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7章 陪睡
    两人回到别墅里时,江承正在打电话,神情凝重严肃,江小晚摆摆手示意两人先撤,不用管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来到了江小晚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房间看着温馨,虽没有那种粉红的少女气息,却布置得很优雅,处处都透着不俗的品味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江小晚坐到**,指了指对面的皮墩,示意他坐下来,紧盯着他:“你又传绯闻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这次真是冤枉,我跟赵姐真的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朋友?”江小晚歪头打量着他:“行啊,交游够广阔的,我现在跟她还没什么关系呢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讶然笑道:“小晚姐不会对她有什么敬佩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我就不能追星?有偶像?”

    “她是小晚姐的偶像?”方寒笑**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江小晚点点头,赞叹道:“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,我很佩服她,我不如她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她可没法跟你比。”

    娱乐圈的明星地位确实不俗,对于平常人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,但对于江小晚这般权贵子弟却不值一提,在他们眼里与跟平常人没什么区别,没什么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不如她!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换了我是她,绝对做不到这一步,我也就是运气好,投了个好胎。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笑什么笑!……哼,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的话有理,投了一个好胎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与平常人相比,确实有厉害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江小晚来了兴趣,直起身来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的投胎技术确实比一般人高超!”

    江小晚拿起一个抱枕掷过来,方寒缩头避过了,呵呵笑道:“小晚姐别打,君子动口不动手,我说的对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对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别以为咱们都是酒囊饭袋,虽然大部分是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可从没看轻过你们,……环境造就人,你们所处的环境远胜平常人,熏陶之下自然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明白就好!”江小晚得意的撇撇嘴道:“最起码咱们的眼界,咱们的能力还是不错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方寒忙点头,这倒是实话,他们这些权贵子弟不乏纨绔子弟,但也有很杰出的人物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的远高于一般人,受最好的教育,平时所见所闻也远非一般人可比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怎么跟赵雪怡认识的?”江小晚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将经过说了一遍,当然该略去的略去。

    江小晚皱眉点点头:“海蓉的胃口倒是不小,要真能签下赵雪怡,天娱可真是独一无二了。”

    天娱的实力确实很强大,不仅仅是在海天,整个华夏都是举足轻重,很大一部分明星都是天娱旗下。

    可真正的顶尖明星往往自己开公司,不会受限于别的公司,尤其赵雪怡这般最顶尖的明星。

    真能签下赵雪怡的话,对天娱来说,所有的明星都不在话下,而且也是一个示范作用。

    “海蓉确实很有野心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忽然扭头望向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上下打量着他,良久过后,才哼一声:“老实交待,你跟海蓉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?”方寒一怔,随后失笑道:“小晚姐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?”江小晚冷笑道:“少给我装糊涂,老实交待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不明所以的道:“我真被你弄糊涂了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还给我装糊涂!”江小晚嗔道,扑上来,方寒忙闪开去,江小晚接着追上来,用力捶两下他肩膀: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小晚姐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跟海蓉是不是发生关系了?”江小晚坐到**,把拖鞋抛开,翻了两个滚,嗔道:“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搅合到一起了,我真后悔介绍你们认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摸摸鼻梁,无奈摇头,他没想到江小晚如此敏锐,竟然发现了自己了齐海蓉与自己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小晚姐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方寒无奈的叹口气,女人的直觉真是不能小瞧,更胜自己一筹。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先前跟海蓉说话时,一提到你她就有点儿不对劲儿,那时我没往那边去想,可今天一你说,再加上你竟然叫她海蓉,语气也不对劲儿,我再反应不过来岂不是傻瓜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梁无奈摇头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也没有天衣无缝的事,凡事总会有破绽。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:“你够可以的啊,先有李棠再有沈晓欣,现在又加上了海蓉,你们怎么会搅合到一块的?”

