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6章 灭杀
    江承扭头看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边挺热闹,过来瞧瞧。”方寒打量着对面几个和服男子,两个与江承差不多年纪,另两个则是青年,双眼精芒闪动,腰杆笔直,宛如两柄出鞘的剑,锐气惊人。

    “小晚叫你的?”江承瞥一眼不远处的江小晚,摇头道:“这个丫头,自作主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小晚姐,师父你自己应付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足够了!”江承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师父,你收徒弟为了什么,不正是这个时候要派用场的嘛,要不然我这个**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江承皱眉:“这是我跟他们的私仇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**服其劳,我若不济师父再出马不迟!”方寒沉声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神心纯一流的剑客。”江承哼一声道:“当初被我斩杀了几个,现在找上门来了!”

    “神心纯一流……”方寒想了想,摇摇头,曰本的剑派众多,有的没的根本不可能一下都记住。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当初还是很兴盛的,后来被我杀了几个高手伤了元气,看来恢复元气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杀光了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问题!”江承冷冷盯着对面几个曰本剑客:“对这些恶客不必客气,有多狠就多狠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那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,他们有备而来。”江承道:“别阴沟里翻了船,这些小曰本都很阴险歹毒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江桑难道怕了咱们?”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者踏前一步,怀抱一柄长剑,双眼炯炯,眼光如剑般盯着江承。

    他脸色红润如婴儿,一点儿看不出老态,躯干笔挺宛如怀里的长剑,浑身上下整合在一起,宛如一把出鞘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上田,你老老实实缩在曰本多好,何必过来自取其辱,以为我武功废了就奈何你不得?”江承冷笑道:“对付你们根本不用我动手,你们打得过我徒弟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江桑的徒弟?”老者扭头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高手的气质,练武之人精气神健旺,很容易看得出来,尤其**有成的,便如老者一般锐气逼人。

    方寒是结了丹的,精气神完全敛为一点,丝毫没有外泄,别人眼中自然看不出异样来,只感觉身体和谐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头:“诸位登门是为了跟师父切磋还是寻仇?”

    “当然切磋!”老者点点头道:“如今中曰友好,咱们来找江桑只是切磋武功,增加友情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既然是切磋,那就点到为止,不能伤了彼此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老者露出迟疑神情,为难道:“所谓刀剑无眼,切磋的时候难免用力过度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师父身份贵重,万一伤了,怕是你们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笑道:“咱们要切磋,先签一份协议的,江桑,对吧?”

    江承哼道:“好啊,签就签!……你们这些小鬼子不怕死,我还怕不成,来吧,都签了!”

    老者摆摆手,身后一个西装青年走上前,递上一份文件夹,老者朝江承指了指,西装青年将文件夹奉到江承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扫了一眼,上面是一份中文协议,讲明两方比武,生死不计,即使对方杀了自己也不会起诉。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,这就是所谓的生死状了。

    江承接过笔,看清楚了上面的字,冷笑一声,游龙走蛇的签上名,把笔扔给西装青年:“好啦,来吧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江桑。”老者摆摆手,微笑看着方寒:“这位小兄弟是江桑的徒弟,是代替江桑比武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方寒微笑道:“我也要签名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者微笑道:“咱们的名字都在上面,还没请教小兄弟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方寒,好吧,我签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西装青年递上的笔,在江承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,笑道:“这份协议是有效的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老者点头,接过西装青年的笔,签上自己的名字,然后扫向身后几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一上前,把自己名字签上,方寒扫一眼,一共有六个人,三个老者三个青年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有备而来,要车轮战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老者笑道:“咱们要让江桑心服口服,随便挑一人。”

    江承冷笑: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这样罢,不必挑一人,你们所有人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笑道:“小兄弟才是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生死状都签下了,你们还有什么迟疑的,这样不正中你们下怀?”

    他扬声道:“小晚姐,找律师过来!”

    “嗯,马上来。”江小晚点点头,拨打了一下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咱们先要验一验合不合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老者微笑道:“小兄弟很小心,咱们神心纯一流不是那些小流派,手段没那么下作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嘛,稍微一等,诸位还是先商量一下我的提议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深深看他一眼,转头与另两个老者商量,其余三个青年也凑过来,只有两个西装青年肃立一旁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向江承:“师父,灭几个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!”江承拍拍他肩膀:“你想灭几个?”

    方寒淡淡道:“都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狠!”江承笑道:“老的灭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道:“当场灭掉还是事后发作?”

    江承看看他,明白了他的意思,笑道:“你能做到这一步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暗伤嘛,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江承想了想:“那就当场灭了老的,事后三个小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如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江承哼道:“灭就灭强的,给他们点儿颜色!”

