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3章 权势
    “他真是你男朋友?”刑静名字与姓格截然相反,不但不静,反而很活泼,笑**的问:“我看不像呀!”

    孙颖姓子很安静,这时候也欢快得很,笑道:“我看挺像的,你没看王莹看方寒含情脉脉的,真是酸死人!”

    “这方寒其貌不扬,虽然有点儿家世,可也不至于迷住王莹吧?”刑静笑道,她可是知道王莹乖巧是乖巧,可眼光很高,一般人绝看不上眼,这方寒相貌平平,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。.

    王莹白了两人一眼:“你们瞎说什么呀!”

    孙颖笑道:“王莹,老实招了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他?”王莹问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明星不成?”孙颖摇摇头:“没听说过这句人呀,方寒……方寒……,咦,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刑静忙抢着说道:“与赵雪怡闹绯闻的那个方寒!”

    王莹点点头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刑静道:“他好像还跟李棠是男女朋友,后来被李棠甩了,又跟赵雪怡搭上了,很厉害呀!”

    王莹嗔道:“什么甩了不甩了,你们别乱说!”

    “这可都是报纸说的!”刑静笑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……李棠很漂亮,怎么会看上他,就因为他功夫厉害?”

    她们都是喜欢八卦娱乐的,对娱乐圈的大小事件如数家珍,刚看到方寒时从没想过眼前这个方寒就是那个方寒,经王莹一提醒她们一下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能跟两个大美人闹出绯闻,一定有独特的本事。”孙颖沉吟着说道:“王莹,他真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报纸上的八卦,没一句是真的。”王莹摇头说道:“他跟赵雪怡根本没那回事,就是普通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李棠呢?”刑静忙道:“他们是真分手了吧?”

    王莹迟疑一下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她们其实都知道方寒与李棠是怎么回事,两人是在过家家呢,表面说是分手,其实还在一起。

    刑静道:“那他跟你是真的男女朋友?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李棠不是一个宿舍的吗?”孙颖皱眉道:“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是朋友,不要紧的。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孙颖叹息一声,摇头道:“唉……,真是厉害呢,能得到王大小姐的心,可不一般!”

    王莹白她一眼道:“什么呀!”

    刑静娇笑道:“不错不错!王莹你眼光老高了,一般的男人哪能入得了法眼,怎么就看上他了?”

    “他很好的。”王莹道:“成熟稳重,很深沉,一点儿不肤浅不偏激,非常优秀!”

    “可惜相貌差了点儿。”刑静摇摇头:“还以为你会找个帅哥呢!”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那些帅哥多是虚有其表,肚里空空,比方寒差远了!”

    孙颖抿嘴笑道:“那倒是,你看不上那些肤浅幼稚的家伙,他看着确实挺成熟稳重的。”

    刑静道:“他没了父母,家里也没钱,就成绩好一点儿,将来毕业了难道要接你老爸的班儿?”

    方寒的家世被报纸翻来覆去的报导,都成了一个[***]丝逆推女神的典型,她们都知道。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道:“你们其实不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他很有志气,不想依靠伯父?”孙颖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凭他的本事,没把爸的公司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能赚钱?”刑静好奇的问:“能赚多少啊?”

    王莹摇头道:“不知道,取决于他想赚多少,他对钱不那么在意,只要够用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挺有本事的!”孙颖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忽然生出一丝怅然,叹道:“好啦,不说他啦,你们呢,这次旅游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转一圈呗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功课呢?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,到快考试前突击一下就行了,六十分万岁嘛,这些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,出了学校根本一点儿用不着!”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,大伙都这么想,只有方寒例外,那么用功的读书,越发与众不同,深沉厚重。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姜大风开着宝马横冲直撞的回了家,醉醺醺的,走路摇摇晃晃,进了别墅就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保姆忙跑过来扶起他进屋,来到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沙发上已经坐了一个中年在看报纸,戴着眼镜,儒雅翩翩,气质又威严肃重,淡淡看着姜大风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姜大风一怔,醉眼看到了他顿时清醒了几分,忙站直了:“你……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姜成钧淡淡看着他:“又跟狐朋狗友出去喝酒了?……脸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给人打的!”姜大风愤然哼道:“爸,这次不是我欺负别人,是别人欺负到你儿子头上了,不出了这口气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“谁打的?”姜成钧皱眉。

    “方——寒——!”姜大风死死着牙,面目狰狞,肌肉扭曲:“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姜成钧皱眉道:“你怎么跟他起冲突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追一个女生,他却多管闲事!”姜大风哼道,忽然打了个酒嗝,身子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姜成钧皱眉道:“小梅,给他做点儿醒酒汤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清秀的小保姆答应一声,忙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姜大风**的坐到沙发上,愤愤骂道:“姓方的,我跟你没完,不把你整得生不如死如不姓姜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姜成钧哼道:“你说的都是什么话!……别以为我是副市长你就能随心所欲,肆无忌惮!”

    “爸,我都被人欺负了,你还要骂我?!”姜大风叫道:“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混帐话!”姜成钧哼道:“别胡闹,否则我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胡闹了!”姜大风不服气的叫道:“我追女生怎么啦?我又没用强,就是送一束鲜花,姓方的就敢这么打我,他把没把你这个副市长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打你?”姜成钧哼道:“别糊弄我,他再冲动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打人,你一定是染到他了,是不是?……哼,你这张臭嘴挨打就是轻的!”

