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2章 得到
    江小晚蹙眉扬声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一阵哈哈大笑声响起,随后走进来两个青年,西装革履,气度从容,一派成功人士的风范。

    两人手上都端着一杯红酒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江小晚皱眉道:“你们两个?”

    “江妹妹,好久不见啦!”两青年笑哈哈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当头的青年瓜子脸,薄嘴唇,挺直的鼻梁,很俊俏,要是女人的话一定是个美人儿,气质略显阴柔一些。

    落后的青年则是个国字脸,气度沉稳厚重,双眼炯炯有神,一看就知道是个主意坚定的人物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就不能在这儿啦?”瓜子脸青年笑**的摇头道:“这儿又不是你开的吧!……咦,这位兄弟是——?”

    “方寒。”江小晚指了指,哼道:“这是耿星,这是花明明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看向那国字脸的青年,实在没想到他竟然叫这么一个名字,花明明,实在有些搞笑。

    国字脸青年露出苦笑道:“想笑就笑吧,头一次听我这名字都忍不住要笑,只能怪我老爸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轻笑道:“一听你这名字还以为是女孩呢,方寒,这两位算是我的闺**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闺**?”

    两青年也摇头苦笑。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是呀,我们是无话不谈的闺**,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晚,你就饶了咱们吧!”耿星无奈的道:“方寒,我怎么听说过这个名字呢,耳熟,但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们不是佩服得不得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!”耿星吃了一惊:“是那个方寒?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可能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,真是失敬失敬!”耿星抱拳笑道:“方兄弟,真是大名如雷贯耳啊,今天能见到,真是幸会!幸会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:“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花明明笑道:“耿星对你的手段奉若神明,你指点两招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耿星忙点头道:“指点小弟几招吧,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道:“都是记者们瞎写,我还真没什么本事,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耿星不信的道:“总不会一点儿谱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谱。”方寒无奈的摇头苦笑:“他们这是捧杀,我真没那么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你很厉害了!”耿星道:“像赵雪怡那样的,咱们根本见也见不着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因缘巧合罢了,我跟她也就是一般的朋友,算不上很熟,住在她家也是别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方寒是救赵雪怡的妈妈,你们知道方寒的医术吧?”

    “听小胡说了。”耿星忙点头道:“方寒你医术真是厉害,小胡是赞不绝口,把你当成神仙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笑道:“没那么邪乎,只能说是对症了,这种需要调理身体的病我擅长,别的就不行了,不可能包治百病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谦虚!”耿星摇头道:“看看我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甭跟他客气,有什么病就说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伸手摸了摸他手腕,抬眉看他一眼,摇摇头:“没什么大病,就是肾阳有点儿亏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一天到晚找女人,小心死在女人肚皮上!”

    耿星摸摸鼻子有些尴尬:“江妹妹,我哪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打马虎眼,我还不知道你?”江小晚不屑的道:“色中饿鬼!”

    耿星红着脸道:“我真冤枉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伸手按上花明明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花明明笑道:“我不会有什么毛病吧?”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,每年都要进行一次细密的体检,真有问题的话绝对能查得出来,不管什么病,先期都容易治,即使最可怕的癌症,早期也不难对付。

    方寒皱着眉头没说话,江小晚皱眉道:“真有问题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肝有点儿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有问题,指数应该显示出来吧?”花明明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这一阵子是不是眼偶尔会模糊一下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是有几次。”花明明想了想,慢慢点头:“我以为是累的,不是什么大病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倒没什么关系,年底差不多才能显形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病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说不上来,疑难杂症多得是,只能说是一种邪气入侵,注意不能熬夜,别喝酒。”

    花明明正端着一杯红酒呢,闻言忙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那要调理一下吗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以后再说不迟。”

    花明明忙道:“别呀,现在就调理吧,我相信方寒你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他心思通透,一下明白了原因,方寒这是怕自己不信,所以想等病情重了之后再治呢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也行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在花明明后背拍了数下,花明明只觉眼前一晃,随后背心传来几股热流,身体一下舒展开来,双眼一下变得明亮几分,好像周围清晰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花明明赞叹。

    他这一回算是真正服气了,看来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收手:“别喝酒,也别吃油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花明明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算你运气好,要不是碰上方寒,你就等着吃苦吧!”

    花明明笑**的点头:“我的运气一向不错,总能碰上贵人!……方寒,今晚我请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没客气,对这些公子哥不必客气,否则他们反而觉得不给面子,为人不爽利。

    耿星道:“方寒,凭你这一手医术,还有这一手功夫,足够女孩子投怀送抱的了!”

    他方才看到了方寒的出手,真如鬼魅一般,一闪就拍出几巴掌,这么快的速度谁能避得开?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个世道功夫最没用了,女孩子不喜欢的,医术嘛,也不是稀奇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难道我就不能像你一样?”耿星摇头叹道:“我接触的都是一些庸脂俗粉!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就习惯了庸脂俗粉,那一套对付好女孩才不管用呢,还是省省心吧!”

    耿星道:“江妹妹,我想找个好老婆,你就不能帮帮忙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把好女孩推进火坑呢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行啦,你们两个别打扰咱们吃饭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对不起了。”两人好像刚省悟过来一般,忙道歉道:“打扰了二位吃饭,做了电灯泡,真是对不住!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笑**道着歉退出了房间,关上门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你这两个朋友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两个家伙还算没坏透!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搭理就别搭理,他们不敢说什么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个花明明确实肝有问题,要不是发现得早挺麻烦的,有遗传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**死得早,他爸倒还挺健康的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不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找刀剑,他们也出了不少的力。”江小晚道:“要我一个人找,可找不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个好汉三个帮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后,江小晚不想这么早回去,于是去看了一场电影,快到十二点才回到江家。

    方寒仍没忘了练功,龙息术是恢复圣力的根本手段,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方寒正在树林里晨练时,江小晚从屋里来到他跟前:“郑伯打电话来了,想把虎符送给你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;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感觉好了,所以先送给你东西呗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摇头:“我不能收,这东西挺贵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贵重有他的命贵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一样的,……这样罢,我先借用几天,以后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江小晚点点头:“我去给你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继续练推云掌。

    江承道:“你们又捣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    “郑伯得了一种怪病,方寒给治好啦。”江小晚道:“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事呀!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一两酒就治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他是受煞气侵蚀,身体发寒,而那酒恰是补肾阳的,最能驱寒,一杯下去就见效!”

    江承点点头道: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最知道方寒的药酒效果,确实补肾阳极佳,有回春之妙,一杯酒下去就解了寒气也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郑,就跟他说过,古玩不能摆在家里。”江承摇摇头:“他偏偏不听,太痴迷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我先走啦!”江小晚招呼一声,钻进卡宴里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这丫头,现在一门心思在你身上,连我这个当爹的不放在心上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姐是热心肠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热心肠?”江承摇头失笑:“这丫头才冷漠呢,也就是你,换了别人试试!”

    方寒不敢再说了,看出师父吃醋了,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**,一定要吃醋的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江小晚回来了,拿出一个方匣递给方寒:“他说了,你想玩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,反正他留着也觉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“郑伯很感谢你呢,说终于睡了一个好觉!”

    方寒拿起这虎符,很快到了静室,准备摸一摸这煞气的虚实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