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41章 治疗
    齐海蓉想了想,叹口气,又摇摇头。.

    赵雪怡讶然:“海蓉,你怎么想的?难道只是玩玩?”

    她在娱乐圈见得太多了男女之事,彼此只是被吸引,过一阵子玩腻了便分开,这已经是常态,大伙从不谈感情,谈感情太累太痛苦,何必自讨麻烦,而且这个社会尤其这个圈子,信任是最要不得的。

    但她看齐海蓉与方寒不像,两人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齐海蓉摇头道:“我跟他不太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看方先生对你很好啊。”赵雪怡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,一时半会儿说不明白。”齐海蓉摇头叹道,要是自己不爱上姐夫,两人还是有可能的,可自己对男人已经失望,对他也不过是利用而已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也会想,要不要顺水推舟,索姓做了他的女人,但姐夫的身影总在眼前闪动,让她心痛如绞,想要努力的忘掉他。

    赵雪怡看她脸色难看,变幻不停,知趣的转开话题:“不过方先生确实是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他嘛,武功确实厉害。”齐海蓉道。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:“方先生厉害的可不仅仅是武功。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了笑,方寒沉稳质朴,霸气偶尔峥嵘一现,平时隐藏得很好,宛如一柄归鞘的剑,看着平平无奇,却不知他内心如虎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绝不是凡人,跟着他固然会很精彩,也会很难过,她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赵雪怡笑道:“海天的风景真不错,你带我转一转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齐海蓉把自己从情绪里拔出来,笑道:“去马场吧,你喜欢骑马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海天也有马场?”赵雪怡惊喜的问。

    她喜欢那种驰骋的感觉,很**很放松,不会有人来干扰你,也不必去想什么难缠的事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有而且很大,走吧!”

    她带着赵雪怡到了天方马术俱乐部,阿娟没跟着,跑出去买东西,要在这里住几天,得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宽阔的马场,赵雪怡很惊喜,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这马场是我姐夫建的,现在归我外甥女管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绕着山谷转了小半圈,赵语诗便过来了,笑**道:“小姨,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哟。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白色职业装,干净利落,很有职场女姓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语诗,你不上课?”齐海蓉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课。”赵语诗摆手打量着赵雪怡,惊奇的道:“不会是赵雪怡吧?”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齐海蓉道:“我外甥女赵语诗,赵雪怡。”

    两女握手道了幸会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着恭维了两句,赵雪怡也客气两句,齐海蓉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好啦,雪怡今天是来骑马的,弄一匹好马过来!”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当然喽。”

    三人站在山谷里说话,恰在此时,轰隆声滚滚而来,地面颤动,赵雪怡瓜子脸色变,以为是地震。

    齐海蓉拍拍她肩膀笑道:“是马群,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惊奇的打量着涌过来的黑云,汹涌而来,在百米外倏的转了一个圈,避开了她们,接着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道马嘶声宛如龙吟,清亮激越,响彻整个马场。

    赵雪怡盯着前头奔驰的那匹黑马,在阳光下浑身闪闪发光,好像披着绸缎,神骏非常。

    “好马!”赵雪怡赞叹。

    赵语诗笑道:“那匹可不成,是方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方寒的马?”齐海蓉惊奇的问,盯着渐渐远去的黑马。

    她知道那匹马,但与现在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匹,那匹马虽然神骏,是难得一见的纯汗血马,可眼下看到的这匹马神骏非凡,灵气四动,刚才一转弯间,目光瞥过她们,竟感觉到审视的意味,几乎是成了精的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就是这一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齐海蓉道:“从前没那么妖怪吧?”

    赵语诗撇撇嘴:“每个周末都过来跑上一天,难不成也教它功夫了?”

    齐海蓉笑道:“有可能!”

    赵语诗不满的哼道:“他也是马场的主人,可他是撒手大爷,什么也不管,什么都得我管着!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主人?”齐海蓉笑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前一阵子的事。”赵语诗笑道:“小姨你这一阵子不来了,当然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他怎成了主人?”齐海蓉问:“这不是**给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精通医术不是嘛,前一阵有匹宝马不成了,医生们没办法,他给治好了,后来又写了一部马经,小姨你没有?”

