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4章 出书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手段的层次还够低的,纯粹是平民百姓的手段,换了自己是姜大风,根本不会用这种容易授人以柄的手段。.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隐隐明白,姜大风知道了自己的背景,所以不敢乱来,只想打自己一顿出口恶气而已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把这些甩到脑后,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时间与心思,还是专注于功课才要紧。

    他正在上政治课时,身边忽然飘来一股淡淡幽香,闻着很清新很熟悉,扭头一看是王莹。

    王莹一身淡粉色的风衣与牛仔裤,秀美可爱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打了个招呼,继续听课,脑海里在想着几道数学难题,发挥了一心二用的本事。

    下课后,他收拾一下书包准备到另一个教室上课,王莹也跟着起来:“方寒,听说你在学校外面遇到坏人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好吧,一群小混混,你这么快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拍了视频发到网上了,还说了你的名字。”王莹摇头道:“是姜大风干的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王莹露出歉疚神情:“没想到他真这么坏,连累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收拾好书包往外走,人们不自觉的让开一条道,看着两人并肩远去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连累什么,小猫两三只,没怎么费手脚。”方寒笑道:“他也就这么来一下出出气,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会不会接着再报复?”王莹道:“他毕竟是副市长的公子,真要治你的话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有些内疚,不该把方寒拖到这潭浑水里的,他再厉害也是一个人,武功再强也敌不过警察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会了,放心吧,你那边没课?”

    “今天没课。”王莹摇头道:“我挺不安的,就怕他会用一些阴谋诡计,真要陷害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?”王莹蹙眉道:“依我看他不是宽宏大量的,挨了你两巴掌绝不会善罢干休。”

    她想到方寒当时甩的两巴掌,确实痛快淋漓,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王莹,你白担心了,我难道是鲁莽之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真的不会报复?”王莹迟疑道,她印象中方寒确实行事稳事,谋定而后动,没有把握绝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说了不会就不会,他也不会再找你了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又麻烦你了!”王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客气干什么,罗亚男正在写一本小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莹点头道:“好像已经出版了,语诗帮忙联系的出版社,小说写得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过?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好像有点儿你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忙问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男主人公跟你挺像的,讲了一段儿初恋的故事,可能是你们两个当初的事吧,所以罗亚男一直不好意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起眉头,两人之间的事好像没什么可写的,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,都是上课下课,偶尔目光相撞,甜蜜无限,但也仅仅是目光的交流而已,甚至没说几句话,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可写的,想必所有的初恋多数都是这样吧,很平常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很快出版了,等你买一本看看吧,或者让她送一本,写得很细致动人,我看着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那倒要拜读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的书可能无法像你那么赚钱,你们根本是两路人,但写的确实挺好的,很动人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王莹跟着他一块儿上课,有幽香相伴,王莹在一旁读书,方寒感觉时间格外的快,很快上完了课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“去你们食堂吃吧。”方寒道:“我们这边的伙食差远了,去你们那边吃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请客了。”王莹道:“去天水阁吧,那边现在不会太闹,算是我答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笑道:“还是算了,等有时间叫上她们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怕李棠误会?”王莹斜睨他,抿嘴笑道:“你还挺自觉的嘛,难得!”

    她觉得别的男人巴不得多跟几个女人暧昧,好像游戏一样,很刺激有趣,方寒却偏偏不一样。

    说他不好色吧,他现在有两个女朋友,说他好色吧,他明明又很专注,从不招蝶引蜂,很注意保持与别的女人的距离,像自己与宋姐还有罗亚男,他都刻意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走吧,你们学校的食堂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王莹白他一眼嗔道:“真是胆小鬼!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来到海天大学的食堂,打过饭菜后,面对面坐着一块儿吃,看着像情侣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,忽然旁边有一声轻笑:“王莹!”

    王莹扭头一瞧,是一个清秀的少女,是她同学孟菲菲,忙道:“菲菲,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孟菲菲笑眯眯的摇头,打量一眼方寒:“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就是朋友。”王莹忙道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孟菲菲笑眯眯的点点头:“明白明白!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孟菲菲笑道:“我也没说假的呀,好啦好啦,你们吃吧,我就不打扰啦!”