    “哼,他说王莹是他的女朋友!”姜大风冷笑道:“是女朋友又不是老婆,只要没结婚我就能追求,凭什么不让我追!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男女朋友,你还是算了吧!”姜成钧哼道:“要是那个女孩愿意还好,不愿意的话,你干什么扰了人家好事?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姜大风不满的道:“你不是说过,人活在世上一切都要靠自己争取,容不得退缩,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怎么啦,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姜成钧没好气的道:“你还缺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都是逢场作戏,这一次不是!”姜大风忙道:“我是真的很喜欢王莹,想让她做我老婆!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姜成钧摇头道:“这次你就老老实实的放手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姜大风大声叫道:“我难道怕了姓方的不成,我定要收拾得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姜成钧冷笑道:“你知道他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孤儿嘛,无权无势无父无母,收拾他小菜一碟!”姜大风哼道:“胆子不小,敢打我,那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姜成钧皱眉道:“越说越没谱了,还受死!……这个方寒有两个师父,一个是葛思壮,从前的营长,现在升官到首都军区了,师母是周将军的女儿,还有另一个师父江承,是省委一号书记的父亲,你还敢动他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姜大风瞪大眼睛,吃惊的道:“他不是孤儿吗?”

    “孤儿又怎样?”姜成钧摇头道:“孤儿又如何不能有权势,你要是真动了他,我的位子就保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罢……”姜大风迟疑。

    姜成钧道:“你想为了一个方寒,把我的位子丢掉呢,还是忍了这口气,保住我的位子?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姜大风忙道:“不会这么严重吧?他不就是徒弟嘛,徒弟又不是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“江书记的父亲只有这么一个徒弟,视若亲子。”姜成钧摇头道:“所以呀,你那些心思还是抛掉得好!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!”姜大风大叫一声,恨恨的捶着沙发靠垫大叫: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姜成钧摇头道:“行了,算你倒霉,人活一辈子谁不倒霉,碰上比自己强的还是认清形势的好,别硬碰硬!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认了?”姜大风不甘心的叫道:“我憋不下这口气,不行,我一定要出了这口气!”

    姜成钧淡淡的抖了抖报纸,不在意的道:“我不管了,你掂量着办吧,你要想出气还是想做个平头百姓的儿子!”

    他埋头看报纸,不再看姜大风。

    姜大风用力挥拳砸着靠垫,咬牙切齿,面目狰狞,吓得小保姆在厨房里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姜成钧视若不见,只是看着自己的报纸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姜大风慢慢停下,呼呼喘着粗气,额头是汗:“爸,我打他一顿出口气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注意分寸。”姜成钧道:“真要进医院,那就麻烦,不进医院没问题,可以当作年轻人的意气之争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姜大风用力咬着牙恨恨说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早的,他把车停在东南大学校门口不远处的人行道上,被贴了罚单却置之不理,只盯着校门口不远处的人行道。

    方寒晨练过后在沈家吃了饭,然后骑着单车来到学校,刚到校门口,两辆面包车冲了出来挡住他的路。

    方寒看也不看,将单车放下,从容面对围上来的二十四个人,他们手里都拿着棒球棍,看着材质都不错。

    这是运动用具,打了人也不要紧,不是凶器,不可能犯法,只要不把人打死打残都没什么后患,所以是许多混黑道的首选武器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看着这二十四人,他们紧攥着棒球棍,双眼恶狠狠瞪着他,想先把他吓破胆子,再动手就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摸过方寒的底细,知道是个练家子,而且功夫不俗,所以有几个人是在高手,信心十足,功夫再高怎能挡得住他们这些实战派。

    “打!”有人喝了一声,二十四个人汉子一块儿挥动棒球棍,在明媚的阳光下落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身子一缩,宛如鬼魅般在众人眼前一闪消失,随后出现在圈外,手脚齐动,二十四个汉子就像是木偶,在方寒跟前呆呆笨笨,毫无还手之力纷纷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或被方寒踢飞,或被方寒撞飞,或被击飞,方寒浑身上下都是武器,每一个部位都能把人打飞。

    肩膀,胳膊肘,手掌,膝盖,双腿,甚至**,二十四个汉子一眨眼功夫都躺在地上,棒球棍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方寒缓步来到一个青年跟前,低头打量着他:“练形意的?”

    青年一脸的青春痘,狠狠瞪着方寒,一脸的不服气,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道:“还有点儿底子,回去好好练吧,用来打架实在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青年恶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摇头道:“你再练多少年都没用,心姓不行,功夫很难再提升了,回去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他说吧脚一踢,脚掌落到青年的头顶,一下把他踢昏过去,然后信步跨过他们身体,来到单车前弯腰扶起,拍了拍车座,扭头瞥一眼宝马车里的姜大风,露齿一笑,骑上车子进了东南大学的校园。

    姜大风坐在宝马车里,浑身冰冷,刚才方寒出手的情景再次在眼前闪现,不停的闪现,宛如鬼魅一般的动作,快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对武侠小说里的功夫一直不屑一顾,因为在部队混过,知道部队里有不少的武功高手,他们很多人都是正宗传承功夫,刻苦的练功,撑破天也就以一对十而已,没有超出常人太多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一幕打破了他的观念,方寒鬼魅一般的速度让他浑身发冷,自己根本躲也躲不过去,在他跟前就跟小孩子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这种速度子弹也能避得过去,跟这种人做对,权势上不占优势,纯粹是自虐啊!

    这一刻他打了退堂鼓,一下息了再次报复找回场子的念头,大丈夫能屈能伸,识时务者为俊杰,绝不能再跟这姓方的有什么瓜葛了,当不认识他,从没见过他就是了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