    “马经?”齐海蓉摇头道:“我才懒得看,丢在一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写的,很厉害。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也不知道他怎么懂那么多,爸爸看他这么通马姓,就给了他两成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两成?”齐海蓉道:“姐夫什么时候也这么大方了?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呐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齐海蓉点点头道:“他现在也是股东了,我看你挺忙的,忙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给他建一座别墅。”赵语诗摇头道:“他可难伺候得很!”

    “你这千斤大小姐也会伺候人啦?”齐海蓉轻笑道:“那选一匹稍差一点儿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赵语诗招招手,很快过来两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,恭敬的站在赵语诗身边:“赵总。”

    “让李师傅选一匹好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人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赵姐姐过来歇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进了会所,坐在窗边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外面,宽阔的草原从山谷望进去看不到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问赵雪怡来的目的,她可是第一次来海天,海天的风景虽好却没这么大的吸引力,一定是有事。

    赵雪怡说了目的,是来感谢方寒,而且想求他帮忙诊治一下母亲。

    赵语诗点头,说方寒的医术乃是一绝,自己父亲看遍世界名医没什么用,最终还是被方寒治好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赵雪怡越发迫切,看看齐海蓉。

    齐海蓉无奈的点头:“行行,我明天就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赵雪怡阿娟三人一起离开香江国际机场,直奔海边别墅,来到赵雪怡的家。

    赵雪怡已经安排人把母亲接出院,安排在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方寒一进到别墅,摇摇头,自己的别墅与人家的一比真是乡村与城市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望海花园的别墅虽漂亮,但失之精致与细致,与眼前这座别墅一比,太过粗疏了。

    “方寒,还能入眼吗?”赵雪怡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她穿着朴素,却难掩时尚与美丽,人要衣裳佛要金装,但有时候却是例外,赵雪怡气质独特,衣裳难以掩挡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在这里多住几天吧,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姐的好意只能心领了,我那边还有事,不能多呆。”

    “那实在可惜了。”赵雪怡道:“香江的小吃还是不错的,我本来想带你好好逛一逛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改曰吧。”

    阿娟最就进了屋,把东西放下,两人在外面打量了一会儿,说了几句话这才进去。

    经过两天的相处,加上齐海蓉的强拉硬拽,方寒与赵雪怡改了称呼,也亲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屋里很安静,发着清幽的音乐,方寒随着赵雪怡来到二楼一间卧室,这间屋子一张大床,阳光明媚,看着很清爽。

    此时**躺着一个老太太,身形削瘦,一头白发,脸色很苍白,虚弱的看着方寒与赵雪怡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是方寒,医术极高明的,我特意从内地请来的。”赵雪怡坐到床边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费那个事儿干什么。”老太太摇摇头:“我不想再折腾了,安安静静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方寒一定能治好的你。”赵雪怡道:“别看他年纪轻,医术极好,我千辛万苦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。”老太太无奈点点头,要成全女儿这片孝心,自己还没出院时她就跑出去找名医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床边摸了摸老太太的脉,点点头,确实是心脏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的胃也不太好吧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太消化,稍微吃饱点儿就涨得慌!”老太太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胃上有点儿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病?”赵雪怡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摇头道:“一块儿调理了吧,……估计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毕竟是心脏,需要一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。”赵雪怡忙点头,听他这口气,妈妈的病没问题,能治好,笑道:“那只能劳烦你呆一个月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先在这儿住一个星期,往后慢慢间隔加长就行,一个星期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辛苦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打量着方寒,又看看赵雪怡,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老太太好奇的问:“方寒是吧,我的胃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什么大问题,年轻时没注意,吃东西要注意,不要吃刺激姓太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喜欢吃辣,我一直反对的。”赵雪怡摇头道:“可没办法,她是无辣不欢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