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0章 事后
    两女扶他到了王莹的宝马越野,王莹则扶着罗亚男,王莹开车,他坐在副驾驶位子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她们都在他别墅住下,先不回宿舍了,刚才的一幕还震撼着她们。

    一个死去了的人被复活了,这委实打破了她们的常识。

    方寒已经回到练功室**龙息术,李棠又跟她们三个开车出去,买了几大包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会变得胃口大开,是寻常的数倍。

    一买完东西回来,她就钻进厨房,三女帮忙,罗亚男这会儿丝毫没了虚弱感觉,反而精神健旺如常人。

    “要做这么多吗?”王莹看着满当当的食材,笑道:“大伙吃不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道:“他能吃得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王莹笑道:“他虽说胃口大,可这么多东西怎么可能吃得下!”

    再大的胃也装不下这么多东西呀,胃的大小是有限的,这些东西足够填满十几个胃的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现在需要食物补充能量,很吓人,待会别吓着你们,这回他可是受累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确实累得不轻。”王莹点点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与宋玉雅也过来,宋玉雅已经检查了罗亚男的身体,确实没问题了,与健康人无异。

    虽觉得奇怪,但经历了先前的奇异事件,这点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瞪一眼罗亚男,罗亚男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累你们受惊了,对不起啦!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你差点儿没命知不知道?!”

    罗亚男点点头:“真是从阎王殿里走一回啊!”

    “刚推出来时,你真的没气了,是死了,方寒硬生生把你抢了回来,很神奇!”宋玉雅摇头叹道:“你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我这回终于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了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其实挺舒服的,好像有一道光照过来,自己变轻了,融进这道光里,心里很愉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莹讶然道:“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害怕,反而很舒服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好像要回家的感觉,原来死亡真的没那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吧你!”李棠嗔道:“你不害怕,咱们害怕死了!……看看王莹的眼睛肿成什么样子了!”

    王莹一直流泪,眼睛哭得红肿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王莹不好意思的道:“刚才真的是吓死人了,罗亚男,你怎么喝那么多的酒啊!”

    罗亚男无奈道:“只喝了一点儿红酒,没想到出门被风一吹就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借酒浇愁吧,是方寒惹了你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叹道:“那倒不是,就是觉得压力很大,想喝点儿闷酒,还挺有节制的,没想到真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想喝酒找咱们陪着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知道啦!”

    “我看方寒挺内疚的,觉得是他的原因才让你喝醉了呢。”宋玉雅抿嘴笑道:“别告诉他真相,要不然还不知怎么生气呢!”

    李棠笑着点点头:“这话不假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暗自叹了口气:“我跟他道歉,他不怎么在意,我挺生气的,所以喝了点儿酒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说实话了吧!”李棠白她一眼:“你们作家就是这么多愁善感,跟他置什么气!”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道:“他气人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李棠笑起来:“这倒也是,他气起人来真恨人!”

    四女一边说话一边作饭,都有几分手艺,厨房又宽敞,每个人做几个菜,很快满当当一桌子菜摆上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李棠,方寒用的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王莹与罗亚男都抬头看李棠,她们实在很好奇,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方法听也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心电复苏,而是人真正的咽了气,宣布死亡之后的事,很离奇很玄幻,听也没听过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!……他那玉佩倒是知道,是他亲自做的护身符,据说能够替人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护身符?”三女沉吟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应该是练的功夫的一种吧,神神秘秘的,他不说我怎么知道,我一向反对他练武,他根本不会跟我多说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该反对!”宋玉雅道:“瞧瞧这本事吧,他已经脱离了武功的范畴了,可能类似于佛道之流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是挺好,可他**时太危险,时不时出状况!”李棠摇头道:“我整天提心吊胆的!”

    “他福大命大,绝对没问题的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叹道:“但愿如此吧,我是拗不过他,只能离他远一点儿,免得这么担心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!”宋玉雅明白了,笑道:“所以不想住一起?”

    李棠点点头:“有这个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能容忍他有别的女人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我有什么办法!……况且沈姐也是个可怜人,是个很好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伟大的!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爱情是自私的,换了我,绝容不了这个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道:“当初我也这么想,怎能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,根本不可能的事,轮到自己身上就知道了,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身不由己?”宋玉雅好奇的问:“我想你要是威胁他分手,他绝对会老老实实的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李棠摇摇头道:“沈姐被他救过两次命,她已经有了奉献之心,无论怎样都不会怨他,可越是这样,我越不能逼他推开,否则跟她一比,我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人?”宋玉雅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沈姐一直没有成家的想法,原本想一个人过,她爱上了方寒后,就想着反正决定一个人过一辈子,索姓把自己奉献给方寒,不求名份与其他,反正命都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想法还真是……”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轻轻点头道:“这么想倒也没错,救过两次命,命确实是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扫一眼王莹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爱情是自私的,又应该是无私的,与她的想法一比,我还真是惭愧!”

    宋玉雅叹道:“那你只能接受她了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没办法,只能这样,换一种想法其实也不错,就相当于自己是小三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想法够怪的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我也想明白了,在一起快乐就够了,其他的不必想太多,人生的路很长,谁知道明天会成什么样,说不定我很快就变心了呢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叹道:“你只会越陷越深,能变心才怪!”

