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9章 复活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他正在学校上课,一阵幽香传来,他扭头看去,罗亚男一袭白衫蓝色牛仔裤坐在自己身边,纯净素雅如一朵百合花。.

    方寒冲她点点头,转过身再次听课,一直到下课,两人才离开教室,到了外面一间咖啡厅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她,一段儿时间不见,她更漂亮了,好像多了几分莫名的气质,很动人。

    “恭喜了。”方寒微笑道:“美女作家,全国闻名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炒作罢了,我算什么作家。”罗亚男摇头叹了口气:“我今天是过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:“拿你做小说的原型,又说出来,会给你造成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炒得挺厉害。”罗亚男摇头叹道:“我也没想到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记者们很无聊,随他们去吧,过几天就好了,现在是信息社会,新闻的时效越来越短。”方寒笑道:“过几天大伙就忘了我是谁,李棠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李棠宽宏大量没生气。”罗亚男道:“我提前跟她说过,她答应了,所以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她不介意我有什么介意的,我脸皮厚,没问题,你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赚了不少钱吧?……依我看,很快会有商家找你拍广告了,现代社会哪还有人想当作家,你这一出来,振奋了疲惫不堪的文华市场啊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道:“我不想弄这些,正在考虑下一本书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趁热打铁最好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你想巩固地位,起码需要三本书,好好写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想写一点三角恋。”罗亚男道:“一直写纯真的恋情很难吸引住人,需要更激情一点儿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我还真不懂,你得自己摸索了,关键是怎么写,祝你写得越来越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想跟你弄点儿素材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道:“什么素材?”

    “关于恋爱你算是精通的,而且经历的也多。”罗亚男道:“我就不行了,单凭想象写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你真是太抬举我了,我什么也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懂能有两个女朋友?”罗亚男似笑非笑:“别谦虚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我要是真明白,可能就只有一个女朋友了!……好啦你就别难为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罗亚男摇头叹道:“看来你还记恨着我,不想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是是,我还记恨着你,所以你还是别有什么侥幸心思,找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能有这么丰富的感情经历?”罗亚男摇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摊摊手,露出无能为力的神情。

    罗亚男拿起咖啡轻啜一口,抬头看他:“方寒,你真的还恨我吗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罗亚男,你又来了,恨不恨有什么关系吗?咱们还是朋友,这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点点头:“有点儿吧,这是一个心结,没那么容易解开,可能要恨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露出一丝微笑,甜美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不解的看她,作家的心思还真是难测呢,听到说恨她反而很高兴,很古怪很不正常!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有爱才有恨,说明我在你心里还有一定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初恋嘛,你写得挺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真不可能了吧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凝视她明眸,她不自在的转开如水的眼波。

    “你其实知道答案的。”方寒叹了口气道:“时光不能倒流,人生不能倒带,过去就是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轻颌首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现在名气有了,有无数的粉丝与追求者,还怕找不到称心如意的男人,我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……”罗亚男嘴角提了提,漫不经心的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是让记者拍到咱们两个,那麻烦大了,对你影响很坏,你也算名人了,也要注意一点儿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轻轻点头,一下沉默了,只默默的喝着咖啡,方寒感觉到一丝异样,无奈叹息。

    轻柔的音乐在耳边缭绕,咖啡厅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不妙,放下咖啡,起身道:“我先回去了,你坐一会儿吧,别被记者们拍到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抬头看看他,眼波闪了闪,慢慢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感觉自己挺狼狈的匆匆离开了咖啡厅,很快回到自己别墅,开始修炼起了龙息术。

    一直练龙息术至精疲力竭他才躺下,然后进入龙眠术中,一直睡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明白自己的内力,从没忘记过罗亚男,毕竟是初恋,感觉与感情犹在,却不想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面对罗亚男时,他格外的没有抵抗力,差点儿投降,龙姓的复苏让他对美女的抵抗力大减。

    他理智犹在,美女固然是越多越好,可真正收入囊中的越少越好,否则将来麻烦无穷。

    这个社会流行情妇,大大小小的男人,老老少少,不仅是权富阶层,就是一般打工的也想弄一个情妇,才能彰显男人的威风。

    方寒对这种现象很是不齿,觉得那些都是利益纠葛,没有什么真情,但轮到自己时,却贪心不足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用情于两个女人,心累一倍,而且心一直是虚的,觉得欠了她们太多,总想对她们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还好齐海蓉对他没什么感情,他才好受一些,没那么累,否则三个女人真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用意识的束缚自己,与自己的龙姓做斗争,天下美女尽入怀中这个野心慢慢消散了,太不现实,纯粹是找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起来,方寒心一跳,忽然生出一股不祥之感,忙接过来,是李棠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方寒,快过来,罗亚男不行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忙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出了车祸,正在医院捡救,怕是够呛,你快过来!”李棠焦急的道:“在市立医院!”