    方寒这下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神心纯一流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,他担心江承抵不住压力,毕竟是外宾,三个老头看起来养尊处优的,绝不是一般人物,死了影响不会小。

    他担心师父江承挡不住这压力,现在的环境,外国人是超国民待遇,死一个人都是大事,师父江承虽地位不凡,却也不能不防,毕竟不可能肆无忌惮,还有政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很快江小晚领着两个律师过来,一个中年人一个老者,老者风度翩翩,还戴着眼镜,中年人却木讷老实,看起来不像律师更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
    两人接过方寒递上的协议,仔细的看了看,点点头,江小晚微笑道谢,送两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爸,方寒,怎么办?”江小晚蹙着黛眉轻哼。

    她楚楚动人的脸庞紧绷着,冷冷看向对面的曰本,哼道:“一帮该死的家伙!”

    她暗自庆幸,要不是父亲收了方寒,这一次还真是危险了,依老爸的脾气,不管打得过打不过,一定要打的,绝不会丢了中国人的脸面,可这帮家伙是有备而来,一定会趁机伤了老爸,甚至杀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对这几个曰本人恨之入骨,恨不得一枪把他们崩了,可惜自己没那本事,但现在有了方寒,一切就不一样了!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小晚姐,你先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歇什么歇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我回去能睡得着嘛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打打杀杀的不适合女孩子参与,不行就回去看看电视,或者出去玩玩逛一逛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胡耀江还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笑了起来:“前两天才过来跟我说,他好多了,你的医术太神奇,说要好好谢一番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还是算了,让他改变一下习惯,别再那么拼命的工作,压力太大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有一个强势的女朋友有什么办法。”江小晚撇撇嘴:“他家庭条件太差,想配得上女朋友只能拼命的工作,拿出本事来给女朋友家里看看,要不然,根本娶不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慢慢点头,叹道:“再这么下去,还会复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复发就复发呗,”江小晚笑道:“反正有你这么一个神医在,他只要复发了再过来治就是了嘛,没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再好的医术也不能包治百病,他那身体再折腾几次怕就受不住,神仙难救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江小晚蹙眉道:“还真要注意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把我的话跟他女朋友说一说,实在不行就分开吧,总不能因为爱情命都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松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一听就知道你是无情无义的家伙,这么容易放弃感情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头道:“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过生命,没命什么也没了,更甭提感情了!……把美好的感情珍藏在心里,成为一份美好的回忆,等老了就靠它活着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江承笑起来,竖起大拇指:“方寒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!……别人听了还以为你老过呢!”

    江承年纪大了,对生命有更多的感悟,人老了最重要的便是记忆,记忆就是活着的乐趣所在,年轻时留下的美好记忆就是最珍贵的财富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!?”江小晚嗔道:“你也觉得他说得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江承点点头:“做力所能及的事,太吃力的事还是放一放吧,人力有时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是很相爱的!”江小晚道:“难道爱情就战胜不了门弟观念?非要门当户对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键不是这个,是胡耀江怎么想的,他的心态不对,太要强,非要干出名堂来,反而是自卑不自信,以后会更加的痛苦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成亲就好了!”江小晚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道:“小晚姐,你都多大了还这么天真!”

    “臭家伙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以后他真与女朋友结婚,成为一家人后,难道不到岳父岳母家?逢年过节的不与亲戚相聚?……他这种心态,很难真正融入,成为一家人,只会越来越痛苦,最终承受不住而崩溃,离婚收场!”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想了想,觉得方寒的话不中听却有理,忙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转变观念呗!……改变什么都容易,就是观念不易改变,是曰积月累形成的,那就从女朋友身上入手,慢慢劝解着。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办法了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笑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江小晚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叫顿悟法,就像佛家的立地成佛!”

    江承也听出兴趣来,笑道:“什么顿悟法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人在一起说话,对面的几个人也商量着,不时朝这边瞥一眼,看到三人轻松的神情,再次陷入讨论中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他们摇摇头,看来他们对师父江承也有顾忌,对自己摸不着底细,所以迟疑不决,他们倒是谨慎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想个法子把胡耀江的病情加重,让他姓命垂危,他临死之际总能想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江承苦笑道:“这个主意有点儿损啊。”

    姓命垂危可不是一般的小事,吓就能把人吓死,再好的法子,用心再好,一旦对方明白了真相还不跟他拼命啊!

    江小晚拍拍小手笑道:“这个主意不错嘛!”

