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0章 再临
    他进了酒吧,灯光晃动,酒吧中央是一个小舞池,若有人喜欢跳舞,可以随着音乐慢慢舞动,不喜欢的话可能在旁边的位子喝酒聊天,也可以看中央台子上的歌手演唱。.

    方寒进来后扫一眼,看到角落里的罗亚男,正有三个青年坐在她身边,把她完全包围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们没有理会,各扫门前雪是这个时代的特征,打抱不平是需要实力的,而往往不明情况下谁也不会贸然出头。

    况且他们三人只是围在罗亚男身边,并没有动手动脚的迹像,看起来更像是老朋友聊天。

    方寒径直走过去,沉声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儿?”

    罗亚男抬头看是他,顿时大喜过望:“你怎么才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路上堵车!……这三位朋友是……?”

    他双眼如电,缓缓扫过三个青年,他们都穿着笔挺的西服,看起来一派成功人士的范儿。

    不过气质却不太像,透着一股凶气与痞气,不满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双眼如电光,冷冷扫来时,他们不自觉的一颤,莫名的压力当头降临,竟让他们不敢直视,只能转过眼睛。

    但转过眼睛之后又不服气,又扭头瞪过来,方寒双眼如电,淡淡看着他们三个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他们再次心颤,不由自主的又次避开去,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,好像看到火就要躲一样,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他们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道:“我不认识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不认识?……三位朋友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扭头盯着罗亚男身边的男子,这青年粗壮有力的身体,国字脸,眉毛竖着,煞气逼人,一脸的凶像。

    方寒双眼如剑,直刺向这青年的双眼,淡淡道:“既然不认识,他们怎么凑过来了?”

    国字脸青年竟有心虚之感,呵呵笑两声:“咱们就是过来交个朋友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那好,她不想交什么朋友,三位让一让,该干嘛干嘛去!”

    他看到罗亚男坐在角落里,被他们围住,火气一下冲上来,又强行压住,却又放开了。

    他固然能够控制情况,这个情况下却不想那么控制了,对这三个人起了杀心,不再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?”旁边一个瓜子脸青年皱眉道:“咱们的事你管不着吧?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望向他,眼光如剑刺过去:“你们交朋友交到我女朋友身上,我还管不着?趁我不想动手教训你,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哟,哥们儿好大的脾气!”另一个青年阴阳怪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瞥他一眼:“再说一句,滚蛋!”

    “看来咱们要打一架了!”这青年冷笑道:“今天还没教训过人呢,终于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他捂着脸吃惊的瞪着方寒,这一巴掌太快太狠,他的脸一下肿了,又疼又麻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另两个青年:“是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滚蛋?”

    “小子够嚣张的!”两个青年咬咬牙,事到如今不能认怂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,把他制服,要不然他们的威慑力大减,没办法在这一带混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    “啪!啪!”两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两青年也捂着脸吃惊的瞪着方寒,既没想到他的胆大,又惊奇他出手太快,竟然没看到他挥巴掌。

    方寒站起来淡淡看着三人,居高临下的俯视:“再说一句,滚!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自己找死!”三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在不停闪烁的灯光下偶尔露出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这三把匕首都不是一般的的凡品,一看就知道锋利异常,真被捅一下,捅对位置一定有姓命之忧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摇摇头:“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三道闷响,三人软绵绵的坐倒,手上匕首脱手落到了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罗亚男坐在角落里,竟然没看到方寒是怎么动手的,好像动了,又好像没动,三个人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方寒招招手,没好气的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松一口气,忙点头站起来,方寒伸手握住她小手,拉着她出了酒吧,来到外面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路灯明亮,大街宽阔,方寒带着她进了凯迪拉克,外面的喧闹顿时消失,车内很安静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着副驾驶上的罗亚男,她穿着一件灰色职业装,戴着一幅无片眼镜,优雅而迷人,丝毫看不出稚气,不觉得是大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罗亚男无奈的道:“我正在写一本书,需要看看场景,没想到碰上这种事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道:“你也太没数了,自己一个人就敢来这种地方,你就不知道害怕?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酒吧又不是夜总会,应该不至于这么乱吧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一个人,又这种打扮,一看就知道是寂寞的白领出来寻欢的,自然会惹人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也是聪明人,怎么会干出这种傻事!?……王莹与玉雅呢?”

    “她们在宿舍呢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招呼她们一起?”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一个女人这么晚出来,不知道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罗亚男道:“海天的治安还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冷笑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再好的治安总也有黑暗的一面,你还真是幼稚呢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好吧好吧,算是我走错了一步,本不想麻烦她们两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,没想到会做这种蠢事!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他一肚子的火,看到罗亚男独自一人来酒吧,遇到了这么大的危险,他就气不打一出来,太不知道珍惜自己!