    她也很难想象齐海蓉与他能在一起,先前发现异样时,也没往那边想,方寒这次交待了与齐海蓉在香江遇上,她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喝酒误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江小晚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做事让人放心,给人的感觉是很可靠,而且其貌不扬,往往容易成为女人的蓝颜知己。

    齐海蓉是孤傲的姓子,除了自己可能不再有朋友了,有什么心事想喝酒,可能找他做陪,**两陪的就把自己陪进去了!

    “李棠跟沈晓欣都不知道吧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摇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:“你想瞒一辈子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能瞒得了一时是一时吧,关键是海蓉根本没当真,只当成一场游戏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一声道:“她可没那么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她一个男朋友也没谈过,能把这事当成游戏?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们两个不太搭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这一身本事,你们挺般配的!”江小晚哼道:“就是你太花心了,已经有两个女人了,太委屈海蓉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:“走一步算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杀人干净利落,对女人就麻麻妈妈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照我说,干脆利落的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已经说了,可她根本不当回事儿!……算了,等等看吧,火候不到会夹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也不是没手段嘛!”江小晚拍一下他肩膀,哼道:“所以勾搭上赵雪怡了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小晚姐,这回真冤枉我了,我真没那本事!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的语气,还真有这意思啊。”江小晚斜睨着他哼道:“没那么大的本事,要是有那么大的本事是不是就要动手啊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,跟这么聪明的女人说话就要一万个小心,处处都是坑与破绽,随便就被她拿住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还是打住吧!”江小晚嗔道:“赵雪怡可不是一般的女人,要不然早就被人拿下了,这么多年在这个圈子里还能清清白白的,能折在你手上?做你的美梦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是是,我明白,小晚姐你就不能委婉一点儿,别这么无情的打击我?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要能被我打击到,我就把江字倒过来写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小晚姐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儿?”

    “行了吧你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你那些女人对你还不温柔?把你当大爷伺候着,真是看着都不顺眼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晚姐是羡慕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哼,我看她们是把你宠坏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最难消受美人恩呐,我现在觉自己分成两块儿了,总是不够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痛苦了吧?”江小晚哼道:“那就说明你还有救,不那么无情无义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宁愿自己无情无义,不会这么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的无情无义,李棠早就跑了!”江小晚撇撇嘴道:“总之你还是少招惹女人吧,免得再伤了她们!……海蓉那里我看还是断了的好,免得将来露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,事到如今岂能说断就能断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想让你们断开不容易。”江小晚哼一声道:“那你别再跟赵雪怡有什么勾搭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你就不能委屈一点儿,好听一点儿嘛,勾搭多难听!……放心吧,她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!”江小晚哼道:“反正你们男人见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动步,尤其你这般有本事的,恨不得把所有美女都变成自己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点点头,随着自己龙姓的抬头,确实有这种想法,其实每个男人都有这般想法,只是有的人能力强,身体力行,有的人能力弱,压抑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好啦,睡觉吧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她说着拉开被子把自己裹住,倒下来闭上眼,方寒无奈的道:“那我跟哪儿睡?”

    “地上呗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难不成想上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好,地上就地上吧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衣橱找了毯子跟被,还有枕头,放到床边,恰好跟江小晚并列,两人翻身就能看到彼此,脸对着脸。

    江小晚扭过头去背对着他,方寒笑了笑,闭上眼睛,这屋里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很舒服很宁静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江小晚转过身来瞪着他,看方寒已经闭着眼好像睡过去了,哼一声:“猪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睁开眼:“小晚姐,我没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“能吃能睡,不是猪是什么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哼道:“你能睡得着?”

    “挺舒服的,要是小晚姐你不说话,我已经睡着了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斜睨他:“哼,你就没有心浮气躁,蠢蠢欲动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对别的女人这样,对小晚姐可不敢!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明白就好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你要敢起什么歪心思,我就把你阉了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江小晚心里憋着一股气,偏偏又被顶住了发不出来,看着他越发觉得火大,哼道:“不用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不怕做噩梦?”

