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1章 虎符
    两人进了屋,江小晚指了指八仙桌上的两个木匣子,方寒上前打开一瞧,分别是一柄刀与一柄剑,绣迹斑斑,寒气凛冽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:“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功夫,够不够?”江小晚坐下来,倒了一杯茶,笑**的道:“你不会有危险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多多益善,没有别的家要辟邪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一家呢。”江小晚道:“郑老头,是个古董玩家,现在病了,一直找不到病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你脸色还好啊,老爸怎看出你不对劲了?”江小晚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外强中干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江小晚讶然道:“你能起死回生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个时辰之内,再晚了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了不得了!”江小晚笑道:“看来你真成神仙之流了,练功还能练到这程度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方寒道:“功到自然成,师父要是**有成,也能达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老爸说他老喽,很难追上你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有你在,我倒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:“这个给你,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接过了,笑道:“护身符?”

    方寒讲了一下它的用处,叮嘱她随身戴着,千万别摘下来,否则没用了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方寒,你这护身符给了几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没几个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收下了?”江小晚歪头笑道:“这很容易让人误会啊,不是男女朋友怎能收这个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没办法,只能做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收下啦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再怎么说小命最重要!……你这一阵挺风光的呀,美女作家的初恋**,赵雪怡的绯闻男友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这些记者够无聊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罗亚男的初恋?”江小晚兴奋的追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,她当初把我甩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更兴奋了:“她为什么甩了你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我说小晚姐,我被甩了你挺高兴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被女人甩,真稀奇嘛!”江小晚笑道:“听着真解恨呀,说说嘛,到底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道:“女人的心思谁能猜得到,尤其罗亚男的,更是变化莫测,我懒得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被这么个美女作家甩了,也挺不错的。”江小晚轻笑道:“起码你现在更出名了,花花公子呀,我周围那些臭家伙们挺推崇你的,觉得你手段了得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我真没什么手段,一切只能说是巧合,缘份吧。”

    “赵雪怡那边是真的?”江小晚又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海蓉最知道情况了,我只是救赵姐的妈妈,所以要住在她家,偏偏记者们乱猜乱想,硬生生把我们凑成一对儿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确实有这本事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好吧,你快练功吧,等吃过饭去找郑老头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拿起两个木匣子来到了静室,开始吸纳煞气,驾轻就熟,煞气被吸纳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方寒从入定中醒来时,长舒一口气,圣力已经补充了两环,还剩下两环需要慢慢补充了,急不得。

    阳光照在窗户上,映亮了屋子,柔和而瑰丽,一看就知道是夕阳,竟然大半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举步出了静室,来到正屋时,江小晚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到他出现,忙抛下杂志:“怎么才出来啊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久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抬腕看看手表:“六个小时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行吧,去看看郑家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还没吃午饭呢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方寒摆手道:“晚上一块儿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江小晚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屋,来到树林边,卡宴正停在那里,江承正在练剑,看到两人扬声道:“晚上早早回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不吃啦!”江小晚道:“我跟方寒在外面吃!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江承摇摇头道:“好吧,慢点儿开车!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!”江小晚不耐烦的答应一声,拉开车门进了车,方寒冲江承笑笑,示意不必担心,也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卡宴冲下了山,来到京师中心一座别墅区内,停在一座别墅前,上前按了门铃,很快一个矮胖的老头出来开门。

    他身穿着旧羊毛衫,裤子也不显新,站在人群里就是平民百姓,一点儿看不出富贵气象。

    “郑伯!”江小晚挥挥手:“高人到啦!”

    郑伯脸色发青,脚步虚浮,一看就知道身体不好,他露出微笑;“高人请来啦?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方寒,面露疑惑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是高人!”江小晚道:“人不可貌相,是不是觉得他太年轻了?”

    郑伯点点头:“有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就知道厉害啦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大门拉开,两人随郑伯进了屋,一进屋,古朴之气扑面而来,旧地毯,紫檀茶几,黄花梨沙发,古朴而贵气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咋舌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,这些个家伙,拿出一件来,足够平常人一辈子赚的了。

    郑伯请两人坐下,小心翼翼拿出一包茶来,沏上之后,清香扑鼻,方寒赞叹:“好茶!”

    郑伯露出微笑:“小兄弟也懂茶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谈不上懂,随便喝喝,能尝出好坏罢了,其余名目可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喝茶了。”郑伯叹道:“都喝什么咖啡,真是莫名其妙嘛!”

    “郑伯,我就喜欢咖啡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好啦,让方寒给你看看吧,他可是国手!”

    “麻烦小兄弟了。”郑伯笑着伸出手。

    方寒搭上他手腕,片刻后点点头:“是煞气入侵,去医院检查不出病来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个医生,个个号称什么专家,医术精湛!”郑伯哼一声道:“根本徒有虚名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小晚姐,从师父那边讨来一杯我那药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你去吧,我才不碰这个壁!”江小晚忙摆手道:“他宝贝得不得了,根本不容我碰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治病的,师父能答应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江小晚无奈的道:“我让人送过来!”

