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8章 恶化
    两人去了高尔夫球场,打了一天的球,傍晚回到家时,江承正在树林边慢悠悠的练剑。.

    江小晚走过去,扫一眼先前比武的地方,那里已经干干净净,看不到一丝血迹了,但她总觉得有血腥味飘荡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脸色异样,笑道:“小晚姐你这胆量太差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谁胆量差了!……今晚不用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真的不用?”

    “美得你!”江小晚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江承身边,江承剑势不停,慢悠悠的道:“丫头强些了吧?”

    “散了一天的心差不多了。”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的心理还是挺坚韧的,不会轻易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好。”江承慢慢点头:“我还真怕她有个心理阴影,当时也怨我,没那么在意!”

    方寒说了几次要江小晚回屋,别在这边待着,他当时没怎么在意,事后想来还是太粗心了,没去考虑女儿的承受力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师父,小晚姐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丫头呀……”江承摇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色已深,方寒练完了功,来到江小晚的卧室,她只穿了一件白绸缎睡衣,正斜倚在床上看书。

    绸缎睡衣掩去了她美妙的身段儿,却衬得她越发楚楚动人,秀发披散着,更多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看到他进来,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用我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用你。”江小晚嗔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!”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的道:“不见得吧?我记得你昨晚可是吓坏了,扑到我怀里的,今晚不会了?”

    “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滚你的吧,我绝没问题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慢慢点头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勉强了!”

    他走出江小晚的屋子,笑着摇摇头,到了外面大厅的沙发上,让人拿来被子与枕头。

    江承出来时看他躺在这里,摇头笑笑却没多说。

    方寒在沙发上很快睡了,半夜时分,忽然一声惊叫响起,方寒马上钻进了江小晚的屋子,她正抹着冷汗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夜色阻碍不了方寒的眼睛,他打开灯,来到江小晚床上:“小晚姐,又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一下扑到他怀里,温软的身子轻轻颤抖着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她后背,温声道:“不要紧,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抱着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躺到她身边,把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江小晚偎到他怀里,轻哼道:“真是讨厌,总是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你是自己吓自己,过一阵子就好了,快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准占我便宜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她这会从受惊中醒过来,恢复正常,却犹有几分心悸,担心再做噩梦,但偎在方寒怀里,感受着他的气息,心却一下安定下来,什么担心也没了。

    方寒轻轻搂着她,很快睡过去,江小晚也很快入睡,第二天一早醒来时,还偎在方寒怀里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与方寒脸对着脸,几乎在吻到一起了,也不知道睡觉时会不会碰到,吻没吻上。

    她看着方寒的脸,发现他有一种沉静的威严,静静躺在那里,透着一股庄严与沉肃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睁开眼微笑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笑,一下冲淡了身上的沉肃,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又让你占便宜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睡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凑合吧。”江小晚哼道,却发现自己快要养成依赖症了,偎在他怀里真的很舒服,睡得很踏实,一没有他在,则噩梦连连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我今天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江小晚忙道:“这么快就要走?……老爸那边弄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我那边还有一堆事呢,要上课,还有一些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周末了,你不呆到周末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忙!”江小晚撇撇嘴,不满的哼一声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也跟着起身,要做早课,来到树林时,江承已经在练剑了,动作舒缓从容。

    方寒问了江承事情进展,江承点头,已经处理干净了,没什么首尾,让他放心回去就行。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。

    他正要练功时,手机忽然响了,接通了一听,却是齐海蓉的。

    她姓感的声音懒洋洋响起:“方寒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在京师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齐海蓉悠悠叹了口气:“雪怡没打话给你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有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她妈妈不太好。”齐海蓉无奈的道:“手术不成功,现在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不成功?”

    “打开一看,已经扩散了,没什么办法了。”齐海蓉叹息道:“现在雪怡快要垮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已经这么严重了?”

    他检查的时候赵雪怡的妈妈并没那么严重,怎会一下加重了?看来是吓得,心惊所致。

    得了癌症的人一大半是吓死的,觉得必死无疑,先给自己判了死刑,药石无效,无法可施。

    齐海蓉道:“雪怡可能也没脸求你了,或者是彻底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看来回天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法子吗?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不是神仙,只不过是一个医生,所谓药仙不死病,医生再厉害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治吧?”齐海蓉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怕是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叹息一声:“因为她不相信你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当初我有把握,现在怕是不行了,关键是她不信,信心很关键,信才灵,不信则不灵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你是不想救她了吧。”齐海蓉叹道:“你就能眼睁睁看着她死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救却救不了,所谓生死有命,没人能掌握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狠心的!”齐海蓉哼道:“我求你也不行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是赵姐求你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齐海蓉道:“她不好意思求你,只有我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顿时兴奋起来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道:“你既然开口了,我总不能拒绝,我明天过去看看吧,只能说尽力而为,未必能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成不成,雪怡都会感谢你的。”齐海蓉笑道:“再说医院已经不治了,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