    罗亚男感觉出他的火气,白他一眼:“知道啦,下次不会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肚子的气没出撒,刚才收拾那三个人只是稍泄一点儿火气,这时罗亚男又柔柔弱弱的,不顶撞不反驳,让他没处撒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就是瞎猫碰死耗子,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一声:“我要是不回来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跟语诗求救呗。”罗亚男笑道:“语诗收拾三个小流氓还是没问题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瞪她一眼:“到时候就怕你根本来不及打电话!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道:“这个机灵劲儿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是没尝到厉害,万一真的落在他们手上,你不想想会有怎样的下场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大不了一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寒斜睨她一眼:“倒是巾帼女英雄呢,一点儿不怕死,就怕你到时候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你就别吓唬我啦!”罗亚男道:“还不开车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等看有没有警察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冰雪聪明,忽然皱眉:“你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方寒斜她一眼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我是恨不得宰了他们!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看他,摇摇头:“你没杀他们!……废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哼道:“你这时候倒聪明了!……不错,我把他们废了,今后没能力再干坏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废了?”罗亚男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四肢无力,更没有**了,像太监一样,这辈子算是完了,只能苦苦挣扎求生存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你还真够狠毒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不狠毒他们狠毒,你今晚避过了,还不知道他们要做多少坏事,索姓废了他们也算积德!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罗亚男轻轻点头叹道:“世上还有这些坏人,人心险恶真是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!”方寒哼一声道:“你在写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写一部小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。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我知道是班门弄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他对这个还真没有自豪感,因为全是抄的小说,根本不是自己所作,换了自己绝写不出那些。

    “你是科班出身,写小说也是应该的。”方寒点头道:“能出版吗?”

    “语诗会帮忙。”罗亚男道:“已经有了初稿,正在修改,你帮我看看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还是算了,咱们不是一路的!”

    罗亚男笑了笑:“总有相通之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写还行,让我看,还是算了,你觉得好就差不多,你才情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原本自傲,觉得自己才情过人,绝对能写出好小说来,但后来方寒暴发,一口气写了数本小说,全都在美国畅销,赚了数千万,令人目瞪口呆,她才发现自己卑渺如尘,不值一提,在方寒跟前根本没什么可傲的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好好努力吧,我等着看你的大作。”

    他的怒气消了一大半儿,为了写小说过来这里,这是敬业与执着,倒是值得肯定,就是方法不对头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有这种事,唤我过来。”方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瞥他一眼,摇头道:“你现在是李棠的男朋友,招呼你过来不合适,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李棠吃醋?”罗亚男道:“越是爱得深醋劲儿越大,我看李棠不喜欢咱们与你太亲近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没那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哪有不小气的?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,更容不得一点儿别人觊觎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不管怎样,该招呼我的还是要招呼,这种事怎能大意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罗亚男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心下温暖,却又有些酸涩,再怎么关心也不可能破镜重圆了,现在的他光芒万丈,自己根本配不上。

    方寒启动车子,慢慢驶离酒吧,送她回到海天大学,然后又开车返回望海花园,拿了沈娜的礼物回到沈家。

    沈娜母女还在厨房里做饭,看到他进来,沈娜跑出来,抢过礼物跑到楼上去换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沈娜穿着一件鹅黄的连衣裙出现,笑眯眯转个圈:“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回挑对了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说实话,这不是你挑的吧?”沈娜笑眯眯坐到他身边,搂过他胳膊。

    方寒感觉到异样,她胸脯规模越发明显,已经茁壮怒突,这一阵子修炼凤舞术,让她身材越发的火爆。

    沈娜看他躲避,越发搂得紧了,笑眯眯的道:“小方老师,是不是碰到美女了?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大姑娘了,该避嫌了!”

    “避什么嫌!”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你心虚啦,咱们又不是别的关系,有什么呀!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没再多说,哼道:“不错,我是请人帮忙参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嘛。”沈娜得意的笑道:“不是我说,小方老师你这眼光真要好好提升一下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哪有这闲功夫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无奈的道:“有妈妈,还有李棠,倒也不会太丢人,不过你这些衣服总不能不换吧?”

    方寒总是一件衣服买数套,搭配样式就是李棠给的两三种,于是给人的感觉好像常年一直穿同样的衣服不变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那闲心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娜摇头道:“小方老师,你也不能太紧张了,这么过有什么滋味,现在可是大好青春呀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现在正是打根基的时候,不努力什么时候努力,现在玩闹将来后悔!”

    “大学不是谈恋爱的好时候嘛。”沈娜笑道:“你跟李棠就挺好的嘛,对了,还有赵雪怡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,沈娜咯咯笑道:“听说你们在香江传了很大的绯闻,挺有趣的,姐妹们很好奇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沈娜道:“赵雪怡什么时候还来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方寒道:“赶紧去帮你妈做饭!”

    “快做好了,不用我。”沈娜摆摆手笑道:“小方老师,能不能把赵雪怡追到手呀?”

    “不靠谱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你是无敌的,一定能行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道:“你妈听你这话一定要揍你!”

    “嘻嘻,当然不能让她听到喽。”沈娜笑道:“不过小方老师你真不动心么?那可是赵雪怡呀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行啦,你就别想入非非了!”

