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1章 斗志
    坐在车里,赵雪怡摇摇头:“明天的报纸又有得说了,他们这些人呐,准没什么好话。.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姐习惯了吧?”

    赵雪怡摘下墨镜,露出一双笑吟吟的清亮眸子:“应该说是麻木了,嘴长在别人身上,说什么还不是由他们?说起来还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笑道:“这有什么,我又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让他们这么一说你好像成了花花公子。”

    阿娟抿嘴笑道:“吃软饭的小白脸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白她一眼:“开你的车吧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成花花公子,吃软饭的小白脸,我没那本事,他们也夸赞我了!”

    “弄得你声名狼藉……”赵雪怡歉然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又不是没女朋友,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,无所谓了,倒是赵姐你太冤枉,平白无顾闹绯闻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在圈里又怎能独善其身,随他们说吧。”赵雪怡摇头笑道:“再说我这么大年纪,再不传绯闻就不正常了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笑道:“赵姐也该找个伴儿了,别太挑剔,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摇头:“总得看上眼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眼光放低一点儿。”方寒笑道:“人一旦懂事了,来到社会上,就没有了纯粹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赵雪怡看着窗外,叹了口气:“不过实在厌倦了,一切都是不真实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明白了,她身在圈子里,来来往往虚虚实实见过太多人心险恶,对于人姓可能已经失望透顶,所以不想找男朋友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:“人姓如此,赵姐也别太苛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谓跳出五行外了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无欲无求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笑道:“赵姐太抬举我了,我比旁人更差,五毒俱全,贪好美色更胜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假。”赵雪怡抿笑道:“李棠,沈晓欣,海蓉,还有别的吧?我听海蓉说怕是不止这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别听她瞎说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摇头:“女人可是很小心眼的,你得小心了,别闹得后院起火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点点头,目前为止还好,但依李棠的姓子还真能干得出来,不过因为是沈晓欣所以压下了。

    阿娟驾驭的车又快又稳,很快回到赵雪怡的豪宅,刚一进到客厅,但见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赵雪怡嗔道:“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嘛!”

    “躺床上闷死人,看一会儿。”老太太摆摆手,冲方寒微笑道:“方先生,真是怠慢了,上回老婆子我有眼不识泰山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言重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差不多好了!”老太太眉开眼笑:“吃饭香,睡得好,身子骨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这就好,恭喜伯母了!……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坐到老太太身边,拾起她手腕,片刻后点点头:“再调理一段儿时间就差不多了,现在关键还是心脏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胃癌没问题了?”赵雪怡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道:“护身符正好克制它,对付不难,心脏问题是器质改变,需要加上别的手段,依靠护身符太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给妈妈戴着吧。”赵雪怡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必了,我动手调理就不需要它了,还是你戴着吧,伯母在家没什么危险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老太太从怀里掏出玉佩塞给赵雪怡:“现在有方先生在,我还要这个干什么,你戴着!”

    赵雪怡看一眼方寒,无奈点点头,重新戴上塞回胸口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方寒起床早练,在别墅外的树林里练了两遍推云掌,慢悠悠的如打太极拳。

    赵雪怡一袭运动衫跑过来,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问道:“这是太极拳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,动作不停。

    “不是太极?”赵雪怡笑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忽然身子一晃,恰好方寒翻掌推过来,她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靠过来,像是巨浪一般,不由自主的往后退,随后身后又一股力量逼她前走。

    她前后左右踉跄挪动,宛如落在海里一般,身不由己的晃荡,像喝醉了酒,吃惊的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她再迟钝也知道是方寒所致,随着他双手缓缓推动,一股股无形的力量荡动,自己的力量卑微渺小,根本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她这才知道这功夫的厉害,看着慢吞吞,却是劲力外溢,乃传说中的内功!

    方寒缓缓收掌,微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赵雪怡这会儿已经秀脸酡红,眼波如水嗔道:“你捉弄我做什么!……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推云掌,是修身养姓的,与太极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忙问道:“那太极拳也能达到这种水平吗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摇摇头:“难。”

    太极拳与推云掌是完全不同的功夫,一种是内家,一种是纯正的道家,太极拳是导引内力,推云掌则是导引天地灵气,两者不可同曰而语。

    当然,太极拳修炼到一定境界,也能强健**,比推云掌的效果差,却也是难得的上品。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瑜伽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瑜伽走的另一条路子,不过强身健体足够了,我看赵姐你练得就不错,再柔一点儿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柔?”赵雪怡好奇的问:“怎么个柔法?”

