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39章 登门
    第二天方寒去了高波那里,与高波汇报一下这些曰子的进度,请示下一部该学习哪些。

    他学完了几册高数,越到后来速度越快,高波震惊之余越发高兴,有这么一个徒弟,师父也能沾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给方寒开出一份学习计划来,接着要学习的不仅仅是数学,还天文学。

    数学是宇宙的规则,数学学到一定程度之后,也是一种艺术,学习天文有利于开拓视野,激发思维。

    方寒觉得有趣,点头答应,皱眉看高波:“高老师,你身体最近不太对劲儿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精力不足,常常犯困。”高波点点头:“怎么,我气色不好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略通一点儿医术。”

    高波笑道:“还是全才呢,我去看过医生了,没什么,就是太累了,休息一阵就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你这病是因为太累,可不是好好休息就能解决的,还是再查查吧!”

    “查什么?”高波笑道:“我身体一直不错,就是最近有点儿困,说是亚健康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大医院做个正规的检查,最好看一看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看出什么?”高波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觉得有点不对劲,还是查一查吧,有什么病最检查出来早早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高波笑道:“我看你比我还**心呐。”

    方寒出了教学楼,皱起眉头,高波的病很奇怪,他虽然没把过脉,却看得出来问题是出在头上。

    但高波是留过学的,并不信中医,只相信西医,自己现在出手他也不会答应,先看看医院的结果再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他回到沈家时,天已经黑了,刚一进门,发现有男人的鞋,进来一看是沈白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见到方寒,沈白站起来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笑道:“沈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里出来:“什么时候吃饭?”

    “娜娜呢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今天有同学生曰,要晚点儿回来,让你九点过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笑道:“那咱们就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到桌上,方寒笑**的,沈白也微笑着,沈晓欣在一旁也抿嘴微笑,心下暗笑,这一下大哥的气焰下去了。

    往常大哥在这里如在自己家,现在却浑身不自在,确实有了做客人的感觉,说话也没了那般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方寒的帮忙,他这一次算是险死还生,柳暗花明了,再不必忧心重重,可也失去了对方寒的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沈白没有了以前滔滔不绝,说话温和,只问了沈娜的事,还有自己夫人丁婕的情况,诚恳的感谢了方寒一番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不仅救了我的命,也救了我们一家,丁婕现在快乐起来,不像从前那么忧郁。”沈白叹道:“来之不易啊。”

    官场凶险,而且人生苦难多,丁婕一直有心结,现在被方寒解开了,说起来这个方寒还真是自己一家人的福星。

    看妹妹跟在他身边,变得越发柔和,幸福能看得出来,他只能默认了,有方寒的医术,不会走上丁婕的老路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哥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了。”沈白叹道:“这一次够悬的,差点儿栽了跟头!”

    “打铁还得自身硬。”方寒道:“要是沈哥你也伸手了,谁也帮不上你!”

    “我是多亏了丁婕。”沈白摇头道:“她家底厚,所以不缺钱,不犯经济问题,要不然,真不敢说我能逃一劫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次算是一个考验,沈哥算是经受过组织考验的了,往后一定前途广大!”

    沈白笑了笑:“我嘛,能保住这个位子就是侥幸了,可不敢再有什么奢望,官场险恶远超乎想象!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官场险恶,自古以来就是这样,像沈白这种无依无靠的几乎不可能再进一步了。

    现在则不同,依附上葛家这棵大树,他也有了进一步的空间。

    沈白扭头看一眼沈晓欣,摇摇头:“真是女生外向!”

    沈晓欣抿嘴笑道:“大哥,我可开不了这个口,小钗也未必会答应,她一直想让你改行经商呢!”

    沈白道:“我不是那块料。”

    “小钗说你挺有经商的天份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“她抬举罢了,我真不行,再说了,我对钱也那么喜欢。”沈白摇头道:“钱嘛,够用就行了,关键还是权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这是真正吃过亏的人的感悟,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官本位的国家,官员的地位高于一切,与国外的思想有根本的不同。

    男人追求的往往是权力,在权力跟前,个体的力量反卑微弱小,武功更是不值一提,一声令下万人景从,再厉害的武功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当了官的人都会变,我其实也不喜欢大哥你当官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沈白摇头道:“想活得有尊严还是要当官的,否则谁都能欺负你,赚再多的钱也没用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谁说的,赵天方谁敢欺负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没碰上硬茬儿。”沈白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你们当官的不也一样?平时得对上司阿谀奉承,哪有什么尊严?”

    “我们奉承的不是哪个人,而是那个位子,你只有尊重那个位子,那个位子才会属于你。”沈白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歪论,反正一入官场,人的思想就会被扭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艺术家的思想才被扭曲了呢。”沈白摇头道:“一点儿不务实际,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人不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吗?”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再怎么辩论也没结果的,咱们谁也说服不了谁!”沈白无奈的摆摆手,对方寒苦笑:“让你看笑话了,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你们兄妹感情这么好,挺羡慕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沈白笑笑没再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待沈白离开后,方寒笑道:“这一关算是彻底攻克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收拾了茶几上的杯子,一边说道:“小钗的事情不太顺利,在异国他乡的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道:“不会的,师母行事还是让人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放心!”沈晓欣嗔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的护身符呢。”方寒笑道:“再说了,她真有危险我会有感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护身符真的管用?”沈晓欣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送了她一个玉佩,光华灿然,莹光流转,看着很好看,一看就知道是难得的好玉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他说是护身符,平时绝不允许摘下来,关键时候能救一命,她姑且听之,其实不怎么相信。。

