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9章 愿力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好吧,我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挂了齐海蓉的电话后,他打给了赵雪怡。

    赵雪怡声音沙哑,透着一股疲惫,对于一向优雅的她而言很罕见,方寒叹了口气:“赵姐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赵雪怡惊喜道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在京师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叹了口气:“方寒,你是听到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海蓉跟我说了。”方寒道:“伯母的病情恶化了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雪怡长长叹息一声,声音里透出无奈:“医院没办法了,只能进行关怀治疗,方寒,你还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办法?”赵雪怡声音陡高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把护身符给伯母戴上,你们对着护身符祈祷,坚信能够治好自己的病,信是关键,信越是坚固与强大,效果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护身符?”赵雪怡忙道:“我明白了,你会过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到如今,我过去也要用这个法子,你们试试看吧,三天之后有效果我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雪怡道:“谢谢你了,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赵姐客气什么,三天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雪怡缓缓答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方寒与江小晚一起回到海天,她昨晚试验了一下,一夜没睡好,总是不停的做噩梦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的,病恹恹的,一看就知道晚上没睡好。

    两人一出站口就看到风韵动人,鹤立鸡群的齐海蓉,穿着一袭紫色风衣,戴着墨镜,冲两人招招手。

    江小晚扑过去,两人拉着手聊了几句,方寒来到近前点点头,齐海蓉笑道:“方寒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行啦吧你,别装啦,我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齐海蓉一怔望向方寒,方寒苦笑着摇摇头,齐海蓉冰雪聪明,白了他一眼哼道:“嘴上没把门的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与齐海蓉的事早晚要被人知道的,况且江小晚绝不会说出去。

    江小晚娇笑道:“他对别人保密,对我可保不了密!……走吧,真是小看你啦!”

    “啰嗦!”齐海蓉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三人上了车,很快回到齐海蓉,江小晚住在齐海蓉家,晚上要方寒过去,方寒摇摇头,让她先睡一晚上试试。

    待方寒走了,齐海蓉忙问究竟,问江小晚为什么要方寒过来,她跟他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沙发上,一边品着红酒,看着电视聊着天。

    江小晚将事情说了一遍,齐海蓉讶然道:“他杀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眼也不眨一下就杀了三个家伙。”江小晚点点头,笑眯眯的道:“怕了吧?”

    齐海蓉对他们特权阶层有一定了解,律法根本管不到他们头上,倒下被捉进牢里的往往是政治上的失败者,被踢出权贵阶层,所以才被法律制裁,否则根本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杀了三个曰本也足够吓人的了,方寒看着温和憨厚,却也是心狠手辣的家伙!

    “怕什么怕,他能杀我不成?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你怎么回事,非要他陪着睡觉?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我被吓着了,每天晚上都做噩梦,他在身边就没事儿,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练武的关系?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睡?”齐海蓉笑盈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你想歪啦,我们可是姐弟,姐弟!”

    “真是姐弟?”齐海蓉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她一眼:“反正你爱信不信!……对啦,你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真要成为他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提他!”齐海蓉哼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很矛盾,明明只拿他工具,想要忘了赵天方,可现在倒好,赵天方的影子渐渐淡去,他的影子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不见面她竟有思念的感觉,一见到他满心欢喜,一直强抑着没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她暗自警惕,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太痛苦,她不想再经历了,想方设法想要除去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江小晚歪头看着她:“不想提他?……海蓉,你有问题呀!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!”齐海蓉白她一眼道:“还是聊聊你的噩梦吧,做什么噩梦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去看心理医生了。”江小晚摇摇头道:“说是惊吓所致,要慢慢恢复,先吃点儿药,我才不吃那些安眠药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齐海蓉皱眉道:“我这里有一支定魂香,是从隐灵寺高僧那里得来的,今晚点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还是海蓉你有好东西!”

    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这支香可是我花了十万块买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?!”江小晚讶然:“太离谱了吧?”

    齐海蓉哼道:“就是这价钱也是有好不容易得来的,你以为谁都能拿到这定神香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贵?”江小晚道:“不会是千年沉香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齐海蓉点点头:“点一支少一支,能够定心凝神,尤其对那些修行人来说更是如此!……据说是从藏省传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江小晚好奇之极,忙道:“那一定要试试的!……不过一支香能点一晚上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齐海蓉道:“你就睡个好觉吧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道:“十万块钱睡一个好觉,我这个觉也真够贵的!”