    “菲菲!”王莹嗔道:“你真是的!”

    孟菲菲摆摆手,娇笑一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认准了,你再怎么说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怕她到处说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不正好嘛,让大伙都死心,不会再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认识你的!”王莹嗔道:“他们会乱嚼舌根,你跟李棠那样,再加上我,净教别人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随他们说吧,不理会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李棠误会。”王莹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她不会的,放心吧,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王莹瞪他一眼,无奈的摇摇头,低头接着吃饭,他一幅大咧咧的样子,岂不知女人都是小心眼的。

    李棠真要听到他与自己在一块儿,一定会生气的,李棠是个大度的人,但爱情却会让她变小气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方寒送她回了宿舍,要把她男朋友的事情坐实了,免得再出另一个姜大风。

    他打姜大风立威,是为了杀鸡儆猴,要不然的话,倒下一个姜大风,还有另一个姜大风,无穷无尽,王莹实在太招人喜欢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上午,方寒到了天方马术俱乐部,他一出现,赵语诗马上出现在他跟前,神情沉重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穿着黑色职业套装,看着精明干练,女强人的气息浓烈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耷拉着脸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赵语诗横他一眼:“你还知道过来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前一阵有事,这边没出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万一真的有问题,赵语诗绝不会放过自己,一定会打电话过来找,所以这句话纯粹是客气。

    “有一匹马病了,你来得正好。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这个老板当得太悠息自在了吧,一天到晚不见影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赵语诗摇摇头道:“脾气暴躁,不让人靠近,也不喜欢吃食儿,一天一天瘦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几天了?”方寒皱眉,往马厩走过去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公母?”

    “公的。”

    “刘博士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什么。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因为不让靠近,不能详细的检查,所以只能初步判断,可能是扎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扫她一眼,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我正准备给它上麻醉呢,你就来了,不正好嘛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两人已经到了马厩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的别墅差不多了,毛坯已经建好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看看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一匹!”赵语诗来到一匹枣红马前指了指:“看看,瘦了不少吧?真是急死我了!”

    这匹枣红马很高大,但毛色黯淡,双眼却炯炯,透着一股傲气,好像斜睨着他们一般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打开马栏跨进去,顿时枣红马打了个响鼻,朝方寒逼过来,双眼冒着凶光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轻轻拍拍它额头,它目光一下温柔下来,翘起的尾巴又放下来,甩来甩去。

    方寒按着它额头,片刻后抬起头道:“有点儿问题,需要调理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胃有点儿问题,可能是吃了什么坏东西,胃不安则体不合,脾气自然不好!……谁负责这匹马的喂养,好好查一查!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。”赵语诗点点头:“我会处理的,你调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掌在它身上拍了几下,点点头,离开了马厩,与赵语诗来到一座别墅跟前。

    别墅只有毛坯,并没装修,显得很简陋,不过方寒能看得出它的精致来,与赵天方的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赵语诗打量着方寒的脸色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还好吧,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松了口气:“你满意就好!……再过一个月就能住了,到时候你就过来住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时间就过来,你最近没去看李棠吧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去了一次,过两天她就要杀青了,很快回来。”赵语诗道:“你想她啦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想李棠出去拍戏了?”赵语诗笑道:“你这个男子汉大丈夫后悔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有点儿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少拍几部,反正不缺钱。”赵语诗道:“等她碰上心痒难耐的剧本再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一丝笑意:“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李棠在也有坏处。”赵语诗笑吟吟的道:“你能一分为二吗?同时陪两个人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不劳挂心!”

    “花心大萝卜!”赵语诗撇撇嘴哼道:“我真替李棠冤得慌,她凭什么非要跟别的女人一块儿分享你呀?你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这是个人的私事,你不是李棠,何必替她多想,好啦,我要去骑马,你忙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心虚吧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可得小心了,哪一天李棠真得受不了一定会离开你!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借你吉言!”