    她挂了一个电话,吩咐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什么毛病?”郑伯问。

    方寒解释了一下,是煞气入侵,五脏六腑都受了影响,但又没引起器变,所以医院检查不出来,中医能查出来,只以邪气论之,但煞气与邪气又不一样,所以很难治好。

    “我吃不少的药,没用!”郑伯摇摇头叹道: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后来我听老罗说,小晚你有一位高人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罗叔嘴巴就是藏不住事儿!”

    郑伯道:“小伙子,我的病真能治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没问题,……不过你这病的病因要找到,煞气不除,早晚还要恢复原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郑伯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煞气是根源,你周围可有什么刀剑之类的兵器?”

    “兵器……”郑伯想了想,皱眉道:“好像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摇头:“不应该,煞气来源无外乎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感应到吗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那只能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说话间,外面传来门铃响,郑伯开了门,很快进来一个小伙子,二十余岁,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“江总,东西来了。”他双手捧着一个小酒瓶,约有二两左右。

    江小晚接过来,递给方寒,摆摆手道:“行啦,没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江总。”小伙子恭敬的点头退下去,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的助理。”江小晚不在意的道:“还有几分眼色。”

    “挺帅气的小伙子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撇撇嘴:“还好吧,不算太笨,能耐有限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太苛求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江小晚不在意的道:“尽量吧,看到笨家伙我就不由自主的生气,想要发火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一看就知道人家挺怕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他呗,干得不好就炒了他!”江小晚撇撇嫩唇道:“这酒一下喝下去就行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郑伯,喝了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郑伯打量着这一小瓶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我自制的药酒,一直孝敬师父的,你这病用这酒最好,只要一点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江司令?”郑伯笑道:“那怎么好意思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我爸一天到晚喝这个,说妙用无穷,我想喝他不让,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妙用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郑伯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郑伯一听是江承喝的,也就放心了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脸色一下涨红,好像喝醉了一般,随后又打了个嗝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酒!”郑伯赞叹道:“浑身暖和,好像泡在热水里,真是好酒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煞气应该没问题了,我看看它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微阖眼帘,片刻后目光落在身后的博古架上,那里有一个小方匣子,看着巴掌大小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木匣:“这匣子里装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一枚玉玺。”郑伯笑道:“据说是战国时期的玉玺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煞气是它发出来的,好厉害的煞气!”

    “是它?”郑伯忙起身拿过木匣,打开来是一枚白玉做成的玉玺,刻着四个古朴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战国时期有玉玺吗?”江小晚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接过来一瞧,赞叹道:“好厉害的煞气,怕不是玉玺,可能是虎符。”

    “虎符?”郑伯讶然道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做为古玩收藏家,他当然知道虎符的样式,这玉玺可不像虎符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模样不像,看煞气应该是虎符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东西?”郑伯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也没觉得太冷呀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这煞气太强烈,反而凝成一团,平时不觉得冷,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散发出来,……用通俗的说法就是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得驱除掉煞气,不然很麻烦!……郑伯,这间屋子一直很凉快吧?即使是夏天,也不会觉得热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郑伯点点头:“我一直以为是地气的原因,难道是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虎符每到子时会散发煞气,平时却不会显露,所以觉察不出,其实屋子已经被煞气侵蚀,凡是石质的家具都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郑伯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今天先到这里,过两天再来拜访吧,小晚姐,咱们先回去吧,我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江小晚痛快答应了,她虽不知方寒为何突然告辞,却知道他一定有原因,过后再问就是。

    方寒与江小晚告别郑伯进了卡宴,江小晚开车时,漫不经心的问:“怎么忽然要走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他的病好了,再说不迟,要不然他半信半疑的,可能还担心我看上了他的虎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东西真那么邪乎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厉害的东西,我想得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吸了煞气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方寒摇摇头,看着一掠而过的风景,沉吟道:“需要慢慢的消化,不是一般的煞气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这虎符有了自己的精神,有了自己的灵姓,想要吞噬掉没那么容易,一个不好甚至可能反噬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到了一家大酒店,方寒没多问,随着江小晚来到一雅间内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约有八十来平米,屋顶铺满了水晶灯,将屋内映得通明而柔和,中间摆了一张大大的紫色圆桌,方寒与江小晚坐下只占了桌子一小块儿地方,显得人很娇小。

    江小晚一口气点了三十几道菜,也只有这么大的桌子才能容得下,她已经知道了方寒的胃口。

    方寒没客气,一边吃饭一边说话,柔和的音乐在屋里飘荡着。

    江小晚脸颊绯红,娇艳如花,目光似乎不敢与他对视,方寒暗自疑惑,随后警醒,暗道小晚姐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?

    正在这时,敲门声响起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