    “方寒陪你一晚上也值十万,他这个三陪也真够贵的!”齐海蓉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海蓉!”

    齐海蓉轻笑道:“怎么,觉得刺耳啦?”

    “要是方寒听到了,一准要收拾你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齐海蓉撇撇嘴道:“他敢!”

    “真不敢?”江小晚笑眯眯斜他一眼:“他看着好欺负,可心狠手辣,不过是让着你罢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姐弟情深够可以的!”齐海蓉没好气的道:“带你出去转转,好好累一累,晚上睡得自然香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逛街去!”江小晚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赵雪怡放下电话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阿娟忙道:“小姐,方大师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两人正位于赵雪怡宽阔的别墅内,阳光从落地玻璃处照进来,笼罩着盘膝而坐的赵雪怡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秀发高挽,瑜伽衣将婀娜的身段儿尽显,雪白瓜子脸晶莹如玉,眉尖轻蹙着沉思。

    “大师拒绝了?”阿娟忙问。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阿娟忙道:“那大师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摇头叹口气:“他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!”阿娟瞪大眼睛:“大师不来?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看一眼楼上,赵雪怡的母亲正在楼上躺着,不能下床走动了,每天打着营养针维持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太久,只是等死罢了,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方大师了,要是方大师不来,那真没什么希望了。

    赵雪怡抽出脖子下面的红绳,从紧身瑜珈衣里抽出一个玉佩,光华流转宛如抹了一层油。

    “这是护身符?”阿娟一下看出来,赞叹道:“没想到方大师又给了一个,对小姐你够好的!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赵雪怡点点头,这就是一条命,价值无限,他即使看在齐海蓉的面子上也够大方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这个能救妈妈了。”赵雪怡叹道。

    她轻盈的起来,赤着腿离开窗前,腰间系着上宛如裙子一样包住了圆臀,修长笔直大腿走动间带着一股独特韵律。

    她上了楼,来到一间屋内,大床上躺着老太太,脸庞干瘪只剩下骨头,看着甚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赵雪怡来到床边握住老太太如柴的手,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慢慢睁开眼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赵雪怡脸圈红了,低声道:“妈妈,刚才方寒来电话了,你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笑,摇摇头,赵雪怡道:“放心吧,他既然说有救就一定有救,妈妈你别放弃!”

    她把玉佩放到老太太胸口,微阖眼帘,按照方寒所说的方法,一直在催眠自己,坚信它能救妈妈。

    一会儿过后,她抬头看,老太太一幅惊奇的神情看着她,她忙问:“妈妈,是不是有效果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张开嘴,艰难的说道:“热乎乎的,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大喜过望,忙道:“那就是有效!”

    她紧盯着玉佩,看着它光华流转,仿佛有一丝丝光华沉浸入妈妈身体里,但仔细看又好像没有。

    “舒服。”老太太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赵雪怡信心越发的强,暗自祈祷,若能救妈妈,自己宁愿以身相代,一定要救回妈妈。

    她沉浸于祈祷中,闭上眼睛一动不动,阿娟站在旁边瞪大眼睛,看着玉佩的光华越来越亮,竟然形成一团光晕,好像灯泡一样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惊奇的瞪大眼睛,一眨不眨看着玉佩,给她强烈的震撼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赵雪怡慢慢睁开眼,看到的是玉佩光华流转,越发的晶莹水润,老太太与阿娟都瞪大眼睛,一幅目瞪口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?”赵雪怡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老太太伸手拿起玉佩,惊奇的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妈,这就是护身符。”赵雪怡道:“方寒亲自做的,很神妙,曾经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……”老太太叹息道:“还真有这种事!”

    她对那些所谓的大师们半信半疑,总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小心无大错,骨子里并没完全相信,尤其方寒的医术,中医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需要一辈子的钻研,他年纪轻轻再厉害也难摸到门径,医术有限。

    那些大师们也往往是空口说,没什么真本事,即使有异相也与魔术无异,都是障眼法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打破了她的观念,颠覆了世界观。

    赵雪怡忽然道:“妈妈,你感觉好多了吧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怔随后大喜,一下坐了起来:“真是呢!……有劲了!”

    她一直靠着营养液维持生机,胃根本无法作用,即使流质食物也不能吃了,越来越虚弱,根本使不出劲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她身体一下有劲儿,很奇妙。

    赵雪怡笑道:“妈妈,你真的有救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妙!”老太太来来去去打量着玉佩,摇头道:“真是奇人异士啊,真是开了眼界!”

