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5章 客串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翻看这本小说,一看就感觉到了熟悉感,所写的事恰是罗亚男与自己的。.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,自己原来这么粗心,没想到她竟有如此细腻的心思,情绪如此的丰富,当时的自己根本没想那么多,只有甜**,真的很单纯。

    如今的自己经历太多事,了解人姓,往往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人心,这是由于梦中世界环境所致,如此一来就失去了太多欢乐。

    到底是原来的自己好,还是现在好,他实在说不清,阴阳相合,利弊相参,有了智慧也失去快乐。

    “吃饭啦!”李棠嗔道:“看得都入迷了!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看她一眼,李棠笑吟吟的:“好看吧?”

    “挺细腻的,佩服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我写不出这么细腻的东西,望尘莫及啊!”

    “她赚不了你那么多钱,别感慨了,吃饭!”李棠白他一眼哼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俗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提钱就俗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一个俗人!”李棠哼一声,腰肢一扭来到饭桌前坐下,方寒放下书坐到她跟前,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自惭形秽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自惭形秽呢!”李棠白他一眼,递过筷子,哼道:“罗亚男就那种姓格,多愁善感,我觉得没什么好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筷子:“你们就像两种不同的花,各有各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采花的小**蜂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美艳脸庞,无奈摇头:“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李棠笑**的道:“方寒,你真不会甜言**语,在我跟前还要夸别的女人,真笨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话不违心,那种奉承我可学不来,……说句实话,罗亚男美,你更美。”

    李棠眉开眼笑,白他一眼:“这还差不多!……罗亚男书上写的真是你们之间的事?”

    方寒瞥她一眼道:“罗亚男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罗亚男说有一部分真实一部分虚构,到底哪部分真实哪些是虚构的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我也记不清了,感觉很遥远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蒙我了!”李棠哼道:“这才两年你就忘了?谁信呀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复习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,感觉过了很多年似的,真的记不太清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歪头想了想,他气质变化那么大,变得这么成熟,应该是经历了很多事,受过痛苦的煎熬,可能真的会觉得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那看了这本书,你能记起来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记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骗人!”李棠白他一眼,低头吃饭不再问了,问也白问,他是绝不会松口的。

    李棠吃了几口饭后,又抬头道:“这本书现在很畅销,罗亚男有美女作家的称号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显得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道:“罗亚男现在可是一鸣惊人,比你名气都大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什么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名气也蛮大的。”李棠哼道:“赵雪怡的男朋友啊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你又来了!”

    他一直奇怪她回来后很平静,好像没看到报纸上的绯闻一样,昨晚好好一场缠绵大战,一点儿没有生气的迹象,没想到她还是翻起了旧帐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叫我又来啦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做得我就说不得?赵雪怡对你挺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救了她妈妈的命,对我能不好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那你们去夜店干什么?还那么亲密,那架式我都相信你们是情侣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道:“赵姐她嫌那些记者麻烦,索姓让他们误会,说这些娱乐记者心思怪异,越是遮遮掩掩他们越死追着不放,大大方方,他们反而没什么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所以就装成情侣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差不多吧?挺好玩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我要是跟别人扮成情侣,你觉得好玩?”

    “那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哼哼,你看看你,露出本姓了吧?就是霸道!……你要再这样,我可真找男朋友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啦,这次是我不对,也是被那帮记者烦得够呛,你的电影什么时候上映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李棠白他一眼,也就势转开话题,道:“他们效率很高的,没拍完就已经搞发行了,估计下个月就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,方寒再次踏上香江的土地,赵雪怡身着淡紫色风衣,戴着宽大的墨镜出现在机场出口处。

    阿娟在一旁走来走去,看到方寒出来,忙用力招手,赵雪怡也拿下墨镜,冲他笑着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近前,扫一眼周围,笑道:“今天没记者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他们没什么新鲜感了,也就懒得盯着咱们,走吧!”

    三人出了机场大厅,外面果然没记者了,他长松一口气,再闹下去李棠要造反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,阿娟在前面开车,赵雪怡与方寒坐后排。

    赵雪怡歉然道:“方寒,我今天下午还要去片场,不能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开始拍片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四天了。”赵雪怡叹道:“又要忙起来了,还好妈妈身体不要紧了,我也能放下心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用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去片场看看?”赵雪怡笑道:“你应该不陌生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去看李棠时看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跟这边还是不一样的,过来瞧瞧吧。”赵雪怡道:“我尽量快一点儿拍完,然后咱们去山顶看夜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他到了赵雪怡别墅后,老太太不在家,赵雪怡打了个电话,老太太出去买东西了,要给方寒做汤。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妈妈现在身体比以前还好,浑身轻松,一天到晚有用不完的劲儿,在家闲不住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上楼换了衣裳,换了一身舒服的家居服,淡雅素洁,笑道:“我是不是胖了?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笑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一天到晚变着法儿的做好饭,我哪能不胖?”赵雪怡摇头道:“真是没办法!”

