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2章 酒吧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以后不能吃辣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太太露出为难神色:“少吃一点儿行不行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一点儿也不能吃,不仅不能吃辣的,酸的,冷的,热的,都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听到了吧!”赵雪怡蹙眉道:“不准再耍脾气了,身体重不重要你现在明白了嘛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好吧。”老太太无奈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不吃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扶她坐起来,在她后背点了几下:“明天这个时候再做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真舒服……”老太太叹息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告辞,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一下,他刚坐了飞机,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他内力越强对周围越敏感,平常人坐飞机不过稍微不适,他的不适感更强烈,需要好好调整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赵雪怡过来敲门,方寒打开门后,她一身职业装,戴着一幅平光眼镜,头发披散开,与平时的形象截然不同,说不出的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方寒,带你去见识一下香江的夜景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算了吧,我的功课挺紧的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看看屋里,桌上正摆着几张卷子,她一路上看到方寒在飞机上坐试卷,很专注认真。

    她感觉很奇妙,矛盾又古怪,这般厉害的神医与武学大师,却正认真努力的学习,像一个模范生一样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模范生文武全才,能人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海蓉说得没错,你还真是个宅男!”赵雪怡摇头笑道:“回来再做也不晚嘛,来一趟香江总不能什么也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无奈的点点头,她是铁了心要拉自己出去玩了,叹道:“是齐姐的叮嘱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她要改变你的宅男姓格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真够多管闲事的。”方寒摇摇头叹道:“我每天都有计划,完不成不能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功课真那么重要?”赵雪怡歪头笑道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大学的功课真没什么必要认真学,都是一些老掉牙的知识,学了到社会上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搞研究工作,基础当然要扎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搞哪方面的研究?”

    “博弈论。”

    “博弈论……”赵雪怡歪头想想,摇摇头:“没怎么听说过,对了,好像有一部电影叫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美丽心灵,纳什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从那里我知道有博弈论,很高深,你要当数学家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数学很美妙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苦笑道:“这是你们高智商人士能玩的转,咱们望尘莫及,打死也弄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‘其实也没什么难懂的,只要按着基础一步一步来,没那么难。“

    “你说得容易。“赵雪怡笑道:”难者不会会者不难,你觉得容易,咱们根本学不会的。“

    她不是没上过大学,读的也是理科,高中数学还好,大学以后想弄明白就难了,不是下苦功就能学会的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这倒也不假,数学到了后期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的,越来越难,是属于小数人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“赵雪怡道:”来这儿就当度假,好好放松一下,放松是为了更好的学习嘛!“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,无奈的点点头:“好吧。“

    赵雪怡露出笑容,两人一块儿离开别墅,她开着车径直来到一条繁华的街道,是香江著名的不夜街。

    一座座酒吧紧挨着,不时有醉了酒的男女搂在一起摇摇晃晃的走,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。

    赵雪怡打量着四周,微笑道:“怎么样,海天晚上没这么热闹吧?“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晚上不大出来,还真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你是宅男嘛。“赵雪怡轻笑道:“走吧,咱们找地方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对这里很熟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般吧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起码来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对这种地方不太喜欢。””

    “这是香江独特的文华,感受一下嘛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会不会唱歌,咱们去唱歌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雪怡轻笑道:“你还真是无趣呢,你跟女人在一起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一直挺忙的,还真没什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跟他在一起时,多是陪着他一块儿上课,吃饭,去图书馆,偶尔看一场电影,还真没什么浪漫的。

    赵雪怡笑问:““不一块儿逛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大有时间,偶尔也逛一逛。“

    “你也太不浪漫了,跟你一块岂不是憋闷死人了?“赵雪怡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像还真是。“

    他与李棠相处时,都是各忙各的,只要在一起就感觉挺好的,视野里没有她就感觉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与沈晓欣也是一样,她忙她的,自己忙自己的,相处起来都是淡淡的,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浪漫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这种男人太少了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看来李棠跟沈晓欣都挺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不浪漫的男人,除非真的很喜欢,否则一般女的很难忍受,会觉得太无聊了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我真不精通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也算运气好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换了别的女人谁睬你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不错,我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不是每个美丽的女人都有好脾气,心地都善良,尤其这个浮华的世界,美女面临的诱惑格外的强,格外的多,很难保持本心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这一家!”赵雪怡一指对面的酒吧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点头,两人钻了进去,里面光线柔和,音乐柔和,透着一股温馨的气息,让他暗自赞叹。

    这里的主人一定下了大功夫布置,才能营造出这种气息,一点儿没有浮躁的味道,反而让人心里沉静,完全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找一个角落里坐下,叫了两杯饮料,赵雪怡笑问:“还好吧,不是你想的那样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还以为会很躁动的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这里的酒吧有各种风格,有的青春激扬,有的沧桑沉淀,让人心平气和,来这里的并不一定都是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开了眼界了。”方寒赞叹。

    这里一点儿没有他想象的混乱脏差,男男女女在一起也不是那种一夜情的,反而更像是情侣或者夫妇。

    赵雪怡轻声问:“你跟海蓉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赵雪怡道:“你们是玩玩?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我倒不是,她是。”

    “海蓉很好强,不是一般人能驯服得了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情打动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难喽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属于那种死心眼的,动起情来坚决而顽固,矢志不渝,但这样的女人最难动情,他对自己的手段没自信,两个女人都是被动接受的,一点儿没什么追女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齐海蓉眼界更高,并未钟情自己,只是不讨厌罢了,而且是拿自己当赵天方的替身,对赵天方因爱成恨,是拿自己报复他。

    即使在床上很和谐,欲生欲死,一下了床却是翻脸无情,一点儿不动心,这么下去,只能一辈子做炮友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呀……”赵雪怡也没什么办法,感情的事情最难勉强,他们的关系很古怪,说没感情吧,有感情,但又不足以彼此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慢慢来吧,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笑道:“你已经有两个女人了,真够花心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挠挠头苦笑道:“确实很贪心,可没办法控制,两个都喜欢,无法割舍,只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半晌话,终于坐够了,起身离开,刚一出酒吧的门,迎面过来几个小青年,穿着花里胡哨,染着颜色各异的头发,有的黄有的红,还有的白,胳膊上满是纹身,一看就知道是混黑道的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扯一下赵雪怡,往道旁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一共六个人,都喝得有些醉醺醺的,一边胡言乱语,摇摇晃晃,不时朝行人骂两句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香江是好,但混黑道的太多,即使严厉打击几次也遏止不住这风气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小妞不错!”一个小混混忽然停步,直勾勾看着赵雪怡。

    赵雪怡穿得很妩媚动人,气质出众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挡在赵雪怡跟前。

    六个小混混顿时笑起来:“哈哈,这个妞是极品呀,配做辉哥的马子,辉哥,上吧!”

    一个染着红毛的小混混摆摆手,直勾勾盯着赵雪怡,方寒挡住他视线,他顿时大怒:“你是哪里钻出来的鸟儿,你妈妈裤子没夹紧,把你给露出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淡淡道:“几位,别找麻烦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六个青年对视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点点头,这个情形不宜报警,警察过来什么都晚了,还是脱身为上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六个青年把他们围住,辉哥抹一下自己的头发,嘻嘻笑道:“小妞,跟这个傻鸟干什么,一个就是个呆货,跟着我,又刺激又好玩!”

    赵雪怡皱眉:“香江是法制社会,你们别乱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六人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围有人站在一旁围观,看热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