    她说着撩起被子要下床,被赵雪怡挡住了,再怎么好也不能马上下床,身子骨毕竟太虚弱。

    “有点儿饿了。”老太太摸摸肚子。

    “吃点儿?”赵雪怡想想:“阿娟,去粥点儿粥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早上还剩一些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热热。”赵雪怡道。

    阿娟答应一声下了楼,很快端了上来,赵雪怡有些担心:“要不,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方寒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摆摆手,双眼放光的看着一小碗白米粥:“问什么问,我都饿了,那就是胃有感觉了,吃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。”赵雪怡点点头。

    老太太接过碗,几下功夫把一小碗粥喝光了,摸摸胃,露出笑容,没有不舒服的感觉,反而暖融融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拿着这护身符。”赵雪怡道:“放在胸口,想着自己的病一定能治好,绝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这个?”老太太惊奇的问。

    赵雪怡点点头:“这就像祈祷一样,一定要心诚,心越诚越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老太太痛快的点头,她看到了生的希望,就如溺水之人看到木头,绝不会放过,信愿之力格外的强烈。

    方寒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破空而来,注入自己的圣力环中,圣力源源不断的增长。

    他先回了自己别墅,沈家还没有人,他这几天功课落下不少,需要好好补一补,于是静下心来看书做题。

    那些选修的功课他已经看完了,强行记下后慢慢消化,梦中世界有更多的时间,关键是试题,需要在现实世界做,容不得取巧。

    他也不着急,什么事不能一蹴而就,就像父母的复活,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,容不得一点儿取巧。

    自己学习的进度已经远远超过正常人,不必太过超前,否则无益有害,反而需要将精力花费在其他方面。

    随着一张张卷子做出来,时间流逝,夜色渐渐笼罩四野,华灯初上,他来到沈家。

    沈晓欣刚停了车,从车库里往家走,看到屋里的灯光亮了,不由一怔,照理说娜娜还没回来,她正在练舞呢。

    她心怦怦跳起来,猜到是方寒来了,开门进去,方寒正站在门口笑眯眯看着她,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沈晓欣强抑欢喜,横他一眼没扑过去,哼道:“知道回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把她搂在怀里,她穿着黑色职业装,精明干练而美丽,身上有淡淡幽香。

    “想死我了!”他长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沈晓欣哼一声,却欢喜无限:“怎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一直有事缠身,没办法,……家里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晓欣摇头道:“娜娜又进行了一次摸底考试,成绩还不错,继续拍教学片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名?”

    “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还挺争气的。”方寒笑道:“看来是终于开窍了,越学越好,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的凤舞术的功劳。”沈晓欣道:“她现在头脑清明,转得很快,学习起来很轻松自如。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沈娜还是挺有天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小姐妹们的成绩都不错,说你教的三招挺好的,练了身体更好,脑瓜更灵活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是有这作用,她们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影响吧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方寒抱着她坐到沙发上,她挣扎一下,去换了衣裳,宽松的居家服,鬓发高挽,越发光洁如玉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搂着她,感觉心里格外的安静舒服,两人说着一些琐事,忽然脚步声响起,沈娜跑进来,穿着一身校服。

    看到人抱在一起,她笑嘻嘻的摆摆手:“当我没看见!”

    她说着跑上楼,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却没放手,沈晓欣脸红了,挣了挣,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老夫老妻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娜娜也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放开!”沈晓欣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嗔道:“娜娜她一定会取巧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怕她不成!”

    沈娜换好了衣裳跑下来,一屁股坐到方寒身边,笑道:“小方老师也没带礼物回来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呢,待会儿你自己过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裙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的眼光呀……”沈娜摇摇头,不以为然的道:“够呛喽。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一定会满意的!”

    “上次也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就等等看。”方寒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挣扎出来:“我去做饭,沈娜,帮我的忙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娜无奈的道:“小方老师,把我的礼物拿回来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他起身出了沈家,刚进了自己别墅,手机忽然响起来,是罗亚男的电话,她焦急的道:“方寒,快过来救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在哪儿?”方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三人酒吧。”罗亚男急急忙忙说道:“有人纠缠我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先拖一拖,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快点儿。”罗亚男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脚步不停,直接进了车库,开车到了三人酒吧,他认得三人酒吧在哪里,曾经去过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