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8章 何人
    主持人问,为什么分手了,书上说的是真的,情到深处反无情?

    罗亚男点点头,可能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,爱情对有人的来说很甜蜜,但对自己来说很痛苦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问,你这么漂亮,男朋友一定很帅吧?

    罗亚男笑着摇头,我觉得挺帅,但旁人觉得一般,弄得我也不明白了,只能说是看对眼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道,我读过你的书,发现你们的爱情很纯真,两个人都有一颗美好的心灵,所以才能迸发出这般美妙的爱情,能说说是以哪个人为原型写的吗?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笑道,现在人家有女朋友了,不宜多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常联系吗?”主持人面露惋惜神情。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我们还是好朋友,情侣做不成还能做朋友,衣不如新人不如故,彼此都熟悉了,相处起来很亲切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没有旧情复燃的想法?”主持人露出兴奋神情,身子前探。

    罗亚男摆摆手道:“过去的就是过去了,就像坐火车错过班次,不可能去追回来,……他现在过得很幸福,我只能祝福他了,尽量不打扰他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的女朋友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吗?”主持人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点头:“知道,我们都是朋友,相处得很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难得,一颗美好的心灵容易吸引美好心灵,你,他,还有他的她,你们都有一颗美好心灵,我很羡慕。”主持人赞叹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微笑:“还好吧,其实爱情这东西需要缘份的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,可能这就是命运吧,勉强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还会再有爱情吗?”主持人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微笑道:“可能很难再如初恋一般的投入了,但每一段感情都是独特的,就像每一道菜的味道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那位初恋男友很幸福。”主持人感慨道:“能与你这般兰心蕙质的女孩谈恋爱是一种福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他可能不觉得幸福,因为当初是我先变心了,对他伤害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后悔过,”罗亚男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,叹息一声:“但事情已经那样了,人生不可能倒带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笑道:“他挺宽宏大量的,换了个男人,一定不会再理你了,更成不了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好人,度量很大。”罗亚男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着摇头:“看过你书的读者们都有一个遗憾,你们最终分手了,感觉非常惋惜,你们应该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没有完美,正因为情深所以无法坚持太久吧。”罗亚男笑道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道:“我现在有一个最大的遗憾,就是不知道男主角到底以谁为原型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娜的目光从电视屏幕上移开,望向方寒,方寒紧锁眉头,好像不痛快的样子,她不由好奇的问:“小方老师,你不觉得自豪?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:“自豪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沈娜赞叹道:“美女作家的初恋情人呐,这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有什么自豪的,这节目还是别让你妈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妈不会吃醋的!”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反正是你们认识之前的事了,有什么可吃醋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摇摇头:“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沈娜笑道:“你也够小心的,这么关心体贴,难怪妈妈死心塌地的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她们练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都很用功的练了!”沈娜道:“个个都身怀绝技啦,看谁敢惹咱们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沈娜忙笑道:“好啦好啦,咱们不会逞狠斗勇的,一定夹起尾巴做人!”

    方寒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出来,招呼道:“吃饭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下了课,让李雨莎过来接他,来到军区总医院,到了孙明月的病房。

    孙明月正躺在床上,脸色还苍白着,柔弱楚楚。

    床边坐着孙朋,正拿一本书读给孙明月听,看到他进来,孙朋忙站起来:“方寒,你可来啦!”

    方寒看他如蒙大赦的模样,笑了笑:“她好点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点了,就是脾气见涨。”孙朋无奈的摇头:“她现在是老大,什么都得顺着她,我要念书给她听,唾沫都干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来到孙明月跟前,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你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孙明月摇头:“蒙着脸呢,打完就跑,大哥也没追上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子弹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孙朋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白布包,打开之后里面是三棵黄澄澄的弹头,略微有些变形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来点点头:“你想亲自抓他,还是我现在就去?”

    “等我好了,一会儿去!”孙明月咬着牙恨恨道:“我倒要瞧瞧他是何方神圣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行,那你好好养伤,保持心情愉悦,别折腾你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斜睨孙朋一眼,孙朋忙笑道:“好妹子,听方寒的没错!……对了,方寒你先坐着,我出去方便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孙朋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病房里只有两个人,方寒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她:“拿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孙明月吃力的伸出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她肋下有伤,一抬胳膊就牵动伤势,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信这个?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是我亲手做的,关键时候能救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那么神?”孙明月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是没用,我拿来干什么?……戴上之后会加速你恢复的,你慢慢体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孙明月收下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替你戴上!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她动作吃力困难,知道她的伤口,拿起玉佩,替她戴到脖子上,孙明月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咳,当我没看见!”孙朋咳嗽一声,忙要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大——哥——!”孙明月娇叱。

    孙明月嘿嘿笑道:“瞧我,真是不识趣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坐到床边,孙明月把玉佩放到衣服里,瞪了孙朋一眼:“你胡思乱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这可不是胡思乱想吧?”孙朋嘿嘿笑道:“你们挺般配的,在一起也挺好,我举双手赞成!”