    “娜娜!”厨房里传来沈晓欣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娜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三天后,方寒正在李棠处,周末来临,他来江夏镇陪李棠,两人好一番亲热,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所谓小别胜新婚,两人的感情现在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方寒第二天要离开了,李棠依依不舍,恨不得明天一直不会来临,一直有方寒在身边陪着,一刻也不想离开他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卧室里看电影,她偎在方寒怀里,静静的享受着宁静的时光,心神沉浸在电影的情节里,方寒忽然接到赵雪怡的电话.

    方寒没避开李棠直接接了,温声道:“赵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方寒,谢谢你!”赵雪怡叹息道:“没想到护身符有这般奇效,妈妈已经能下地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看来赵姐的信心十足,所以才有这般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赵雪怡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明天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劳烦你了。”赵雪怡叹道:“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能救回伯母我也很高兴,救人一命功德无量,赵姐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等你。”赵雪怡说道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棠躺在他怀里,听得一清二楚,抬头斜睨着他:“不错嘛,赵雪怡呀,顶尖的大明星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又来了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嗔道:“要救她妈妈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老太太差点儿没命,也算她命大。”

    “碰上你算她的运气。”李棠笑道:“能救就救吧,这一阵子不见师母了,她怎样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一直在国外,好像不大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帮忙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帮不上忙。”方寒摇头苦笑,师母的问题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,需要真正的商业精英,隔行如隔山,自己根本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他每次想到这里都觉得惭愧,师母这一阵子太辛苦了,一直在外奔波,难之又难,自己却只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好啦,师母不会有事的。”李棠有些后悔,忙安慰道:“再者说了,师母的能量大得很,什么解决不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方寒出现在香江国际机场,一出站口就看到了赵雪怡与阿娟,戴着墨镜,身边跟着许多记者。

    赵雪怡摆摆手,迎上方寒,顿时周围灯光大亮闪成一片,众记者亢奋起来,纷纷拍照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他们摇摇头,对赵雪怡笑道:“这么大的阵仗?”

    赵雪怡无奈摇头:“甭管他们了,瞒不过的,一路辛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伯母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越来越好了。”赵雪怡点头道:“现在能吃东西了,身上也有劲,能走一里路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喜可贺,走吧。”

    阿娟知机的上前帮他提包,三人往外走,众记者们围了上来,纷纷伸出话筒要采访。

    赵雪怡笑着摇头,一言不发,众记者们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赵大美女,请问你跟方寒是不是男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你好,听说你前一阵子与内地新星李棠是男女朋友,最后分开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方寒方先生你好,请问你跟赵大美女有什么进展,大伙都觉得你配不上赵大美女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众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,方寒与赵雪怡阿娟一直往外走,只是微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记者们纷纷恳求:“赵大美女,说一句吧!”

    赵雪怡停下来,站在大厅门口的台阶上,微笑道:“感谢各位朋友的关心,我再重申一遍,我跟方寒只是朋友,并不是男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记者见缝插针的问问道:“赵大美女,据传你跟方寒方先生已经同居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摇头微笑道:“方寒跟我情同姐弟,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,而且他在香江人生地不熟,与其去酒店,不如住在我家里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美女觉得方寒先生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方寒么,温厚宽和,很好的一个人。”赵雪怡微笑道:“不过他已经名草有主了,大伙就死了心吧!”

    有记者忙问道:“方寒先生现在的女朋友是哪一位?……是不是先前的天娱总裁齐女士?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微笑道:“这位记者朋友的想象力真丰富,方寒的女朋友不是圈内人,大伙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方寒先生与齐总出双入对,看起来很亲密。”有记者说道:“应该是情侣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错了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他们也如同姐弟一般,好啦,诸位,方寒刚下飞机很累,需要好好歇息,还请各位朋友体谅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美女……”“方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赵雪怡与方寒不再理会众记者,一辆宝马鸣着笛来到两人跟前,他们上了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众记者们追着拍照,亮光一片,直到车子消失在他们视野里才纷纷停下,然后转身各自回去,要加快写稿,明天的头条!

    他们才不信方寒与赵雪怡只是姐弟之情,赵雪怡从进入圈子以来,一直洁身自好,而且身后有第一卫视支撑着,没人敢生出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她的豪邸里从没有男人入住,方寒是头一个,所以她说破了天,记者们也不会相信两人只是普通的朋友,这绝对是男朋友啊!

    而且据他们调查,赵雪怡与圈内举足轻重的天娱老总也是闺蜜,而这位齐总与方寒的关系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方寒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与两大美女如此亲密,而且左右逢源,真真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尤其他们调查出来方寒仅是一介平常家庭出身的大学生,目前只攻读大一,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莫非这方寒是唐僧不成,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?不过是个武术家,武术家们多了去,并没什么稀奇,他为什么偏偏女人缘这么好,先是李棠,又是这两位大人物!

    他们既嫉妒又羡慕,笔下自然不会说什么好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