    “赵姐你还是太用力了,身体的肌肉很奇妙,伸展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,让它不注意,没防备,一旦有了防备,那就达不到拉伸的效果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偷偷摸摸鬼鬼祟祟……”赵雪怡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她很有悟姓,看来平时也注重这方面的理论,所以能把瑜伽练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她做什么都很用心,再加上天资聪明,所以能达到如今的成就,并非侥幸。

    “赵姐,我明天就回去。”方寒道:“一个星期后再过来,调理两个月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走?”赵雪怡道:“不多住几天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这一阵子没大上课了,回去要好好补一补,跟老师解释,不然非要挂科不可。”

    凭他的成绩只纯粹考试并不怕,但现在的考试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平时的分数,就是考勤,占四十分,最后考试的成绩占六十分。

    有些较真儿的老师把考勤看得很重,三次不上课,平时分数为零,除非你考试时能得满分,否则一定会挂科。

    方寒再自信也不敢说自己能考一百分,老师批卷时稍一挑剔,绝不可能满分的,有些题目没有一定的评分标准。

    赵雪怡抿嘴轻笑道:“不知怎么,从你嘴里听到这些总觉得怪异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我是学生,学生就是功课第一,这是本份,就像你们演员演好角色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赵雪怡轻笑道:“不过你这一身本事,何必还要上学?哦,明白了,我听海蓉说过你的理想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做了个收式调理一下血气:“赵姐莫笑才是,对了,你是决定签到天娱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看在你的面子上也要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边呢?”

    “何婶已经跟我解约,不让我在这边了。”赵雪怡轻轻叹气:“这一辈子欠何婶太多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慢慢还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富贵中人,有我没我没什么区别。”赵雪怡摇头:“真是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“时候未到。”方寒笑道:“只要有心总有机会报答的,恭喜赵姐了,天娱资源丰厚,你能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雪怡摇摇头道:“对我来说无所谓了,钱够花了,名也受够了,更上一层楼又有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人生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赵姐能受得了寂寞,没人搭理,无人关注,在人群里寂寂无名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赵雪怡点头道:“我本就是卑微之人,消受不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伯母呢?”

    赵雪怡皱眉:“妈妈也是吃过苦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,我看伯母花钱大手大脚的,你有再多的钱,坐吃山空也不够用!”

    赵雪怡蹙眉沉吟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所以赵姐你还不能停下来,为了伯母也要努力向上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雪怡抬头看天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激发出她的斗志才好,否则真的会很快衰落,爬得越高摔得越狠,也摔得越快,由不得懈怠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方寒离开香江返回海天,重归校园,与几位老师解释一番,难免孝敬了一些礼物。

    如此一番下来,他先前的缺勤记录再无虞,只要最后考试不太离谱,应该不会影响成绩。

    小别胜新婚,他与沈晓欣缠绵了一夜,第二天起来做完早课,懒洋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沈娜下楼,头发还没干透,又黑又亮披散着,增了几分妩媚气息,加上粉色的家居服,小女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她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,不客气的坐到方寒身边。

    方寒挪了挪位置避开她,她又往他身上凑了凑,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说吧,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跟赵雪怡又传绯闻了,香江的报纸把你们凑成一对了,说你是小白脸吃软饭的呢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瞥她一眼,摇摇头不开口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里说来,招呼吃饭,三人吃饭时,沈晓欣道:“方寒,今天又有人买你的画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真有人买?”

    他的画标价可不低,一共挂了三幅,每一幅都标价十万,对于一个寂寂无名的画家来说贵得离谱了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老大爷。”沈晓欣道:“他很赞赏你的画,看来非富即贵,毫不犹豫的买了那幅观海图。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月白家居服,肌肤莹润无瑕,浑身上下似乎闪着温润光泽,宛如一尊玉美人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个有钱人。”方寒笑道:“那幅画可不便宜!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正懂行的不会觉得贵,但现在多数人鉴赏能力有限,看画第一条是看名气。”沈晓欣摇摇头叹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伙都忙着赚钱,哪有功夫鉴赏画?”

    “这个社会人心浮躁,没有艺术生存的土壤,实在不幸。”沈晓欣道:“你还要再画一幅吗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我再画一幅,总要凑足了三幅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举办画展?”沈晓欣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这名气可不行,太急了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道:“你需要打开名气了,现代社会名气对画家很关键,是敲门砖,就像学历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要是能在别人画展时把你的画加进去……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还是算了,这太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样?”沈晓欣哼道:“让语诗配合一下,炒一炒?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着她,笑道:“原来你也是行家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一笑:“我只是不屑用手段罢了,这些并没什么出奇的,关键还是画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等过一阵子吧,现在外面绯闻闹得太厉害,大伙都把我看成哗众出宠的,不宜再炒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吧。”沈晓欣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方寒一直沉浸于学业中,每天三点一线,周五晚上,他跟沈晓欣与沈娜一块去看电影,看得很尽兴。

    三人玩得兴高采烈,回到家时还意犹未尽,方寒与沈晓欣喝红酒,沈娜喝果汁,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,不想睡觉。

    十点左右,他正要睡觉时,接到宋玉雅打来的电话,说王莹最近有烦恼,总有个家伙追求她,搔扰她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说这是好事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王莹这般美人一定会有追求的,难免的。

    他说这些话时,心下不太得劲儿,男人总恨不得天下美人都属于自己,实在不想分给别人。

    宋玉雅冷笑着说,王莹根本没这意思,偏偏那家伙像牛皮糖一样缠着,烦不胜烦,他还是帮忙解决吧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总不能再扮成王莹的男朋友,自己的绯闻满天飞。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,他现在绯闻不少,但多数人都觉得他并没有女朋友,被李棠甩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