    他说罢转身离开了,赵语诗用力在空中捣了几拳,虚砸了他几下出一口恶气,这个家伙太气人了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再次进入香江,赵雪怡亲自机场接他,阿娟在一旁跟着,三人一块儿出去时,仍是记者云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他不让赵雪怡过来,她偏要亲自接,不在意绯闻,两人如今的绯闻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赵雪怡亲自来机场接他,将这场绯闻炒得越发火热,记者们绞尽脑汁,把两人的关系写成如胶似漆,好像赵雪怡与他一曰不见如隔三秋,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,所以亲自到机场迎接,不顾镜头。

    三人坐上车后,方寒苦笑:“赵姐,何必呢,不用这么客气的,我直接打车过去就好了,或者让阿娟过来接我,你不必亲自出马的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:“不行,我要亲自接你,……怎么样,这一路还顺利吧,累不累,先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飞机的起落尤其敏感,受的罪比常人更大,还好能够迅速调节,才能保持脸色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下个月我也要开工了。”赵雪怡道:“妈妈能好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!……赵姐要拍什么电影,什么时候放映,到时候到电影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首映式你能不能陪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估计要暑假。”赵雪怡道:“胡导的戏很快,往往一个月就能完工,再加上别的时候,暑假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暑假的话他倒是有空,不能推辞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的功夫,很快到了赵雪怡的别墅,他动手调理一下老太太的身体,她确实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有方寒的调理之妙,还有护身符之威,老太太的信愿坚定,方寒敬益不少,圣力大增。

    他增加圣力的法门除了龙息术与煞气,如今又添加了愿信之力,愿信之力效果十足。

    可惜两三个人远不能使他突破四环,需要更多的煞气,还有龙息术的不间断努力。

    四环突破到五环需要的圣力庞大无比,他迟迟不能满足,需要特殊的机缘才有可能,否则,起码得练上三四年。

    圣骑士的环阶越往后越难,甚至到了后面就是天堑,几乎无法攀登,让多少圣骑士忘而却步。

    方寒却不能不往上爬,想要施展大复活术,需要九环圣骑,难如登天,但他如今成了圣骑士,却不急了,父母的魂魄不会散去,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能达到九环,施展大复活术。

    他挺迷茫,在这个世界真能达到九环吗?原本的世界圣力无穷无尽,想达到九环圣骑都难之又难,现在这个世界,圣力需要自己一点儿一点儿的积攒,更如登天一般。

    老太太睡下之后,方寒坐到沙发上休息,赵雪怡与他闲聊着,看他神色疲惫,忙让他快休息。

    方寒也不再客气,躺了一会儿,直到晚上才醒过来,吃了饭,赵雪怡拉着他出去玩,见识一下香江的夜生活。

    她平时的晚上也不大出去,觉得没意思,越在热闹的地方越觉得孤寂,还不如呆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看书呢。

    方寒来了之后,她有了十足的安全感,又有他相伴,所以想见识一下香江的夜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几家酒吧才回到家,尽兴而归,觉得彼此之间更亲近了,而且记者们没消停,两人留下了许多照片。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直接离开了,让赵雪怡依依不舍的,他陪在身边确实很舒服,既充满安全感又有充实感,可惜他是有女朋友的,不然留在身边也不错,即使不是男女朋友也挺好。

    方寒在飞机上时便看到了自己与赵雪怡的报导,把两人真写到一起了,绝对真实无疑,说得有鼻子有眼的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叹口气,李棠看到这消息不知道会不会又闹,她即使知道不是真的,看到这个也不会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天清晨时分,他离开李棠下了床,来到练功房做完了早课出来洗过澡,然后下楼在沙发上坐下时,看到一本书正放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书是崭新的,封面是一个校园,一男一女两个背影正走在校园的小路上,看着很有青春美好的感觉,《那年初恋》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作者,竟是罗亚男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挑,扬声问:“李棠,这是罗亚男的书?”

    李棠坐厨房里出来,戴着围裙,笑眯眯的道:“不错,罗亚男送给你的,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过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很温婉动人,好书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我不看这种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看看。”李棠哼一声道:“男主角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的?那谁是女主角?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着他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她自己吧?”方寒皱眉道:“照理说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几个人的缩合体。”李棠哼道:“有我也有她,还有沈姐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道:“那倒要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吧看吧!”李棠哼一声转身又进了厨房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