    护身符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,那里寺庙里求来的护身符没那么灵,他有一些奇异的本事,但这么一枚小小的玉佩能护什么身?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也不强求她相信,因为这件事本身确实匪夷所思,换了自己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他用圣术所制的护身符确实神妙,是他四环之后才能够制作的妙物,有替身之妙,能够代替主人死一次。

    圣术胜过武术之物就在此,有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妙用,武术再怎么厉害也达不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他所以一直坚持以武为辅,以圣骑士为主也在此。

    但制作这护身符也没那么容易,四环圣术,消耗的圣力可不是小数目,他需要**十天龙息术才能弥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嫂子那边还要继续调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最好接着调理一阵子,怎么,她着急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点儿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也行。”方寒笑道: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趁他们高兴,随他们的意吧,不会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沈晓欣把杯子都收拾进厨房,洗过之后忙给丁婕打电话,告诉她好消息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上了楼,继续自己的学业,坐在桌边发了一会儿呆,这一阵子很安逸了,没什么大事发生,学业在稳步向前,突飞猛进,梦中的时间用处极大。

    他在梦中的圣骑士境界已经极高,几乎达到顶峰,正与圣女海珞儿相恋,却只能偷偷摸摸的。

    但还是大部分时间用来学习与**,倏忽剑法体悟更深了,虽达不到最高的境界,出手无影已经能做到。

    一剑刺出收回,旁人看不清踪影。

    再往后练就难了,速度越快空气的阻力越大,想克服阻力,需要化虚,已经不是一般的层次,苦练做不到,需要悟透境界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他在自己别墅里练了两遍龙息术,弥补消耗的圣力,浑身大汗淋漓的洗过澡后回到沈家。

    刚刚坐下,门铃响,他去开门,面露笑容。

    赵雪怡上身白T恤,**牛仔裤,薄施粉黛,朴素无华,只是戴了一个墨镜,便透出时尚气息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,是她的小助理阿娟。

    “方先生,打扰了。”赵雪怡摘下墨镜微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赵小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!快进屋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客气了。”赵雪怡笑道。

    阿娟手里提着一些东西,慢慢放到墙角,跟着赵雪怡来到大厅坐到沙发上,有些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她不时小心的瞧一眼方寒,已经知道了小姐所说的大师就是眼前这个小伙子,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但看过赵雪怡的情形,被巨大的广告牌砸到下面却毫发无伤,对这位方大师可谓敬畏之极,这是一种对未知强大的敬畏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出来,漫不经心的捋一下鬓边的秀发,待看到到沙发上的两人,讶然看看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介绍一下,沈晓欣,赵雪怡,阿娟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微笑道:“赵小姐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,幸会。”赵雪怡扫一眼方寒,微笑道:“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想请也请不来的大明星,没想到方寒说得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笑道:“我是来搭谢方先生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沈晓欣笑道:“他怎么救的你?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送了我一符护身符,确实神妙无双,救了我一命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要不是方先生的护身符,我已经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这是赵小姐你的福大命大,他嘛,适逢其会,瞎蒙的吧,不用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别拆我的台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,笑道:“赵小姐在这儿吃早饭吧,我正做着呢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忙道:“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去把沈娜唤下来吧,她的偶像来了不见一见?”

    “会太打扰赵小姐的。”沈晓欣迟疑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笑道:“我一个学生,对赵小姐崇拜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见一见的。”赵雪怡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着点点头,上楼去了,片刻后,沈娜一阵风般冲下来,看到沙发上端坐的赵雪怡,大喜过望:“赵姐姐!”

    赵雪怡轻笑道:“沈娜?”

    “是我是我!”沈娜用力点头如小鸡琢米:“赵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刚过来。”赵雪怡笑道:“你是方先生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沈娜用力点头道:“真没想到小方老师没吹牛,你真过来看他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什么时候吹过牛的?……好啦,坐下说话,别那么激动让人笑话!”

    “赵姐姐才不会笑话我呢!”沈娜白他一眼,笑道:“赵姐姐,我终于见到你的真人了,真不敢相信,我是不是在做梦啊!”

    她说着扭了一下自己的胳膊,哎哟一声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赵雪怡笑着拉过她的手,笑道:“真是俊俏的美人儿呢,没想到方先生还有这般徒弟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手道:“她只是我学生,可不算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福气!”赵雪怡赞叹道:“沈娜,好好跟你师父学,将来一定是惊天动地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行呀!”沈娜不好意思的道:“赵姐姐才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:“我不过是一个演戏的,有什么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帮上的都很迷赵姐姐你呢!”沈娜道:“尤其赵姐姐你的人品,大伙都是交口赞叹,是咱们的楷模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赵雪怡轻笑道:“好啦,我不过是顺着本心,受不了内心的折磨罢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得很尽兴,方寒与沈晓欣笑**在一旁看着,也不插嘴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沈娜才醒悟过来:“赵姐姐你没吃饭吧?”

    赵雪怡笑着摇头:“吃过了呢!……方先生,今天我就不打扰了,我在海蓉那边住,以后就叨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笑道:“赵小姐是准备签到天娱?”

    赵雪怡摇头:“还没考虑好,不过跟海蓉很聊得来,买卖不成情意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以后再聊。”他没多挽留,不顾沈娜的眼色,送赵雪怡与阿娟离开。(未完待续。)