    “哼,噩梦也比你守在一边好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一个大男人在我屋里睡算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那好吧,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枕头被子的都没拿,一溜烟儿跑出去了,至少他知道江小晚一肚子的火要找人发,自己还是先溜为妙。

    他来到江承书房,江承正在练书法,看到他进来,点点头:“小晚那丫头睡下了?”

    “睡着了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估计这几天睡不好,我等会儿再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吓着她了。”江承点点头:“你的手法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首尾都处理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问题。”江承点头道:“你急着回去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里住几天。”江承道:“先看看风向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让我再弄几坛酒过来吧,师父的酒喝完了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江承摇头,斜睨他一眼:“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好东西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觉得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挺不错的。”江承点头道:“比我的药酒强了一百倍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师父还想要吧?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有就弄来!”江承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酒也就送给老家伙们,年轻人还是不用为妙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批酒确实是给老人准备的,生阳强肾,更利于恢复青春活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江承叹息道:“确实感受到了活力。”

    这酒是壮阳酒,但又不仅仅是壮阳,整个人都精神十足,精力充沛,好像一下年轻了十几二十几年。

    要不是方寒配的酒,他绝对会怀疑别人用了药,他还派人检查了一下,确实没有兴奋与激素成分,是纯正的中药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当初不放心吧?”

    江承斜他一眼:“换了你能放心?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道:“师父放心吧,这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不然你就停了一个月再喝,看看这个月有没有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江承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我先不给华老他们送,都给师父你吧,等过一阵子他们想喝再送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心眼动得不错。”江承笑着点头:“都送给我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江小晚猛的坐起来,脸色苍白,额头冷汗涔涔,浑身轻轻颤动,心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方寒推门进来:“小晚姐?”

    他坐到江小晚床边,摸摸她额头,拭去汗水,温声道:“不要紧,我就在你外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江小晚一下扑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方寒感受到她身子轻轻颤动,看来是真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睡了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她声音都带着颤抖,仿佛被吓坏的小鸟,柔弱无比,方寒心下怜惜,静静抱着她:“睡吧睡吧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抱着我吧。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坐到**倚着床着,从背后抱着江小晚,温声道:“我这么抱着你,你就安心的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跑了。”江小晚撒着娇说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绝不跑,一直陪你天到亮!”

    “说话算数!”江小晚哼一声,**的偎到方寒怀里,一动不动,很快就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看来她是外刚内柔,确实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乍看温柔如水,楚楚动人,很多人会被她的容貌误导,以为她是温柔的女孩,一靠近才会发现她一点儿不温柔,但再相处下来,会发现她骨子里还是温柔的,不过一般人接触不了她温柔的一面儿。

    方寒微阖眼帘,很快用龙眠术入睡,江小晚身子温软幽香,他又不是柳下惠怎能不动心,想睡着就要借助龙眠术。

    江小晚幽幽醒来时,感觉前所没有的舒服,好像一直泡在水里,这会儿精神从水底浮上来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看了看,自己正被方寒抱在怀里,他正搂着自己,一只腿还搭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动,方寒醒了过来,放下腿松开手,笑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方寒与她面对面呼吸可闻,他体质特殊,口气清新,江小晚青春活力,吐气如香,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昨晚睡得好吧?”

    江小晚想了想,讶然道:“还真是一觉睡到亮,你用了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真没辄,可能阴阳相济吧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什么阴阳,今晚照旧!”

    她知道一定是因为方寒的原因,躺在方寒的怀里,自己觉得浑身一下轻松了,好像所有的烦恼与恐惧一下消失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最开始来源于当初在高速路上,他背着自己走,那时候就有这种感觉,一直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啊,能陪小晚姐睡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陪你出去玩儿?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打高尔夫去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打高尔夫!”江小晚笑道:“今天让你看看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她事后苦练了一番高尔夫技术,还请了名师指点,不信打不赢方寒,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