    方寒心忽的一沉,好像沉进了冰水里,他深吸一口气忙下楼开了凯迪拉克,一溜烟来到市立医院的急诊楼。

    一来到急诊室就看到了李棠三女,宋玉雅与王莹都在,还有李棠,她们看看方寒,他还穿着一身睡衣呢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沉肃,忙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喝醉了酒,结果被车撞了,出了不少的血,已经抢救了一会儿,可是……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出血太多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有没有办法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慢慢点头:“她怎么会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照理说她出了名,应该兴高采烈才对,可没想到她独自出去喝酒浇愁,真是不理解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她出去见什么人了吧?……我看她临出宿舍好好打扮了一番,好像约会一样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我跟罗亚男中午喝过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见你了?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不是气着她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就是随便聊聊,恭喜一下她的成就,她是给我道歉的,说给我造成困扰了,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急诊室,脸色越来越不好看。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一定是你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她了,她自己一个人借酒浇愁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哪些地方受了伤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道:“脾脏破裂,还有就是头部也伤得挺重,……得有思想准备,这种情况怕是无力回天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沉静,声音沉稳,方寒扫一眼,明白她是强迫自己进入医生状态,不受情绪干扰,她将来会是一个好医生,因为这强大的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李棠走来走去,一脸的焦急,王莹坐在椅子上,双手绞动,紧紧盯着急诊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道:“玉雅,你去跟他们说一声,不用救了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宋玉雅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一口气道:“别白费力气了,不用再折腾她了,放弃抢救吧!”

    “放弃?”王莹不解的道:“怎么能放弃呢!”

    她觉得不可思议,这可是罗亚男呀,即使再危险也要救下去,总有几分希望的,要是放弃了那真的必死无疑,这可是杀人呐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亲自救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救回罗亚男?”李棠皱眉道:“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,你医术是高明,但那是针法,不能代替西医的急救,她流血过多,针法再好能代替血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自有主张,玉雅你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道:“我不去!……无论如何得抢救到底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这纯粹是折腾她,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没用?!”宋玉雅没好气的道:“再怎么没用,总比放弃要好,这可是罗亚男啊!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罗亚男要死去,再也见不到,就觉得心慌,无法接受,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,她一定要陪着她,不让她喝那么多的酒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无奈的看向李棠,李棠摇头道:“一定要先抢救的,方寒,你别自责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他确实自责不已,一是中午的话不该说,原本不想暧昧延误了她找男朋友,现在看来,还是该婉转一些,即使暧昧一些也不要紧,往后躲着她一些就是了。

    再者就是因为顾忌李棠的感受,没给罗亚男护身符,因为护身符需要贴身贴肉佩戴,所以一般采用玉佩形式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,送她们玉佩太唐突了,好像花心大萝卜一般,现在看来自己不该那么多顾虑。

    在他的自责中,时间很快过去,一会儿功夫急救室的灯灭了,两个护士推着车子出来,罗亚男脸被白布盖起来,两个中年医生出来,木然的宣布抢救无效,病人死亡。

    三女顿时懵了,不知所措,方寒点点头,示意他们先离开,然后扯开罗亚男脸上的白布,露出她苍白的瓜子脸,蹙着眉毛似乎正承受着痛苦。

    她确实已经停止了心跳,方寒心下微疼,扭头道:“李棠,玉雅,王莹,别让人打扰我!”

    李棠三女都流着泪,她忙问方寒:“罗亚男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办法救她回来,别让人打扰我!”

    三女怔怔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顾不得,嘴里吐出一串奇异的字符,随后从怀里掏出玉佩,玉佩飘浮在空中,慢慢变亮,最终变得刺眼。

    她们眼前一晃,好像看到四道光环在方寒头顶环绕,四道光环一下落到玉佩上,玉佩陡然光芒大放,好像成为一轮小太阳。

    “啪”玉佩一下碎为粉末,亮光一下钻进罗亚男身体,她们眼前一下变得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其实是刚才太明亮,然后亮光消失,从极亮状态下变成常态,她们眼睛没适应过来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方寒长舒一口气,喘息声粗重。

    她们眼睛慢慢恢复正常,李棠忙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浑身大汗淋漓,脸色苍白,一看就觉得虚弱得一阵风能刮倒,好像一下病了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,示意她不用搀扶,指指罗亚男,三女看向罗亚男,她脸色红润,神情安详的躺着。

    宋玉雅忙伸手按到她鼻前,又摸摸她手腕,惊疑不定的看向方寒:“罗亚男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总算没失败!……把她扶回去吧,不要是了!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紧了?”宋玉雅皱眉,检查一下罗亚男的伤势,开刀的位置只留下一道红线,马上就要痊愈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太过迷妄,她一时没接受,好像做一场梦,可能很快梦就醒了,不管怎样,罗亚男确实不宜呆在医院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轻唤两声,罗亚男慢慢睁开眼,醒过来,左右打量一眼,目光落在大汗淋漓,脸色苍白的方寒身上。

    方寒瞪着她没好气的道:“还不起来!”

    罗亚男坐起来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不是你!……快走吧,我要赶紧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赶紧走!”李棠忙点头:“真不用我扶?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弱!”方寒道,身子晃一下差点儿摔倒,李棠与宋玉雅眼疾手快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行啦,别逞强了!”李棠又心疼又生气,嗔道:“就扶着你走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点点头:“走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