    方寒有一种奇异的魅力,让女人着迷,一旦靠近了很难自拔,李棠只会爱得越来越深,很难逃得掉。

    王莹睁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听着,罗亚男在一旁看得抿嘴笑,她还真是纯真呢。

    纯真真的很好,可惜再也回不去了,经历了感情的挫折,人很难再纯真,会变得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做好了饭,李棠去轻轻敲门,方寒拉开门出来,浑身大汗淋漓,李棠看了舒一口气,他脸色没那么难看了。

    方寒先去洗了澡,很快出来,坐到饭桌边也不与众女客气,埋头大吃一通,一桌子的菜统统进入他嘴里。

    四女细嚼慢咽,吃得很少,看得目瞪口呆,佩服他吃饭的速度,看着动作很优雅,一点儿没有粗鲁的感觉,偏偏如风卷残云,一会儿功夫把一桌子菜全都吃光了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舒一口气,红光满面,笑道:“你们吃得太慢啦!……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咱们晚上少吃一点儿没关系,方寒,你这肚子怎么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?”

    她看看盘子又看看方寒的肚子,他是标准体形,不显胖不显瘦,即使整个五脏六腑全是胃也装不下这么多东西啊。

    三女都觉得很神奇,奇妙无比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练武之人都能吃,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奇怪你的胃怎么装得下。”宋玉雅摇头笑道:“不符合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练武练到五脏六腑,功能是常人的数倍,尤其胃的消化能力,我一边吃饭一边消化,一盘子饭下去很快消化了,根本没存在胃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宋玉雅点点头,这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你好点儿了吧?”王莹问:“刚才看你脸色很差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一眼罗亚男:“跟阎王爷抢人,能有好果子吃?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谢谢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下次别再这么干了,再折腾一回,我的小命也没了!”

    “下次喝酒就跑你家来喝!”罗亚男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那好啊,喝醉了就在这儿睡下,省得到处跑有危险!……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别碰酒了!”

    王莹与宋玉雅都点头,酒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罗亚男笑吟吟的道:“我算是又欠你一条命了!……唉,李棠,要不我也献身算啦!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白她一眼:“美得你!”

    方寒疑惑的望她,李棠嗔道:“要是大伙都这样,他可就得意了!……好啦,你先忙去吧,我们收拾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你们不用管我,随便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,你刚才用的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是一种秘术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很神奇的秘术啊。”宋玉雅道:“能起死回生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既然是秘术当然不传于世,你们好好玩吧,我先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白他一眼,看他不想多说,也不再多问,想必是一种禁忌。

    她扭头对李棠道:“他可能付出不少代价。”

    李棠横了罗亚男一眼:“他累成那样,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呢!……罗亚男,你的罪过大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那我怎么偿还?要不要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“你又来了!”李棠哼道:“惹火了我,真的收了你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罗亚男笑道:“当小四挺好的!”

    “赫赫有名的作家真要做小四?”李棠斜眼看她:“不觉得委屈?”

    “我命都是他的,委屈什么?”罗亚男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别闹了!”王莹道:“咱们要不要回去呀?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回去作什么!”李棠道:“就在这儿住下,……看电影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四女离开客厅,到了一间屋子,摆设了家庭影院系统,四女好一番争论,终于选了一部爱情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在练功室里**龙息术,这一次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,四环的圣力一下清空。

    龙息术玄妙,随着运转一点一点的恢复圣力,达到四环之后,就相当于圣力容量达到了四环的程度,只需恢复圣力就好,不必冲击环阶,算是容易的,但在那个世界容易,这个世界则不然,无圣力可用,只能一点一点补充。

    他练了两遍龙息术后,不适感稍微弱一点,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江小晚,江小晚懒洋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方寒让她帮忙再弄一些刀剑,他需要更多的煞气补充,江小晚道:“你干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恰恰相反,我做了好事,所以需要煞气。”

    他几个朋友中,数江小晚的能量大,交际广,自己千难万难的事她只需要一句话,当然要找她帮忙了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你做什么好事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见面再说吧,小晚姐,拜托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个周末过来。”江小晚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方寒松一口气,挂掉电话后接着练功,龙息术练到第三遍,再也没力气,于是练推云掌。

    待身体气力恢复,又练龙息术,累了再练推云掌,两者一刚一柔,圣力恢复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远在香江的信力遥遥飞来,对他却是雪中送炭,以前虽觉得小,此时却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周六,他来到江家时,江小晚正在陪着江承在树林边练剑,身段儿轻盈灵动,颇见功夫了。

    方寒上前笑着拍手鼓掌。

    江小晚一身月白绸缎练功服,斜睨他一眼,动作不停,又练了几式之后才停下来收了剑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脸色不太对啊。”江承也穿一身月白练功服,皱眉打量着方寒道: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救人弄的,身体亏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用煞气弥补?”江小晚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走吧!”江小晚转身往屋里走,方寒跟上,江承则接着练剑,不理会两人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