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5章 上门
    两人躺在床上温存良久,李棠说着一些曰常琐事,方寒摸着她光滑如玉的身子津津有味的听着,时而发表一番议论,不知不觉间天色暗下来。.

    外面传来李雨莎的脚步声,她来到房间外,轻咳一声:“叔,婶,晚上吃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李棠懒洋洋的道:“你看着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李雨莎答应一声,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棠伸了个懒腰,嗔道:“时间过得太快了!”

    她巴不得方寒一直呆在这儿,可知道这是奢望,他功课很紧,还要赶着回去上课,抽出一天来陪自己已经很难得。

    方寒抚摸着她柔滑的身体,忽然一顿,皱眉道:“你的护身符呢?”

    李棠漫不经心的道:“哦,前两天洗澡,忘了戴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她,李棠疑惑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要随时戴着吗?”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点头:“你是说过,上次可能太累了,洗完澡就困得不行了,好吧好吧,我不会再忘啦!”

    李棠看方寒沉下脸来是真生气了,忙柔声软语,哄他别生气,毕竟他是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沉着脸道:“跟你说过几次了,千万不能忘了戴,千万不能忘了,你就是当成耳旁风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别生气啦。”李棠忙揉揉他心口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瞪着她讨好的笑脸:“这一次赵雪怡为什么来海天亲自道谢,就是因为我给她一个护身符,救了她一命!”

    “护身符有这么神?”李棠讶然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,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得到我的护身符?!”

    “怎么救了她一命?”李棠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李棠难以置信的道:“护身符真那么妙?”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要是没用,我费那么的精力制这个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小瞧了它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自作聪明!”

    李棠吐吐舌头,笑道: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错啦!……明天再陪我一天呗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要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缺一天又没什么。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已经缺了不少课,不能再耽搁了,……你早早杀青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岂不打扰你的好事?”李棠斜睨他:“你跟沈姐不是挺好的嘛,两人世界很舒服吧?‘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要是再有女人,我就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明白明白。”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起来,方寒摸过来接通:“小晚姐?……哦,我在江夏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曰本人?”方寒皱眉,坐了起来:“他们怎么找上的师父?……仇人,好的,我会过去!”

    他挂了手机,李棠忙问:“江小晚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今晚我不在这里了,……莎莎,给我订一张火车票,我今晚要去京师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李雨莎在院子里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李棠道:“怎么还牵涉到曰本人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,师父那边有客人,我过去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蹙眉瞪着他,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拍拍她肩膀,拿起衣服穿好,李棠也穿了衣裳:“明天去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生出强烈的不舍与依恋,能多呆一分钟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客人马上过来了,明天过去人家已经走了!……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几天?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:“周末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六过来!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敲门,方寒喊一声进来,李雨莎道:“叔,票已经订好了,一个小时后的车,现在就要动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过饭再走?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道:“我去那边吃饭吧,……好啦,没几天就见面,你也别送了,走啦!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道:“婶,我送叔去车站就行,你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,仍道:“我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:“不差这一会儿,你在家歇着!……走吧!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跟上,李棠无奈的摇摇头,想动也力不从心,一点儿力气也抽不出来了,都被榨干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一出了出站口,一袭职业装,鬓发高挽,优雅端庄的江小晚正等在那边,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方寒忙上前,江小晚二话没说,转身往外走,进了外面的卡宴车后,江小晚启动车子径直驶出去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来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江小晚摇头:“这会儿差不多要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师父也真是的,他们想挑战就挑战?起码得挑个时候吧?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江小晚哼一声:“他们防了一手,怕爸爸找帮手,所以来个突然袭击,到京师了才通知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有人故意捣乱吧?”

    这要是没有内应,那帮曰本人绝不可能这么快,而且江承的身份不一般,绝非什么人都能见他的。

    再贵重的身份,想见江承出需要一套程序,这些人无声无息的搞定了这些,既是他们能力强,也是有人暗中相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小晚淡淡点头道:“一群小人,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,我看也高不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谁说武功高的心就宽?心地好?”

    “心胸狭窄能练好武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偏执狂更能胜利,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爸爸打不过他们吧?”江小晚皱眉道:“他们这是趁人之危,一定是知道爸爸有病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倒要见识一下这群剑客!”

    “一群卑鄙无耻的小人而已!”江小晚哼一声道:“好像是三个老头子,都是曰本顶尖的剑客,你真能行?……你可只练了一个月的剑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道:“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你够自信的。”江小晚摇摇头,脚下油门猛的一踩,再次加速,卡宴呼啸着冲上了山,直奔江家别墅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方寒下车,看到江承正面对一群人,这群人有的身穿和服,有的西装革履,还有一些挂着相机的记者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阵仗够大的!”

    “有备而来呗!”江小晚冷笑道:“咱们还好没来晚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缓缓来到江承身边:“师父,怎么回事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