    方寒笑**看她:“真行?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会玩火吧?”江小晚道:“别真弄个姓命垂危出来,万一真救不了人家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点儿小手段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出差错吧?”江小晚道:“要真出了岔子,我可没脸见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就用这个法子吧!”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这次比武之后你装病,他病情加重之后也怨不到你身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小晚姐不愧是总裁。”方寒笑**的点头:“这个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呀……,歪门邪道!”江承笑着指了指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觉得这个主意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江承摇摇头道:“只要别弄出乱子就好,人命可不是儿戏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这点儿小手段我还是有的,师父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事我一向放心,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淘气的一面。”江承摇头笑道:“你这个忙帮得不会讨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点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笑道:“只要我领情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正是,我是帮小晚姐的,他们怎么样无关轻重,……看来是商量出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几个人分开了,老者踏前一步,缓缓道:“江桑,咱们决定答应小兄弟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江承冷笑道:“你们真够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老者面不改色的微笑:“咱们切磋而已,一切都为了印证武学,小兄弟武学高深,咱们当然要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他们看不出方寒练过武,但看他口气大,又签了生死状,所以绝不会是庸手,那就是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这么久,就是在分析方寒,看他到底是不是顶尖的高手,有什么特征,会不会有什么杀手锏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通过平板电脑上网,查看了方寒的视频,否则也不会这么久,看到方寒身手如此厉害,不敢大意,于是断然决定不要脸皮,务求杀了方寒让江承知道知道滋味,然后再杀掉江承。

    方寒笑**的道:“好啊,全力以赴最好不过,咱们废话也少说了,动手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方桑真是痛快!”老者点头微笑,缓缓一摆手:“咱们用的是剑,方桑也用剑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笑道:“小晚姐,你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见不得血?”江小晚嗔道:“放心吧,我没那么胆小,不管你怎么说我不回去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看江承,江承笑道:“让她看看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真没什么可看的。”方寒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少啰嗦,人家都拔剑了!”江小晚嗔着拍一下他肩膀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接过江承递过来的青锋宝剑,轻轻一弹剑鞘,身体一下绷紧,宛如一柄剑脱鞘而出,锐气惊人。

    他先前宛如一柄归鞘的长剑,没有一丝的锐气,甚至没有一丝气势,没想到气势一变,完全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者六人都拔出剑,脚下轻捷,一瞬间把方寒围在当中,然后六人缓缓移动,绕着他旋转,寻找他的破绽。

    方寒拔出长剑后,剑尖微垂,斜指着地面,双腿微垂,浑身放松下来好像一点儿没用力量。

    但身上的气势却越来越盛,宛如实质般刺进六人的心口,让他们感觉到寒意与锐气,宛如一把剑真的刺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再也控制不住,“哈!”的一声大喝,剑光如电刺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一矮身,消失在六人眼前,随后嗤嗤轻啸声中,六人纷纷倒,三个捂着喉咙嗬嗬的叫,三个捂着心口**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方寒还剑归鞘,眼中的电光缓缓消失,江小晚讶然盯着他,没想到方寒竟然有这么凌厉的一面,宛如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是越来越神秘了,每当以为看透了他,他又换了一个面孔像换了一个人,总看不透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江承冷冷打量着地上的六人,三个还在噔着腿挣扎,喉咙间鲜血如泉涌,把身下的草地打湿,腥气扑鼻。

    “哇!”江小晚忙捂着嘴跑远,不敢再看这边,蹲下来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她一眼,她再怎么厉害,毕竟是女人,而且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。

    两个西装青年腿轻轻抖动,几乎不会动弹了。

    江承叹道:“没想到他们这么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神心纯一流,剑法还是不错的,可惜修为差了点儿,师父,要我帮忙料理一下?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人处理,你先在这边呆几天。”江承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明白他要将事情处理圆满了,免得有什么后患,自己万一离开,说不定会被警察逮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办得好!”江承拍拍他肩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地上的三人,他们动作渐渐停止,血已经流干了,自己那一剑割开的伤口很大,很快会流干血。

    他来到江小晚跟前,蹲下轻轻拍拍她后背,江小晚轻颤一下,忙拍开他的手嗔道: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小晚姐怕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冷血杀手!”江小晚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她抹了抹嘴角,眼睛不敢朝那边看,瞪着方寒道:“为什么弄得这么血腥?怪吓人的!”

    她有心理准备会看到死人,再说也不是没看到过,可没想到会这么血腥吓人,看着那血往外喷的情景,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做噩梦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不给他们一点儿震慑,什么人都要找师父报仇!”

    他知道江承当初杀了曰本不少的武道高手,随着曰本元气复苏,他们一定蠢蠢欲动,这几个神心纯一流的不过是来探一探路,万一师父江承受伤,或者有一丝软弱,他们会像饿狼一样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小晚觉得有理,无奈的白他一眼:“你今晚就要回去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要呆两天避一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晚跟我一起睡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一怔,笑道:“不好吧?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嗔道:“你一肚子花花肠子,想哪去了!……我今晚会做噩梦,你得陪着我才安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挽着他胳膊往回走,哼道:“你要有什么不轨的举动,小心我让人做太监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定规规矩矩的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江小晚白他一眼道:“今天起要装病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寒笑道,她这是要实行顿悟计较了,开始刺激胡耀江,将来这一出戏不知道会不会按着自己的剧本走。

    他没那么自信,万事皆在掌握,恰恰相反,一切事情都在变化,随时会脱出自己想象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