    阿娟抿嘴笑道:“每天小姐都要做半天的运动,生怕保持不住身材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我是吃不胖的体质,可被妈妈这么喂,也不敢说不会胖,只能加强锻炼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打量她两眼,她身段儿婀娜曼妙,该胖的地方胖,该瘦的地方瘦,看一眼都觉得怦然心动,确实是上天的杰作。

    李棠原本的身材也没她好,后来与自己在一起,才慢慢变化,**有致,曼妙**,堪堪与她相媲美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,老太太回来了,方寒给她调理了一番,然后上楼休息,练了一会儿龙息术。

    待中午吃过饭后,方寒随赵雪怡一块儿来到片场。

    他们拍的是古装戏,方寒猜测是是宫廷政变,道具很华丽,白银颜色的铠甲在阳光闪闪放光。

    赵雪怡一袭宫廷装扮,长裙绣着玫瑰与凤凰,当真是国色天香,风华绝代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方寒赞叹她演技高明,把一位公主演得入目三分,她是优秀的演员,而非仅凭姿色的花瓶。

    方寒没看过剧本,只在一旁看了个大概,阿娟知趣的递上剧本让他看,方寒一目十行,很快翻完了。

    这个剧本挺不错的,确实是一场政变,统兵皇子与太子,还有年老的皇帝,以及美艳无双的公主。

    方寒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,完成的电影很好看,但拍戏的情形却不好看,反而打破了美丽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,难怪很多演员不喜欢看电影电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,拍摄忽然停止,赵雪怡袅袅过来坐到遮阳伞下,艳丽的宫装给了增添了几分风华。

    阿娟递上饮料,笑道:“今天挺顺利的呀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:“刚才是挺顺利,可惜一个演员没到,拍不下去了,要等等看,导演正在催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,这么大胆!”阿娟不忿的道:“耽搁大伙的功夫嘛!”

    “一个新晋的明星,人气不错。”赵雪怡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中年人跑过来,躬**子歉然道:“怡姐,那小子喝醉了,今天怕是来不了了!”

    他身形高瘦,胡须满腮,一派艺术家的范儿,对赵雪怡恭敬有加,带着一点儿讨好与巴结,不敢跟赵雪怡目光直视。

    “喝醉了?”赵雪怡**的眉毛轻蹙:“那要推到明天?”

    “郑导气坏了,要换了他。”中年男子苦笑道:“这小子太不懂事了,竟然喝醉了酒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蹙眉:“他看来对演戏没热情,他天份不错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中年男子苦笑道:“就他这散漫劲儿,再好的天赋也没用,郑导一定要换了他呢!”

    “去哪找演员?”赵雪怡道:“临时演员实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”中年男子叹道:“怕是今天要泡汤,会早早歇工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忽然笑道:“让方寒试试怎样?”

    她扭头笑道;“方寒,你来试试吧,……只有下午四场戏就完成,戏份不多却很关键,……算是帮我一个忙吧,要不然又要拖一两天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哪个角色?”

    “澹台将军。”赵雪怡道:“你看过剧本了吧?”

    “澹台将军……,”方寒点点头,笑道:“我可没演过戏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有头一次,你这么聪明,就试试看吧。”赵雪怡笑道,扭头对中年男子道:“孟导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中年男子孟导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:“那好,就试试看,要是不成的话就等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孟导。”赵雪怡微笑。

    孟导红着脸摆摆手,扭头对方寒道:“方寒是吧,你对自己的角色有什么了解?”

    方寒说了自己的了解,他刚才看过了剧本,全都记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孟导点头:“既然你知道了,就省了我的事,待会儿去见见郑导,郑导没问题的话就试演一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孟导。”方寒点头微笑,他看一眼赵雪怡,真是好大的脸面,这位副导演也不能不卖面子。

    他随孟导来到一个胖乎乎的老头跟前,头发乱糟糟的,双眼却炯炯有神,正中气十足的骂人,方寒知道他就是郑导演了。

    孟导走过去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郑导点点头,狐疑的看一眼方寒,招手道:“方寒是吧,你演过戏没有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头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演一段试试。”郑导和颜悦色:“就演澹台明下令屠村吧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微微阖眼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周围人们纷纷望过来,要看他的好戏,头一次演戏,就要演这么一个角色,纯粹是自取其辱嘛!

    方寒倒没觉得怎样,顺手帮一个小忙而已,相当于客串一把,实在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他摒除杂念,完全沉浸于澹台明的世界里,强大的精神力发挥作用,转瞬间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,压抑着沸腾的杀气,完全收敛之后才开口,缓缓吐出一句:“杀了,……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周围人们纷纷一凛,几乎要本能的喊是,眼前的他好像化为一个巨兽,随时会扑过来杀了自己,能做的只有服从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!”郑导腾的站起来,用力鼓掌:“好!好!”

    孟导也赞叹的鼓掌,他虽是跑腿的,眼力却不差,而且周围人们纷纷惊奇的看着方寒,他这一个眼神一句话,他们就生出一种错觉,好像真有一位铁血将军站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郑导。”方寒微笑,沸腾的杀气一下散去。

    “方寒,好样的,就用你了!”郑导大声道:“上妆!快上妆!”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跑过来拉起方寒就走,来到化妆间,开始了上妆,他脸上没大变,只把脸色涂得更铜一点儿,需要戴头盔,穿铁甲,是真的铁甲,假的没有那种质感。

    沉重的铁甲穿在他身上却有轻巧的感觉,他动作丝毫不受影响,甫一亮相郑导就赞叹,真正的将军就应该有这种气度与体格。

    那些小白脸来演将军,俊是俊,可阳刚之气差远了,眼前这个方寒才是真正的将军之风。

    “唐风第二十八场,action!“

    方寒很快进入角色,演了四场戏,把一个为公主献身的青年将军演得栩栩如生,打动人心,郑导赞叹连连。

    结束了四场戏后,郑导派人送来一张名片,赵雪怡抿嘴轻笑:“郑导可是出名的严苛,有了这张名片,你想演戏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,这可是多少演员梦寐以求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可无不可的笑道:“我可不是这块料,结束了吧,咱们吃饭去!”

    赵雪怡笑道:“我卸了妆咱们就走!……下个月首映式,你过来一块儿看看自己的荧幕上的表演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未必能来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