    孙明月嗔道:“大哥你闭嘴!”

    孙朋忙闭上嘴,好奇的打量着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孙哥你真误会了,这可不是定情信物,只是做为朋友的一点儿小礼物,算是祝贺她劫后余生吧。”

    孙朋歪头看看他,又看看一脸红晕,娇美动人的妹妹,呵呵笑起来:“原来是这样呀,我真误会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方寒你是个大忙人,该干什么干什么吧,不用再看我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估计什么时候出院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吧。”孙朋道:“长好了伤口就能出院,但得休养一阵子,还要去看心理医生,反正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看什么心理医生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孙朋道:“中过枪的都会有心理阴影,一定要通过心理医生来疏导的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我哪有什么心理阴影!”

    “你是人不是神,只要挨过枪的都会有阴影,或大或小而已,况且你还是一个女孩!”孙朋摇头道:“听我的,一定要去看心理医生!……要不然你根本再不会开枪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真啰嗦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孙哥说得对,我先给你调理一下,尽快恢复,还得把那家伙绳之以法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在她前胸口点了几下,然后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待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孙朋笑道:“小妹,不考虑一下方寒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你让我去当小四?”

    孙朋笑道:“像方寒这么出色的,当个小四也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要去你自己去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我对花心大萝卜可没兴趣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可惜喽。”孙朋摇头道:“方寒要是能成我妹夫,那可爽啦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!”孙明月哼道:“他不可能成为你妹夫!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你对方寒不动心!”孙朋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他就是一朵有毒的花,是鲜艳动人,却是带毒的,一沾上就要死,我当然不会碰!”

    “真是胆小鬼!”孙朋道:“一点儿没咱们孙家的志气,先当上小四,再慢慢把那两个比下去多好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道:“你知道那两个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孙朋问。

    “李棠你知道吧?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孙朋忙点头:“现在她可是咱们的女神,部队的伙计们可迷她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一声:“李棠就是他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她们不是分手了吗?李棠不是百合吗?”孙朋吃惊的问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那都是烟雾弹,他们还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我的女神哟!”孙朋长长叹息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说我能争得过李棠?”

    孙朋看看她,无奈的道:“悬!李棠冷艳无双,谁能比得过啊!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还真是见色忘义!”孙明月翻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孙朋笑道:“我这是实话实说嘛!……还有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。”孙明月摇头道:“是个很美很好的女人,与李棠不相上下,她是位画家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方寒艳福不浅呐,有了李棠竟然还能有别的女人!”孙朋摇头感慨道:“我怎么就没那艳福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算了吧!”孙明月哼道:“你就本事,能给我找一个嫂子就不错了,还羡慕方寒的艳福!”

    孙朋叹道:“男人做到方寒这个份上也就知足了!”

    “行啦吧你,接着念书!”

    “啊,还要念啊?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看会儿电视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本书现在很畅销,是一位美女作家写的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好吧。”孙朋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回到家时,华灯已上,沈晓欣与沈娜都在家,沈娜跑下来,递给方寒一份印刷精美的杂志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沙发上扫了两眼,皱眉道:“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这份杂志的封面有一个醒目的标题:“方寒是何许人?”。

    他翻到杂志那页,文章有三页,分析了一下方寒的经历,身份,李棠的男友,后来分手,再是赵雪怡的绯闻男友,到了现在,又浮现出新的身份,美女作家罗亚男的前男友。

    文章里分析了一下这三者的身份,然后疑惑的问,这个方寒到底有什么魅力,竟能与这些难得一见的美女有这些瓜葛,即使那些权二代富二代也做不到这些吧,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武术家?

    到了最后,文章做出一个结论,身为男人还是要练武的,这个方寒相貌平平,而且还是一个学生,就是因为身怀高深的功夫,就能得到这些望尘莫及的美女青睐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这报纸还真够无聊的。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看着他:“小方老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什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分析的怎么样?”沈娜笑道:“我觉得有理哟,可惜这记者还不了解小方老师你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把杂志扔到旁边:“算了吧,纯粹是八卦娱乐,逗人笑一笑的,不能当真,……看来你功课越来越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沈娜笑道:“我现在脑袋瓜越来越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就多练练凤舞术!……这些八卦杂志有什么看的,纯粹是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小方老师,你要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什么荣誉的事,把我当成小白脸了。”方寒摇头叹道:“当作没看见!”

    “明白,不会告诉妈妈的!”沈娜笑嘻嘻的答应:“不过李棠一定会看到的哟,她会不会吃醋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方寒摇摇头,拿起一份卷子准备开做。

    沈娜知趣的上楼,到一半就被沈晓欣喊下来帮忙做饭,知道她功课越来越轻松自如,沈晓欣不客气的使唤她。

    方寒坐了一会儿卷子,抬头想了想,到底是谁要报复孙明月?非要杀她不可,这仇不可轻。

    他能感应到那人的位置,隔着这里并不远,胆子倒是不小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