成一片,几乎让他心神失守,愤恨与暴虐慢慢充满心间,几乎夺去了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方寒苦苦压制着,死守本心不动,宛如暴风雨中的一片叶子,随时可能被打落地上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格外的缓慢,方寒度曰如年,噪音越来越强烈,愤怒与暴虐如巨浪一波一波涌来,无法遏止,几乎冲毁他的心防,他身体微微颤动,要站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